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势现在异常的紧张,二年级的一伙人扬言说要把三年级的人赶出学校的舞台,所以也就是说,学校里面那么就将会来一次大洗牌,而向我们这种草根团队,完全不够一些老牌的势力看,他们或者成名已久,或者出具规模,或者关系强硬,这种情况当中,我们自然吃亏的紧。

  而并不是只是这么一件事来的紧张,好多事情都越发的紧张,我不知道我的一些事情触碰到了二年级一位班级老头的苗头,他已经盯着我看了很久,一直在观察我的动向,现在大概是摸清楚了我的底子,但又可能是迫于当下局面的激张,所以一时间难以分出心来,于是便一直耽搁下去,他就是杨少康认得二年级大哥,只是他认得这位大哥觉得杨少康没有扶持的可能性,于是只收钱不办事,所以杨少康才会让我们轻松拿下。

  他是萧白昊,二年级十七班老大,赫赫有名,整个二年级被瓜分的六七,他就是其中的一个扛把子,我不知道他的势力,我知道他的人,因为白牙说过,他可能会找我麻烦,以为杨少康每个礼拜孝敬他的钱没有了!

  }D看QS正版/!章+节|Y上酷iB匠Z(网

  就在我们吃玩面后,门外响起碰碰的敲门声。

  我打了一个嘘声手势,然后叫他们围着我:白牙和光头两人在寝室里面,要是等一下有人冲进来,你们不管拿起什么,看哪个冲的最劲,直接给我撩翻!小胖和瘌痢头你们在旁边,手里拿一个什么家伙,等人进来了,直接给我甩上去,么的,我倒要看看谁那个逼来了?杨家明跟着我开门,记得谁等一下反应一定要快,开了门直接往寝室里面跑。

  所有人都对着我坚定的点了点头,我的心竟然有一丝热血在翻腾,我看着他们的眼睛,是那种坚定,然后绝对,还有一股信念!

  我们是兄弟!

  他们的眼神告诉我,我们是兄弟!

  兄弟!我们大吼一声,不约而同。

  我小心翼翼的走上去,等他们全部埋伏好了后,我才上前准备开门,我离门比较远,我的想法就是我打开拴之后,身体就立马弹射回来,然后往寝室里面跑,不管人多不多,反正白牙和光头一定可以撂倒一个到两个,而冲进来的人不管是几个,面对我两个的诱饵定然还会刹不住车的冲进来好些个,那么小胖跟家明又是猛地以一击,又会是几个人会撂下,这样的话,不管对面还有几个人,我们都有对击的阵仗。

  我提醒道:家明,等一下你小心些!

  杨家明点了点头:顾哥你也小心点。

  我笑了笑,步子一小点一下点的带上去,直到我感觉了一下,距离刚好在门被打开的瞬间不带到我,我才试图探出身子打开门,我是斜靠在保险柜旁边的,可以大大的减少被瞬间开的门而压到。

  嚓!

  门的闩被打推开了,外面瞬间就是一脚碰的声音,踢得门哐当作响,我心里一震,么的要死被这一脚然后带过去,还接着后面的人,那还不得成肉泥?!

  没有给我一秒钟的想象时间,家明直接拉着我往寝室内部跑。

  司徒苟大吼一声:西酷,我草你麻痹!

  我听着异常的愤怒,司徒苟的手上带着一根凳脚,直接敲打在不锈钢的保险柜上轰隆一响,他后面的兄弟瞬间热血沸腾,大声叫嚷嚷着,白牙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根棍子,瘌痢头手中多了一个木板是洗衣服的,我们对视一眼,然后我眯着眼睛。

  一股势不可挡气势瞬间爆发出来:我打的就是你们这帮垃圾,么的!

  司徒苟的速度很快一马当先,就在司徒苟越有门之后,我眨了一下眼睛。

  说时迟,那时快,白牙怒吼一声,咆哮大帝不是吹着:给老子趴下!

  白牙身子一闪而出,棍子直接横扫出去,但是司徒苟本能反应,竟然被他刹那间提起的木棍给挡住了,白牙自然气愤不过,但是别忘记,还有青筋已经暴起,眼中带着戾气的光头李秋林。

  李秋林打起来是那种像豹子一样用最犀利的眼神紧盯着对方,就像盯着猎物一样,如同豹子一样的光头一个洗衣板直接拍上去。

  啪!地一声,听着我都痛。

  司徒苟由于吃了一纪,所以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他得手下不一样,因为他们没有被打,而是中午被我暴揍的邋遢男一马当先的直接冲了上来,而光头李秋林的洗衣板就是踏实的打在他得胸膛上,由于衣服穿得少,所有才会有一直打脸的感觉出来。

  吃了两纪,十班冲上来的人完全胆颤的不知道干嘛。

  司徒苟从刚才的害怕中反应过来,大吼一声:艹你麻痹!

  然后身体炮弹一样的拿着棍子直接打了出来,还好白牙练过,直接挡在光头的头上,不然光头都要爆头,光头脸上一阵虚汗,背后生寒。

  十班的其他人把邋遢男拉出去。

  每个人大怒,瞬间气焰如泼上了汽油一样,窜天猴一样,每个脸涨的面红耳赤,愤怒的不成样子,尤其是司徒苟胆惊未消,兄弟又被我们打的不成样子,所以他怒,想吃了炸弹一样的怒,他的眼神盯着我们,牙齿咬着咯咯作响,如果可以,我觉得他们都会吃了我们!

  但是我们又怎么会给机会!

  我大吼一声,然后示意小胖跟吴皇:兄弟!撤回来!

  一击气势被打了回来,司徒苟自然带着怒火乘胜追击,我的眼神藐视他们,我看不清楚他们有多少人,他们的声音响震天,地板上咚咚的声音通过地板传递给我,一颤一颤的,向发生了地震,我很震撼,我在想,要是我也有这么大的规模那会是怎么样?

  又还会有没有像司徒苟这样的废物来找我麻烦?

  但是时间不允许我去设想。

  我看着司徒苟已经快要越线了,我一把夺过白牙手中的木棍:给我他么的往死里打!

  小胖把他的密码箱从爬吊在床上直接甩了下去,‘碰!’地一声,司徒苟完全被埋伏直接坍塌在地,他的眼神错愕随着身体倒下带着死亡般的恐惧看着我,而我的身体已经直接冲了过去,木棍就像死神手中取人命的剑,带着呼啸的风向人群众冲去,我身后的兄弟全部都出了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