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N网E永《!久2免v费U看。小¤说

  班主任突然惊讶说道:呀,席顾同学你怎么流鼻血了。

  怎么流鼻血了,还不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当然我可不敢这么说,要是这么说,指不定班主任又对我做出什么样的处罚。

  我当然把此事撇在一旁,当然看了老师,我还是挺害怕,于是做贼心虚的说道:老师找我什么事?

  班主任眉头一皱,大有白眼狼的味道,怨妇般的眼神看着我,小嘴轻吐:席顾,最近你打架的次数越演越烈,能跟老师说说这是为什么吗?

  我一听,一个冷笑:为什么?因为你们这些残忍的老师,当然如果是为了这事,我想我们没有必要交谈下去。

  说完,我只留下一个背影给她,她的办公室,我想来就走。

  “你!”

  我只听见后面一个愤怒咬牙的声音,我没有回头,没有必要跟她窃窃私语,长话短说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回到班级,已经是第三堂课了,时间分分钟过去,我们上课有说有笑的眨眼就过去了,该学的我几乎都学了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对学习又忽然看重了。

  下课后,一伙人围着坐着说着待在操场上,说着看一堆堆人,三五成群的在每一个角落,小竹林里面是不是传来打斗声,一群人进去,一群人出来,很有意思,当人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喊着闹着玩儿,一群人进去就是一两个人单打独斗,小孩子打闹,看了两眼,我们就直接走了,无趣!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

  每天过的蛮潇洒的,韩雅每天给我买东西吃,徐苗木也喜欢跟我呆在一块,聊天聊地,蒋境迁看着牙痒痒,我倒是不怎么在意,随他去呗。

  终于日子到了周五,兄弟们的伤势都养好了,也就代表着,该玩儿了。

  就在我们冲上去的时候,杨家明突然堵在我们前头:兄弟们,这一次战斗完全都是因为我,但是我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一大早上,我看到一批批学校外面的人翻墙进来,而且其中就有一个我认识的人,他是王剑刻的第一大将,听说二人从小穿一条裤裆长大的!

  我皱着眉头,我宁愿这件事情没有发生,我上去挨一下打,也不愿意听到这种事情,我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相信这件事不是我们自家兄弟走漏风声的,就算是,也是不小心的,不过既然没有干王剑刻的机会,那我们另改其道,是司徒飞鸿那里看看。

  “兄弟们觉得怎么样?”

  他们本来听我说以为不打架了的,但是他们自己手又痒痒,所以一听就死鱼一样没有气息,但是听我说又要打架了,而是还是去报仇,每个人那股斗志瞬间爆发。

  看着他们热血的模样,我打了嘘声:咋地,还想让别人知道我们去二年级干他?就不怕又有人通风报信?情报局组长白子牙可是说了,司徒飞鸿上次打我们可是联合了两个班才来,所以只要他们不知道我们敢上去,打到他们那是定然的事情!

  “卧槽!情报局组长果真是白子牙!”

  “子牙兄弟!我给你跪了!”

  “子牙哥,我要跟你混!我要去情报局,太他么high了!”

  “…”

  等着气氛已过,我一打口:出发!

  然后接着说道:分散点,一大群人过去,别人一样就看到了,这一次不需要人把门,我们从里面把门关好,干了再说!

  等我话一说,各位兄弟一个打电话的手势,然后都散开了,我唯独留下白子牙在身边。

  二年级离我们一年级不远,不过二年级教师楼很有特色,分成了两栋,但是两栋斜的看过去,就又像一栋一样。

  司徒飞鸿是二年级第一栋,二年级八班,与他交好,一个是二栋十八班的,还有一个是六班的。

  上次攻占我们的般就是这三个般,我完全记载了脑海里,凡是上次他么的打了我兄弟,我定然会讨要个说法,打我没事,我认栽,打我兄弟,那我就不乐意了!

  人群中我每走一步,就感觉看到了一个自家的兄弟,很自豪。

  很多人认识我,也有几个急忙王回跑的,我打了一个手势,于是就可以看见人群中七散八落的有几个人头在快速的移动,不错那些都是我的兄弟!

  有几个不认识我们的开始奔跑,那么自然就是说,这些人肯定是上次参与围攻我们班得其中几个人。

  我们直接冲入二楼。

  我是第一个冲上去的,我看着路星河,他对我点了点头:星河,找一个聪明点得兄弟,计算一下你们进去的人数,不要落下了。

  然后我拉了一下往里面冲肥硕的身体:小胖,你留下来,点一下我们当场的兄弟,有没有在外面的,等都齐了,你跟星河队的兄弟会悟一声,然后把门该我关严实了!

  说着我直接我抽出纸棍,一路直行,直接看向司徒飞鸿,这鳖崽子看着我,那眼神露出的恐慌,我冷笑道。

  当初人多,干我们人少,现在他们的知道了什么叫做恐惧不,什么叫做是不了兜着走,慌了不?

  “兄弟,把人给我认清了,把动手的人给我记下了,先打上次干架的,有上手给我记下来,我们下次一个个的找他们麻烦!”

  我的一句话落地,二年级八班的人瞬间好多人停止动手,任由我的兄弟打了两下,当然也有怕死的,上次干过我们,也想蒙混过关,但是我的兄弟何其敏锐,我们是狼!

  对敌人凶残,对兄弟爱护!谁干过我们,我们心里清楚!

  我直接踩着桌子,路星河吃了两下打,白牙也受了点上。

  他们几个围着干司徒飞鸿还是感觉到了压力,但好在人多,所以没有吃多大的亏,双方都有被揍的痕迹。

  我冲进去,司徒飞鸿大吼:我艹尼玛,有种你跟老子单挑!

  白牙一笑:顾哥别理他!

  路星河也是冷笑:你脑子进泡了是不?

  然后光头瘌痢头杨家明一个个嘲讽,司徒飞鸿脸色铁青,但是这个逼,我决定自己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