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他耳边说到:星河,等一下我要搞十一班,他么的一直在我头上跳动,老虎不发威,还他么的当我是病猫。你也知道,十班跟十一班是联盟,所以要动十一班,那么十班是必不可缺少,所以我希望你们牵扯到十班的火力,当然如果你们不行的话,我给你加派一些人。

  路星河沉思了一下,然后自信的说道:顾哥,干司徒苟他们一般,我路星河的兄弟还真不在话下,我之所以玩不赢他,完全就是在于有一个张虎,现在张虎被顾哥压着了,我路星河还干不下一个司徒苟?

  我听着他这么自信的说,我也相信了,毕竟四班也算是一个强班,只是我们这楼层里面,人不多,而且路星河不屈跟杨少康联盟,所以才会这样的局面。

  既然都说清楚了,我们各自留了一个电话,然后并吩咐道等我通知,路星河打了一个包票,顾哥一句话,我路星河肯定勇往直前!

  这人不错,我看着他的背影,一个跟我一样不屈像一般势力苟同的人,我们不屈服比自己弱的人,而我更不屈你向他人弯腰!

  有了策略,我也跟自己班里的兄弟说了一些。

  我班上,现在有十二跟着我的,当然出去张扬和陈坤,加上我自己,十一个忍,我就不相信,十一个人,他么的搞不下十一班?

  早会升旗都礼毕了,现在就是上课期间,早会之后,是吃早餐,我们这群人,一般都不会在吃完早餐后直接去教室,所以等一下不是机会,唯独第二堂课下了,准备早操时间才是最好办事的时间。

  数着时间下课,早餐是韩雅给买的,这小娘子是咋了?让我一头雾水,反正来者不拒,我对她没有多大的看法,吃着乐呵的不行,得意非凡。

  看着一众屌丝心里直痒痒,要说徐苗木是班长还是班花,但是韩雅也不赖,各项拔尖,气质独然天成,总会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没中自来,含苞待放的迸发之感触。

  我衷心的感谢:谢谢你,韩雅。

  韩雅有些害羞,低着头回到了徐苗木身边,徐苗木有意无意的向我瞟来一个挑衅的眼神,蒋境迁看着这一幕,咬着牙齿,眼神愤怒欲绝,冰冷的想要把人吞下去!

  我也会了一眼,平平淡淡,但是我从他的眼神里还看到了忌惮,不过不是对于我,而是张扬陈坤。

  我也不在意,希望他别惹毛我!

  数着时间,终于第二节课下课,他们都异常激动的看着我,我给了一个眼神,然后他们一个个井然有序的出去,路星河已经到了后门口,我们会了一眼,他点了点头,便看见他的人从前门口出去。

  我从右边,他从左边。

  他是十班,我是十一班。

  两边的楼梯上去,正好左右包抄,不留余地!

  我拿出手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星河,你速度慢点,我快点,等我进了十一班后,你趁机给十班一个大力丸,让他们尝尝甜头。记住叫一两个人把九班的门给扣上。

  路星河立马回复:顾哥我们先上!

  我故意装着不悦:就不听我指挥了?

  听到这句话,路星河才欣然接受。

  路星河也是个聪明人,都知道跟十一班对当年刚会吃亏。

  一楼上三楼,一分钟不到时间就到了楼梯口,而且我们还是加快速度的那种!

  我一个人出去,正好看见路星河的人头。

  我一招手,所有的人直接冲了进去。

  然后顺手把十二班的门给扣上。

  “上!”

  “艹死十一班!”

  “么的,敢跟顾哥玩儿?”

  “弄死他们!”

  这声音是我事先叫他们虚张声势,也算是声东击西的意思,主要目的就是让十班听见,然后他们冲出来,最后路星河从背部袭击,这样情况下,路星河的压力会小很多!

  我带头冲进去,看着张虎从身上抽出纸棍,进门就是一脚把第一张男生位置的桌子给踹翻了:他么的等一些闲杂人等谁动了手,就是他么的跟我兄弟军团作对,就是跟我西酷作对!

  这一张桌子一翻,好些男生本来蠢蠢欲动,立即做到自己的位置上。

  张虎打吼一声:我艹你么!

  然后又说了一句:么的这就被镇住了!老子保你们!

  我也不说话,纸棍当下直接抽了一个人,那人还想动手来着,直接被我一纸棍给抽的爬在桌子上,然后我的兄弟军团人员直接把他拎起来:上啊!

  那人吓得直打哆嗦,不敢言语,我趁时势大声一喝:谁还敢上!

  然后如狮王般加了一声:啊!

  这一声所有的人都被镇住了!

  张虎看着谈的愣神,大怒恨铁不成钢:么的,一群孬种废物!

  张虎直接拎着凳子向我冲了上来,我一手拿着凳子,一手拿着纸棍,然后接着说到:张虎,礼拜五的感觉还好吗?

  张虎大怒,脸色黑沉:我草呢吗!

  这一句,更是告诉别人,上礼拜五干张虎的那个人就是我西酷!

  ◇…酷;匠?s网正-J版◇首#,发;

  这一句,更是定心丸效果,所有人都不敢动了!

  张虎的步子加快了两分,而我的速度在扎马步之后,感觉身体轻了,然后也灵活了很多。

  说时迟,那时快,凳子在空中化作一个弧线。

  好多女生顿时尖叫连连,“啊!”

  “啊!”

  “……”

  我跟张虎的力量本身是存在差距的,张虎力量比我强悍多了,本来这一次碰撞,我还是如上次一样,接着吃亏,但是上个周末,老师傅教了我一些东西,让我直感觉不相上下!

  两根凳脚相撞,由于我们二人的力量都在当下年龄比较强悍,直接“啪”的一声,断了一脚。

  第一次交锋,不相上下,张虎本来笑意的面孔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明显的一愣,我那里会给他反应的机会。

  如他给我的一样,直接一脚猛的踹过去,这一脚很踏实,我都感觉被弹回来一两步。

  我立即整理步子,把凳子一丢,强走他的凳子,然后俯视而下,居高临下的一吼:起来吧!废物!还跟我干吗!你他么服不服?老子都干倒两次了!

  “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