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场只剩下一个司徒飞鸿跟他身边的人在那里做无谓的挣扎,我笑着看他:司徒飞鸿,这种感觉怎么样?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不都是要还的!

  司徒飞鸿就像在嘴硬的说道:席顾,你要是有种就跟老子单挑啊!

  他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怒吼出来。

  他们班的人都在看着,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话,我还来不及记住每一个学姐的脸庞。

  我笑道:绝望吗?你可知道你带给过多少人绝望?单挑?你太把自己当做一个人看了,你人多的时候,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然后当自己人少了,所以就说单挑?你他么脑子有坑吧!

  司徒飞鸿:席顾!别给我机会,否则我会弄死你!

  我笑道:你可知道,司徒苟就这样对我说过,你知道最后怎么样了吗?吓得失禁了!

  司徒飞鸿脸色在一度难看,他应该知道我的狠,但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和出来混的脸面:席顾!你他么逼事怎么这么多!我草泥马!

  说着:兄弟们我们就干他一个!

  我立马说道:司徒飞鸿给我,我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王!

  然后所有人冲山去。

  司徒飞鸿听到我说道,脸色一脸,最后张狂的说道:你自己找死!

  我的纸棍在以四十五度提刀姿势从上到下,司徒飞鸿手里也拿着一块木板,戾气围绕着我们周边。

  他是愤怒,而我是嬉戏!

  我就像一个战争分子一样,对于我来说,每一次打斗都是一场人生的游戏,很完美,都是一件需要雕刻的艺术,所以这一次,我为了体现出艺术的精华,我选择了我人生中第一次殊死争夺,不经历失败与挫折往后怎么带领的起一队有梦想的兄弟们!

  成功的路上,本身就是荆棘满满,老师傅说过,唯独一次次的用尽最后一丝力量,最后一个信念打斗,才能够成为一个武道大家!

  司徒飞鸿此时此刻我想是最强的姿态,因为他是背水一战,赢与输他的结果都不是最好的,但是我对他而言,是输之前能够搬回来的最好一个老本,这就像人死前最后的一丝挣扎,报复!

  纸棍与木板在空中相交,没有响声,但是在我的脑海里就像听到细微的声音。

  司徒飞鸿一咬牙,然后一用力,整个人都推向我面前:席顾,听说你很喜欢装,名不虚传!可惜。

  我眼皮一紧,然后奋力直接推了过去:可惜吗?

  司徒飞鸿脸颊一抽,我想应该是对于我能够把他推开而感觉诧异吧?

  司徒飞鸿转而笑道:不错,果真是我们二年级清除行动的第一个号人物!可惜要被我收拾了!

  司徒飞鸿打了两年这种打斗,所以那股狠劲也路数是我学不到了,从一开始我跟他打,我就输了三成,但是我不怕!

  司徒飞鸿说完,不在笑意而是脸色一沉:你死定了!

  他的身上瞬间传来一股压制的气场,很小,但真实存在,这不就是我没有的东西吗?

  我提起纸棍,直接甩了过去。

  司徒飞鸿站在原地不动,就在我纸棍快要到得时候,他突然一脚踹出来,竟然不抵挡我这一击!

  脚!

  他的脚!

  我暗道不好,但是说时迟,那时快,已经没有了反悔的余地!

  这种杀敌一千直自伤八百的打斗不就是现在最流行的方式?而我却始终没有领悟真谛,一直以为,打斗就是要像电视里面武道宗师一样,招数来回!

  纸棍带着我的怒气,他的脚夹着他的戾气。

  司徒飞鸿大喊:我去你么!

  我闷声一哼,吃紧的站起来。

  这一脚踏实!

  司徒飞鸿脸色苍白,比我伤的不弱多少。

  我的兄弟看我受了伤,大喊一声:顾哥!

  “顾哥!”

  “顾哥,让我们上吧!”

  我大吼:我自己来!

  说着身体就像炮弹一个激射出去:司徒老狗!

  司徒飞鸿狰狞的笑了笑:送死!

  他的木板的调换了一只手,但是我能够感觉到,力道却一点儿也没有弱下去,果真是身经百战的人!

  纸棍与木板再一次交锋,我手臂一送,纸棍飞了出去,司徒飞鸿不明白的看着我的,我直接一拳打在他手上,他手臂一痛,一送,木板落地,带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所有的人都跟着这一生响变得紧张!

  司徒飞鸿:找死!

  赤膊之斗,现在就是赤膊之斗,完全就是靠身体的素质来斗,原始而又热血,我能够感觉到,我的血液在翻涌,我的眼睛里面完全感受不到大腿传来的麻痛,因为我恨享受!

  司徒飞鸿反应很很快,一拳直接轰了上来,我也二话不说,一拳直接打在他的胸膛之上,只是他的身子突然一撇,而我却被没有能够反应过来,直接吃了这一拳!

  我的身体被收大的撞击,直接往后退,司徒飞鸿跳起来就想再一次连招,我岂会在给他机会!

  他的表情是笑的那么得意!

  “不要!““顾哥!”

  很多人都慌了,而我却没有!

  我盯着他的轨迹,然后腿部一用力!

  来吧!就让暴风雨来的猛烈些吧!

  痛与我而言那都不是东西!

  我抬脚就是一踹,踏实!

  不怕痛,所以才能够把这一脚踹出去,如果怕痛,我这一脚是无论如何都踹不去的!

  因为明显就有两个!腿部已经受了伤,然后还有刚才胸膛有被打了一拳。

  那种痛是真是存在,只是我不去在意,所以它的余痛在体内徘徊!

  很吃力,但是很舒服!

  这叫喋血吗?

  司徒飞鸿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不是震惊,也惊恐!

  @J最$新&9章节上F/酷匠网_{

  对是惊恐,这一脚超出了他身体本能的认知!

  我不怕死!他们却怕!

  趁他病要他命!

  我咬着牙齿,忍着余痛,就像照着他的脸把他直接打趴下!

  但是他突然猛地的站起来:不怕死,不怕痛!我又会怕!

  然后他的拳头直接轰出来。

  是杀气!

  我嗅得见!

  我的拳头不避开轨道,我要直接跟他对拳!

  痛吗?

  肯定会痛,但是怕吗?

  肯定不怕!

  两只拳头直接对撞,没有一个人抖手甩痛,拳头对击之后,我们的脸色只是一个微变,然后支开,最后接着一样的套路,那就是对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落鹜孤飞说:

  兄弟们,能不能给力点!我们也是几百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