手臂上的沉重,让我挥出去的一拳改变了轨迹!

  也就是说,不管我使出多大的力气,我只要一个不用心,就回打歪,本来这算是一个不合格的动作,但是我却觉得不是。

  我认为或许江老只是单纯的让我出拳快一点,但是又或者是说江老有意让我这么发现这个东西,但是不管是哪一个,我都应该觉得开心。

  打架出拳,最忌的就是强行变更出拳也踢腿的路数,一个不自然,可能会影响全身的连贯性,然后因为一丝差错就会使整个比赛全部败阵。

  我发现了这个东西,特别兴奋,特别开心,于是身体剧烈亢奋的训练,我都感觉我只是超负荷训练!

  到了晚上,我非常的自信,如果现在我对上司徒飞鸿的话,我完全虐他!

  第二天,当我走在门口的时候,白子牙打电话给我,有些急切:顾哥,你等一下在进入学校门口大道,兄弟们马上过来。

  我有些不明白问道:怎么了?兄弟?

  白牙直接说:顾哥,我们今天得报仇,我都召集了星河队还有乾修龙他们,以及我们自己班的兄弟,我他妈的看到了王豹,那鳖崽子还想蹲顾哥你!

  我一听:自己送上门来,老子今天得报上次那一凳子仇!

  白牙突然说道:顾哥,等我!

  &。更“=新9z最(j快上Q}酷W匠:网z

  我道:好的!

  我在两次吃饭的老板餐馆里面,老板看到乐呵乐呵的,老板年也是,还故意询问我,要不要来点东西,我摇了摇头,不过看一下,这家店开门还真早!

  坐在店里,我看来一旁躲在树下面的王豹,然后看到他后面走出来一群人,带头的就是乾修龙,而反观大门口一处的,我在人群中隐隐约约看到了路星河等人,这个时候,白牙突然打电话给我:顾哥,可以出来了。

  我拍了拍屁股,然后四处找了一下东西,发现并没有什么可以拿的,最后倒是找到了一块比较薄的木板,我拿起来:老板,这个借我用下怎么样?

  老板娘有些不乐意,心想不吃饭还想拿我东西,但是老板随即笑道:小哥,小心一些,打赢了哥哥请你吃饭咋样?

  老板娘更加不开心,玩他腰上一掐,老板瞬间脸上流汗,然后慢慢变白,我笑了笑:谢谢老板了!请我吃饭就没有必要了,下次记得弄饭的时候,多加点料,弄好吃点,我那群兄弟嘴刁着呢。

  然后我也没有在听他们一句话,拿着木板,气冲冲的走了过去,所有走在我前面的人,都不自觉地让了一条道,我叫西酷,很多人认识,很多女孩犯着花痴,也有几个女孩在尖叫,有人为我让道,也有人装逼,但是看着我木板和眼神,还是掂量了一下,自己的成分,然后看着越来越多想我汇聚的兄弟。

  道路越来越开,张少康也在人群中看到了我,大喊一声:豹哥,他丫的竟然还想跟我们干!

  王豹看着我拿着木板,从电动车里面抽出棍子,大喊一声:给我弄死他,让我在学校里面出丑!

  我把棍子一样,对面乾修龙手一抬,瞬间几十双手举起来,凡是到场的,凡是我兄弟的,都把手给举起来了,这场面,这震撼,这热血程度,我一挥,所有的兄弟一声大喊:敢蹲顾哥!?、

  王豹发现情势不对劲,就像跑,但是看到后面的也有人,本来还激动愤怒的神情,顺便变得阴冷,单着淡淡的恐惧。

  他们人群已经被镇住,他们无法想到,蹲人反被蹲的感受。

  我岂会饶了王豹:干他呀的!

  所有的人瞬间跑了起来,我们就像人群中一产窜窜热腾腾的冒着焰火的火,然后慢慢的汇入到一起,最终成为了一串移动的火海,这不是一片,而是两片。

  小白从身上掏出了纸棍:顾哥,这个!

  我跑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哈哈笑道:还是兄弟你懂我!

  于是与他来了一个交换。

  我带头冲了进来,我不在意其他的人会围攻我,我相信我的兄弟能够完全支住他们,给我一个完全的暴动空间!

  我走上去,也没有直接开大,而是看着一步步颤巍的王豹,对着他戏虐的说道:想不到你还敢来!你是智障吗!

  王豹被我这么一骂,叫骂回来,提着棍子就是往我这里冲,我冷笑道:来啊!来呀!

  王豹完全被激怒了,双手紧握,眼神吃人,肥硕的身体像一颗像一座山一样,压过来,可以速度太慢了。

  我一只手带着棍子,后脚跟猛地一用力,整个身体就像一个急速射出去的剑,而手中的纸棍缓缓变更路数。

  我的手上,捏着七分的力气。

  两根棍子相交,王豹一坨肉的脸颊抖了抖,眼神中精光一闪,来不及感受我的力量。

  我猛地用力一推,王豹的身体被推了出去,然后又是轻笑:就你这样?蹲我,你是想死吧?看到我兄弟没?

  王豹睚眦。

  我接着笑道:王豹,还真有种,不仅自己往火坑里跳,还带着兄弟一起跳!要我是他们的大哥我,我感觉都可以吃屎了!有带着兄弟往坑里跳的人吗?

  我兄弟马上接道:从来没有,跟着顾哥混,挨打的都是顾哥,都是我们心痛,顾哥肉痛!

  我大笑一声:兄弟们太看起我了。

  他们大喊,震耳欲聋:应该的!

  王豹目光似剑,积羞成怒,双手紧握着木棍:我他么让你死去!

  我兄弟听到这么一句话,都哈哈大笑。

  我身子一撇,直接挡过了这一棍,让后用木棍照着他的头就是一劈,王豹打的身体一震,想要横扫,但是我抬起脚就是一踹,王豹到底不起,我怒目横眉,淡淡的说了一句:给我打!

  一下子所有的人冲了上来,围着王豹就是乱打。

  群殴,这种围着一个人其实并没有那么痛,凡是打过架的都知道,我也不想闹出事情来,所以让他们去打,而要是我自己,那么肯定会发生事情。

  我往被拎起来的杨少康那边去,看着他,不怒不悦:你又来找我?胆子好大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落鹜孤飞说:

  还是那句话,求免费挖挖!撸撸,或者消费了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