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全场震惊,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白鸽看着我,阴晴不定的眼神一直滴溜溜的转动,在眸子里面翻腾不定,我淡定的就像一根浮萍,任风吹雨打,我已扎根在水底!

  白鸽看着握,最终他突然笑道:哈哈,可以,可以,小子你很不错,我白鸽果真没有看错人。

  我有些轻蔑,心里暗道,这人是不是疯了,我这样说他,他竟然还能笑?要是放在一般的混子身上,早就他么的开打了,于是我故意不说话,等待着他的下一句。

  人吧总是这样,有些时候,你以为他是这样,等一下他忽然变了呢?这叫什么计策来的?

  声东击西!

  白鸽看着我谨慎的样子,笑了笑:西酷,我叫白鸽,真正认识一下!

  说完他把手伸过来,手中还放着一根烟,我皱着眉头,但是还是接了一手,毕竟这样再不接,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他没有打架的意思,我也不能去找架打吧?

  看着我接过烟,他眉开眼笑:西酷,这一届我可是最喜欢你了。

  我一阵恶心:鸽子啊,说话不能这么直白,我喜欢女人。

  白鸽被我这么一叫,然后被我这么一说,各种身体不舒服,身子也是抖了一下,不过他反应之快,老江湖自有老江湖的经验:好好!男人不说喜欢男人,这样是传出去,我白鸽的名声也不好听,那我可以说欣赏你这种直白吧?

  我这才笑道:对于欣赏我的,仰慕我的,我一直都是来者不拒。

  我们对视一眼,哈哈大笑,但不是同道中人,白鸽我看到出来,他有一股隐忍的劲儿,而我是那种那里风头,我就往哪里去的那种,我有一股不怕死的劲儿。

  白鸽走了,他说他在三年十三班,他还跟我说,这一次学校的地底世界要洗一次牌,但是这次洗牌不是二年级洗,而是三年级,或者说是整个翰华中学。

  三年级好多老大已经开始缓慢的站出来,他说就在他找我的时候,有些二年级已经挨打了,比如跟我干架的司徒苟已经被一个三年级的老大给打鼻青脸肿,而至于张虎,他的人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张虎逃过了一劫。

  张虎能逃过,那是他的本事,毕竟张虎的实力摆在那里,人脉摆在那里,他的那个圈子就在那里,而这个学校就这么大,一点风声,他应该听得见。

  而作为张虎的第一代言人司徒苟自然要承担起一定的作用。

  司徒苟挨打了,然后李强接着被找,李强也没有人找到他,但是作为李强的直系下手,白道跟他表弟自然就成为了代替品。

  本来说一年级两个扛把子都挨打了,那么第三个也会接着有事啊,也就是这个有事。

  变得异常诡异,另外一个老大却没有事情,这样也隐晦的告诉了我们,原来还有一个人,强大在我们高一,他的位置不是任何都随意可以去踩,就连三年级的都不敢肆意妄为,更何况我们一年的?

  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们进入考试,一场接着一场。

  我们现在的状态相对而言视进入了绝对的安全期,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进入了摩擦激烈期。

  二年级跟一年级搞关系,然后各种围追堵截三年级的,他们以干了三年为荣,但是当他们干完之后,晚上回到寝室就是一阵被吊打。

  虽然被打了回去,但是他们的名声有了啊。

  本来相对混乱的私家重点中学,现在也变得让人人心惶惶。

  也就是这个礼拜,出名的就有无数个。

  我--西酷是最为出名的,草根,六人,干翻过十一班,打过三年级,这样的战绩很华丽,但是对于一些班级的老大来说,简直不是一回事,但是我这样的战绩,也会让一些有脑子的觉得可怕。

  可惜,这个世界不长脑子的有很多,于是我过的还是水深火热!

  三天考试过去,学校放假,最后一场考试完毕,学校里面打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架,那种群架连老师都怕,所以打完了以后,保卫科的只是相对抓了几个喽喽以示威严!

  我们没事,大摇大摆的走了。

  在我走出学校的时候,我很头痛,白秀娟来找我了,一个礼拜不找我,现在找我,并且还被班主任段謦苔和杨星星看见。

  本来这都是小事,白秀娟本来找我就是小事啊,我长这么帅,在学校又出名,自然找我的女生很多,只是她们的质量太让我寒心了。

  白秀娟整体来说是后宫第一头号美人,打着赚便宜的心思,我就抓着她的手,我也是在心里挣扎了很久,最后才抓起的。

  不抓还好,都是小事,一抓!

  班主任段謦苔大美女从我身边而过,那眼神就像要吃了我一样!

  而杨星星一伙人站在街的那头,正好看着我们牵手,那水汪汪的眼睛,直接流了眼泪,要不是还在校门口,我感觉杨星星她们那一伙小太妹又要把我抓起来,让杨星星质问了。

  无奈的我,只好把白秀娟的手甩开,然后一个人,但是白秀娟不乐意啊,抓着我不放:你!你!

  我看着她涨红的脸,难为情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有事急着回家!

  白秀娟不同意,扯着我不放,我又不好意吼她,而我的余光看着杨星星一堆人,那眼神,那气势,完全都可以把我吞了,我怕啊,那么多女生!

  D酷匠i网唯U一正+版G,x其$;他都是Os盗9O版。.

  我焦急着说道:这样,留一下联系方式,十月一号我找你玩怎么样?

  白秀娟迟疑了很久,眼神一直挣扎最后才点了点头。

  我在她的本子上留下了一个联系方式,也就企鹅号,然后我穿插进了人群里。

  很隐蔽,很得意。

  我哼着小曲儿,走再林荫小道,正在与张行聊天。

  突然张行跟我说道;顾儿,你完蛋了!

  我一纳闷,怎么完蛋了于是问道:怎么了?行孙。

  张行发了愤怒的表情,然后一个打到:杨星星问我你在哪里,我没有说,我想你应该是起到杨星星了,嘿嘿。

  然后加上一个得意的表情,不提杨星星还不要紧,一提,我瘆得慌!

  不过我相应没有事情吧,我走的这么隐蔽,然后也就是这么一刹那,我发现我到了我小区门口,然而门口突然涌出了一片小太妹,然后以杨星星为首,正看着我。

  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