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虎一看到,什么老师的,那老师也貌似看到了张虎突发的气势,竟然反方向而走,张虎大吼一声:给我干死西酷!

  我也来不及什么,拔腿就跑!

  张虎大吼一声,整个三楼全部的人员立马冲了出来,么的各种各样的小混混从人群中挤出来,一时间整个走廊嚷嚷叫叫,叽叽喳喳的就像菜市场一样,然后老师并没有看到这一幕!

  我直接冲下去,我危险了,我知道,我他么就怎么没有想过会发生这么一幕,这他么简直就是钢丝走火,非死不可啊!

  好在我身轻如燕,几个楼梯几个楼梯的,瞬间就下了楼。

  我已经下了一楼,张虎他们却在二楼走廊上直接嚷嚷的大喊:西酷,你他么有种别跑。

  只是他们还没有说完,我看到李强愤怒的走出来,拉了一个人就直接踹了起来,我知道他们要开打,只是想不到的是,会因为这样而开打!

  我回头看了一样,有出名了,我兄弟们马上跑出来,一起问道:顾哥,谁他么惹你了。

  我指了指上面上面正在狗咬狗,我们看的很开心。

  “狗咬狗?”

  “哎哟!我艹,那不是司徒苟儿吗?么的看到他每次他都在挨打!”

  “卧槽,张虎跟李强都好凶啊!”

  “好强!”

  “你们怕吗?”

  “怕他们?见鬼去吧!”

  看了小一会儿,我们都离开了。

  这样的局面,我们不适合看。

  说了两句,然后把我要做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下,他们听的想笑,但是迫于威严所在,只好忍在腹中,爸爸妈妈一直没有打电话给我,我不知道班主任有没有打他们电话,但是我觉得,即使打了,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我再次回到寝室,琢磨的是不是需要给十班一个反击?

  毕竟现在十一班要跟七班对着干,难以分心他事,并且如果我跟四班联合一下,这样的局面是不是异常的完美?

  想着想着,下午又到了放学的时候,小胖他们喜庆的直接跑过来,我问什么事情,这么高兴,他们说班里组织活动,我耸肩表示不开心,但是没有办法,她组织的,我才不去!

  也就在我独自一个人暗伤的时候,徐苗木打电话给我:是席顾吗?

  我:嗯,找我什么事情?

  徐苗木说道:是这样的这次班里面成绩出色,班主任组织游玩,她说要每个人都去,不然的话,这次游玩就权当放弃!

  我本来立马就想拒绝,但是看到他们都看着我的时候,我有些难以拒绝,我说:那好吧。

  游玩也就是在明天,礼拜五了,我感叹道又是一天周末,然后又想起后天就可以去白牙家里练武心里还是有些激动,至于他们打架的事情,现在有必要搁在一边,混出头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的,现在局面这么乱,我兄弟军团也就是几个子人,对上别的班,一个个联盟,然后一打架就是一群的,我还是有些抗受不住,所以我在等一个几乎。

  本来这个契机已经等到了,但是当下游玩,所以计划只能从长计议了,好在机会很多,我不急!

  第二天我们早早地醒了,由于通知是到学校门口集合,一大早然后就只有我们同学站在门口。

  等我们到了预定时间,然后过了小一会儿,班主任才款款走来,我看了一眼,哼了一声,就在也没有看她。

  听说这次秋游是我们班有钱的阔少蒋境迁出的注意,他说自己家叔叔有一个度假村,那里面有山有水,叫我们过去玩耍,然后还可以打五折等优惠,其他人一听,自然乐意之至,度假村,打五折,这可是百年一遇的好机会。

  所以我们就租了一辆大巴车,扬尘而去!

  车上,班主任一直找机会想跟我说话,但是我就是不看她一眼,看着我焦急的模样,我就开心,哼!

  我跟白牙他们五个人说说笑笑,一路就这么到了。

  看着车子停了,然后又窗外:周五度假村。

  有些意思。

  我看着有人开始下车,我也就带着我们一群人往下挤,我可不想单独跟她在一起。

  只是没有想到的,就在我冲进人群里面的时候,班主任一把抓过我,其他人都是一愣,驻留在原地,班主任笑道:你们先走!

  我日!

  我看着白牙他们忧心忡忡的眼神,和其他人兴灾惹祸的样子,我就想骂人。

  我座在座位上,一句话不说,生者闷气般。

  班主任等人都下车了以后,才开口说道:席顾。

  声音很酥吗,我还是第一次听她这么说话,但是没用!

  我扭了扭身子,不看她那张脸。

  即使美,又有何用?

  她讨厌我,这是一个始终改变不了的事实!

  她应该是看到我这样,顿时脸色不好看,但又不好发脾气,她接着开口:席顾,老师我…

  我起身就走,她又一拉我,我有些不开心,于是毫无生气的说道:老师找我什么事?

  她一愣,然后笑道:席顾,上次是老师错,请你原谅我。

  我回头看了一眼她,美真的很美,可惜。

  我讽笑了一声:哼,怎么敢呢,既然没事了,那么我可以下车了吧。

  酷(匠\网S首发

  我说完就走,班主任脸色一变,我却被没有给她发火的机会!

  女人,说是一个想法,做是一个想法,心里还藏着一个想法,可怕!我以后都不想沾惹她了。

  我知道她应该是打电话给我爸妈了,可惜,我爸妈不管这事!所以她也就无能为力了!

  活该!喜欢告状!

  我一下车,白牙他们都拥上来,询问我有没有事,我怎么可能有事?

  再说也没有事。

  于是我们连忙追赶上大部队,没多久,我们就跟上了大部队,却没有想到。蒋境迁他娘的对我有意见。

  只见蒋境带着两个人走上来:席顾,我希望你有些东西要心里清楚,学校那个江湖,并不是表面和地底下的黑暗,还有另外一层江湖,是你们这些人不可触碰的,所以我希望我们之间最好不好发生什么,否则,嘿嘿!

  说完他的两个手下,威胁性的给我一个表情。

  我们六个人相视对看一眼:么的,装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