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眼神都带着丝红,想魔鬼,我所经历的打斗,这一次是历史性的突破!因为这场战斗对我来说,是打开了往后对战技巧的大门!

  两只脚板对着踹,自然结局不会出现太大的碰撞场面,但是我们退步我知道,我还是输了他一丝!

  这样下去,我感觉我的体力即使透支了,我也不会打赢他!

  所以,既然是不怕死的!

  那么久让它成为艺术一样的精湛吧!

  我扶了一把桌子,然后接力有又打了一拳,这一拳,我有想法,那就是。

  不管他与不与我的拳头对撞,我都不给他机会!

  我的拳头快,我在一咬牙,在快一分,如果避开了,那么肯定是我先打到他身上,然后他的拳头才会落到我的身上,这样的话,可以大大的弥补我们之间体力这一个要素!

  并且,我抗击打能力,从小练起,我就不相信,他也是跟我一样!

  “哼!”

  两只拳头从中间交叉而过,然后马上传来一声闷哼声!

  是他的闷哼声,而起却是咳嗽声!

  我摸了一把嘴角,是一丝丝血。

  我眯着眼睛,然后直接无视,在身上擦了擦,身体虽然没有了那么迅速,但是我却用尽这一身的力气,这是最后一次交锋,我认为!

  力量集聚在这一拳之上。

  我觉得很炙热,我感觉是目光的烧灼,所有的力量都汇集到我的拳头直上。

  轰下去,打上来,是死斗!

  带着所有人的希望,我不愿意就这么倒下,所以我无论如何这一拳下去,我都要站着!

  司徒飞鸿眼里有恐惧,他怕了,但是他无能退缩,只好咬着牙齿,用尽最后的力气…

  这一拳我们相交,我不知道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样,我只感觉到胸膛再一次受痛…

  各种痛在全身各处,终于我是咬着牙齿站了起来,司徒飞鸿那脸上的模样很难以,他想要挣扎起立,但却始终无能站起来,每一次扶着墙,却又一次跌倒,我最最后一口气说道:回去!

  路星河和白牙把我搀扶而起,推开门的时候,我又看了无数人在外面打群架,我想要站起来,但是却腿脚不听话。

  白牙突然在我耳边说到:顾哥,不用怕,他们不会打到我们的兄弟!

  因为我看了一个熟悉的人,就是上次司徒飞鸿带到我们班得人。

  白牙心痛的接着说道:他是乾修龙,听说跟八班有个过节。昨天他来找过我们,说很佩服,于是我就上午跟他细谈了一下,所以。

  我抬头一看,他正在与那个人交锋,但是他看到我时,咧嘴一笑,笑的真诚,他阳光帅气的脸上却在这个不用心点儿被轻轻地擦了一下,我看的有点儿心痛,,一起战斗过,都会是我的兄弟,只是这个兄弟,会有时间段,一时,一段,与永远!

  这条路上,中途会有人下车,不可避免!

  但是也会有人跟着坚持下去,这叫永远!

  我有些感动,笑了回去,然后对着路星河在一次挣扎的说道:星河,带着你的星河队上去!给这位兄弟助兴!

  P更新n最M)快c上VX酷匠…网{$

  说着我实在没有力气了,然后在一众人搀扶着,我回到了寝室,最后各种跌打药,一股脑的直接涂上来,差点儿就让我嗷嗷直叫。

  涂上了药,我也睡了过去。

  周五晚上本来应该是早早地放学,然后早早地回去,但是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忍着酸痛睁开眼的时候,看着寝室里面满满都是人,竟然围着水泄不通,我有些诧异,也有些受宠若惊,当然还有二年级的乾修龙。

  我抓着床杆,想要爬起来,白牙立马上来把我扶起来,他们都喊道顾哥。

  我看了看他们,很得意,笑的真诚,看着他们脸上各种不自然,五味杂陈的,有懊恼,有自责,但是看到我的笑容之后,都释然了。

  我拍了拍乾修龙的肩膀:谢兄弟上午的帮忙,没能来的及谢,晚了点时间,真是对不住。

  乾修龙剪着一个符合社会当下潮流一个发型,本来这样的发型不管怎么的潮流都会带着一丝非主流的诟病,但是却在他的头上,异常的符合,很帅气,再加上他又长的阳光,于是笑起来的时候又显得异常干净,尤其笑容上还夹着一丝霸道的痞气:顾哥,我打算以后跟着你玩儿。

  我想过这么一幕,但真的出现了,本来值得庆幸的。

  所有人都欢呼了,乾修龙的兄弟们也已经跟大家打成一团了。

  我对着他说道,本以为我这句话会打破气氛,却没有想。

  我:进了这个们,说了这句话,大家都是兄弟,都是兄弟军团里面的人儿,所以里面的规矩…

  我还没有说完,他就给我打断了,他说道:顾哥,规矩我们都懂,当然不要死给我们成立一个小分队,我是不会接受的,毕竟这么多兄弟都比我们加入的还早,要是就这样给了我一个名分,我感觉我不能胜任!

  听得他这么一句开玩笑的话,所有的气氛都活跃了起来。

  我看着他们,我感觉他们应该是从上午等到现在,饭可能也没有吃,有这帮兄弟,我感觉我值了。

  就在我想开口说道兄弟们出去庆祝一下的时候。

  陈坤站了出来,霸气的说道:庆祝我们兄弟军团又有新成员,新元老加入,我倡议我出款,等一下下馆子庆祝一下!

  “噢!”

  “三千重楼霸气!”

  “兄弟军团威武!”

  “顾哥,我爱你!”

  么的,听到这么一句话所有人都作呕,但是看到我时,他们立马一个娇羞也想说道,我可说不了:我不搞基!

  “哈哈!”

  “顾哥,你别这样!"“男男真爱啊!”

  “…”

  陈坤笑的很开,他不在意这点儿钱,但是反观张扬,都有些点儿不开心,我安慰道:下次有的是机会!

  当我们走出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一大半,我们二三十个人浩浩荡荡的走出门,唱着那句“我的好兄弟,你有苦对我说。““前方的路一起走,哪怕是河一起过!苦点累点又能算什么!”

  “我的好兄弟,你有苦对我说!”

  “兄弟,一辈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