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啊!

  给我干!

  为狗哥报仇!

  一时间大叫声哄堂,而我得木棍的已经呼呼打在别人的身上,一个人眼神错愕的看着我。

  他异常的把我,能够一棍子爆我的头,但是却被我的手给招架住了,手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我没有在意,而是一棍甩下去。

  十三四岁的力气不是那么大,但是不能轻易小觑,我的臂力我自己知道,完全拥有十六七岁的力量,所以这一棍子打下去,那人如杀猪一般叫着,喊破耳膜。

  我一马当先,但是这一棍大下去,虽然气势有人,但是我的肩膀也被人甩了一棍,我忍不住喊痛,也无能会去观察,直接一脚踹向刚才打我的人!

  看到我受伤了,白牙大吼大怒:我草!敢打我顾哥!

  白牙赤手空拳的直接轰了上去,但是他身后人多,一棍子打下来,还好白牙练过,用手臂给挡了下来,但是我看清楚了,那里一下子就出现了一个红条印子,我看在心里很痛,我的眼睛红了起来。

  小胖的身子直接冲进人群里,完全当做沙包一样,给我们开路,我们的眼睛都溢出了泪花:兄弟!

  光头飞来一脚直接把人群又往后踹出去了一部分,我儿木棍已经打断了,但是他们的木棍还是那么长,后面的没能进来的人一直叫嚣着:给我打!打死他么的,敢动狗哥!

  看着每一个身边的兄弟都受伤累累,我的心很沉闷很痛!

  这么多人打我们六个,第寡敌众,第一次在我心里知道原来是这么吃亏,我完全记下来。

  我们打伤他们的人数不下十个,但是又能怎么样?他们外面还有一群人由于门太小,完全进不了!

  我看着还想要挤进来的人,我看着我的兄弟踉踉跄跄,我看着我麻木不痛了的身体,我知道那种一点一点通过来的感受,他们都要着咬不喊一句痛,就像我一个。

  他们的嘴里都在叫狠,每一次叫狠我都知道,那是挨了一个打。

  我感觉到了我的眼睛有些东西流着出来,爸爸说说过,男人不流泪!于是我抹干了眼泪。

  由于我的一只手离开了防御,一个阴阳头一棍打下来,我来不及反应,而是一个闭眼,我前头多了一个人,是瘌痢头!

  我吼道:兄弟!啊!

  我一拳直接轰上去,直接打在那个人的鼻子上,瞬间鼻血爆流!

  他一吃痛,然后一鼻子看到都是血,整个人都蒙了!

  然后我会给他懵逼的机会吗?

  看着瘌痢头倒下,我们所有人都在愤怒边缘,我看着他们的耳朵以及眼睛都血红的:啊!啊!

  亢奋的声音喊侧整个寝室,我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我只知道,我的兄弟被打了,而且很严重!

  我要报仇!

  我麻木的双手抢过刚才的棍子看着从空中批下来的棍子,我一个轻撇,一棍子甩下去,然后猛地一脚:我艹你麻痹!

  我后面还有四个人,于是我们五个人组成的乱棍在空中乱甩,门终于我们出来了,而我们刚才疯狂的干架,和不怕死的姿态让一些畏惧,于是在我们出来之后,我们畏惧的眼神惊恐地看着我们,我抓住一个跑的慢的,直接一棍子甩下去:么的!给我打!

  这个人我认识,就是刚才阴阳头,就是他把瘌痢头打晕的,我们五个都认识他,于是拳打脚踢,看着我们的人二十几个人站在走廊那边,看着我们打,一步步的退缩的,拿着棍子防御着,终于我们打累了,这人也晕了过去。

  我踩在他身上,对着对面的那些人,盯着司徒苟:你他么的再来啊!上啊,我艹!人多时吗?接着来啊!来啊!

  我怒吼,棍子一丢:你麻痹上啊!

  如同癫狂,光头白牙他们四个扶着墙壁围栏拿着棍子对着他们,我相信我的相信,即使受了伤,也能够一个打三个!

  他们是我一生的兄弟!

  司徒苟不敢上来,与我们僵持着,而我甩了甩鼻子上的血,然后回到寝室,瘌痢头已经爬了起来,正在往门外跑,我一把拉着他:兄弟!我没事!

  瘌痢头一呲了呲牙艰难的笑道:顾哥!

  白牙他们都进了寝室,帮忙着把瘌痢头扶到床上,然后我们拿出红花油,涂着涂着,我们对视然后哈哈大笑,没有了痛,没有了那种疲惫,我们自信还能打十个!

  司徒苟被打走了,而我们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以后打架的日子会更多,我们心里清楚,我们也懂,但是我们心照不宣,我们之间眼神就是最大的交流。

  不要一言一语,我们就知道,该怎么干!

  我又再次出名了,但是我觉得不够,我的兄弟挨打了,吃了这么大的亏,司徒苟必须付出代价。

  事情闹得很大,我们下午没有去上课,不过打也只是打,老师问我们,我们绝口不提,都说是自己闹着玩的,班主任很不相信,但是又无能为力,痛恨的是段謦苔她竟然在我的痛处掐了两下,气哼哼的走了,我看着她洋洋得意的背影,真想把她扑下来!告诉她什么叫做惩罚,但是痛的无力去做!

  酷匠e网唯√一正版s;,dG其)他-i都b3是'}盗J#版5

  晚自习班主任段謦苔批假了,我们还在寝室养伤,下晚自习的时候,班里有一个人对我说,下午和晚上的时候有人找我,但是当时我不在,我问他几个人,他说两个人,还说一看就知道不是一年级的,可能是二年级还是三年级的。

  我与白牙对视了一眼,白牙知会的出去了,没有多久,白牙回来告诉,是三年级的学长,这只这人名声不是很大。

  听到这个,我很纳闷,名气不是很大,找我干嘛?

  又拿我开刀?

  么的都是不怕死的人吗?

  我嘀咕道,既然不知道对方什么底细,那也就不用再讨论了。

  晚上我们身体舒服了好多,我们吃了夜宵之后,坐在一起,在地上拼了四块木板。

  全部躺在那里,开始讨论着今后的生活以及处境。

  白子牙的能力出众,再一次突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