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早的起床,班主任段謦苔站在门口,一直盯着我看,今天礼拜三了明天就是月考,我不知道班主任是怎么想的,反正这一天她那都没有去。

  于是这一天安静的过去了。

  翌日,阳光不好,天色阴沉,总给人一股要暴风雨倾斜的感觉,所以情绪也就不是太好,考上午八点,二年级首先进入考场,三年级也一年级在操场活动,然后也就是这个活动,让所有的势力开始大洗牌,而那个三年级学长又一次来找我了。

  我们六个人拿着凳子躲在树下面,而这个学长突然带着一伙人出现,我们各自看了一眼,凳子直接拿起来,他走进先是一愣,然后他的兄弟:不想活了!

  我听这么一句,就知道不是朋友,而且还有可能是敌人,操场上已经隐隐有学生发现这里的动向,于是慢慢靠近。

  我瞟了一眼周围,看着他们戏虐的眼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那只狗乱吠!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

  第一个人:卧槽,这不是三班的西酷吧!

  另外一堆女生中:哇!好帅啊!

  然后她旁边的小太妹讽笑道:不怕死的博眼球。

  左边的一个小混混撇着嘴: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竟然敢跟学长硬来!

  又一个叹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想死也不安宁!

  ……

  他怎么被我一说,本来黑色的脸更加的黑了:你他么想死!

  我笑了笑:我他么想让你死!

  说着我也不管其他,这一句话一说完,我一脚直接踹向他,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在这么多人面前,我一个一年级的学弟这么嚣张。

  我这一脚踹下去,所有的人都为之心跳!

  尖叫连连!

  他一个站不稳,在地上轻轻一用力,身子直起来,旁边拿起一只凳子:去你么的!

  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血腥,很多女生直接给吓的尖叫。

  凳子直接飞了过来,这一凳子砸下去,妈的不死也得半残,三年级的学长就是不一样,我看着凳子的轨迹。

  用力一吼:给我破开!

  凳子与凳子来了个亲密的接吻,‘啪!’他的凳子直接散城木棍与木板。

  然后这不是停止,所有的人目光随着我的凳子,直接从高空抛物线,直接向他轰下去。

  这一次没有尖叫,只有心跳!

  我看着他恐惧的眼神,那一抹抹不知该怎么般的慌张,忍不住都快失禁:白,白哥,救我!

  叫白哥的人摆了摆手,身后的全部上了,我完全没有在意,还是直接砸下去:我他妈让你装!

  凳子直接砸到他的身上,他;‘啊!’的一声,直接倒在地上,捂着手臂,身体一直颤抖,眼神中满满都是惊慌,和不可思议。

  在他们的人上来之后,我的兄弟也没有闲的,那个他妈的敢上前,白牙直接用凳子砸,乱甩,然后光头瘌痢头杨家明小胖学着这股狠劲,他们的人没有家伙完全不敢靠近一步!

  所以只能不甘的退回去。

  我把他撂倒之后,直接走到他身前,他畏惧的后退,我府下身子哼笑的看着他,然后一脸轻笑:就你这种垃圾,也敢在我们一年级为虎作伥?你这种垃圾放在大街上,有个屌用!

  说完这个,我再次府下一度,手上的凳子掂了掂,他的眼神盯着凳子,在凳子在空中扬了一下,他马上求饶:哥,大爷,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所有人听到这么一句,都哄堂大笑,但是笑的之中,又有几个人对我刮目相看。

  我受到欢呼,又受到了女生那种仰慕,我觉得已经差不多了,再过一点时间,我觉得保卫科又要来了。

  那个叫做白哥的人,在我走后,走到这人跟前,直接踹了一脚:么的,叫你自作主张!

  我退后了,便全部做出警惕的动作,只要他们敢上,我们就敢反打,但是看到这一幕,我也是觉得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酷☆匠2A网正g版E首发}

  叫白哥的人一个人走上前,我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然后看着地上,只要他过了那根线,我就一凳子砸下去。

  他的眼睛盯着我,我们之间没有眼神交聚,但是却在这无形之中,我感觉到了一股压力,那种压迫感让人很不舒服,于是我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的嘴角有些轻扬,那是戏虐的味道,我瞬间觉得不开心,但是内心中也有一股震撼,为什么他会给我带来这种感觉!

  他最终还是走过了那根线,而我的凳子也没有砸下去,只有我感觉到了那股无形中的压迫吗?

  我四处看了眼,所有人都紧张着。

  他伸出手:我叫白鸽,白颜色的白,鸽子的鸽!

  嗯?

  什么意思?

  我有些想不明白。

  他接着说道:我找过你,我知道你,我想跟你合作!

  我马上回复神情:跟我合作?然后刚才就是合作的诚意?来个下马威?这就是所谓的合作?你他么逗我玩呢?

  我最后一句骂道,他的兄弟直接怒道:他么的谁给你脸了!

  我兄弟自然不会让我吃亏了:你爹爹本来就有的!

  他们一愣:我草泥马!

  然后白鸽手一举,那边的气焰便停止了:你兄弟不错。

  我笑道:你手下蛮废!

  白鸽一愣,低沉的说道:像你这么跟我说话的,真的很少,但是我很欣赏你!我觉得我们两个可以合作一下!

  我哼道:跟你合作?好处呢?

  白鸽突然哈哈大笑,看了一眼周围,所有人都看不透他:跟我合作,你最少可以不回是每个班都可以想踩你就踩你,而且我还是作为你的盟友!

  我就忍不住笑了:你真自信?还是盲目?我席顾难道是人人都能够欺负的到的?别把你的自负放在我的身上,你的橄榄枝如果只是这样,我还是劝你收回吧,你没有诚意,太没有诚意了,我不喜欢跟你这自以为是的人打交道,一累,二可能会败在你这样的队友手里。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怕对手再厉害,只怕队友太他么猪!天很高,你还不是天,何必就要说出这样的话?

  我的每一句话,都让白鸽眼神跳动,他的脸色一丝一丝的递减,最后一丝丝愤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