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貌似想以这个威胁我,可能就真不是什么上乘,我有把握英语一百二十分的拿到一百分上,一百分的,八十上,如此成绩,她怎么可能不答应我的条件。

  于是我笑道:要是我取得了好成绩。

  班主任听着我这么自信的说话,笑道:随你处置!

  随我处置?我眼冒金光,白花花的腿,然后黑色诱人丝袜,然后脑袋又被拍了:想什么呢!考到成绩再说。

  我不知道我在想的时候,我的嘴口和眼睛都在看班主任的大腿,真是最少年目光。

  我‘嘿嘿’笑道:看腿呢!

  班主任完全没有想到,我会如此光明正大的说出这样的话,但是由于刚才答应过我了,也就不好发怒,甚至脸色都胀红了:席顾以后不能这么看老师知道不?这样看老师对你身体不好,知道吗?

  她的声音很小,只有我听得到,我心里不屑的说道:你才小,我很大的。

  但是我不敢说,这一句话说出来,指不定班主任给我来个体罚,听张行说,年轻的女人最喜欢我这种萌萌哒的小鲜肉了,我点头敷衍道:知道了,但是你别忘记了咱两的约定!

  班主任听我还在惦记,瞟了我一眼:小屁孩,心眼真大。

  说完我看着她的的腰肢在空气中乱舞,披肩的头发一缕缕的随着步子打着节拍,一拍一拍的进入我的心房,哪里都是没,只可惜对我太坏了,都不给我好眼色看,还瞧不起我!

  等班主任一走,机会也就下课了,杨少康那阴冷的眼神看着我,金刚已经跟他完全分成两路了,听白牙说,金刚可能要转学,我没有办法,我没有欺负金刚的心思,但是也没有收服金刚的心,金刚的有过错在先,并且没有白牙那种知途迷返的心思,留着他我怕在身边留下芥蒂,所以我选择了遗弃,并且更往日的故事一笔勾销。

  如今听得白牙说他要走了,我的心里还是有一丝遗憾的,一员大将,就如此消失了。

  至于杨少康接下来的打算,我不知道,我也没有必要在意,就他这样的情况,我觉得完全就是放任生死。

  白牙的消息很广,很多东西很多布局我们都不知道他曾那里得到,于是我们给了他一个外号,‘白子牙’,主要是他的消息太广了,我们实在又想不到另外的外号给他,所以就借用了姜子牙的名号,给了一个白子牙,却没有想到,我们这么一个给他的外号,到了后来,整个东街,乃至更广的地底世界,闻到这个名字,都要抖三抖。

  白子牙,一代风华之人,兄弟军团情报局长,没有一个地底下的秘密能够在他的眼皮底下逃脱。

  我们出了教室,感觉回到寝室又没有意思,于是接着光头李秋林的话,我们打着商量事情的幌子,去操场上看美女去了。

  其实我是不愿意了,毕竟如同老师瞧不起我一样,说我太小,我也觉得现在的女同学们太小了。

  李秋林就像是知道我的心思一样,跟我说道:顾哥,听说好多三年级的学姐会在操场上玩耍,你说你长的这么帅,要是被哪个学姐相中了,那就有很多你梦寐以求的东西了。

  我一听,怎么可能受得了佯装生气道:肤浅,我们过去是商量事情的,我们这里面唯独你最色,我只是不想说而已,既然你想去看,那我们就去操场上商量吧,白牙今天说了很多,也分析了很多,我们要把这个东西消化下去,十一一过,当下局面会发生动荡,七班五班和十班的人现在没有时间管我们,那是因为十一过去后有大事件发生。

  说着我们六个人来到操场,我本来兴致极高的来到这里,却没有想到,逛了一圈,整个人都不开心。

  这那里是刚子说的,三年级学姐大长腿?简直就是侏罗纪公元在横行霸道,么的什么样的妖怪,什么样的事情,真是不见不知道一见吓一跳,于是我心里暗暗觉得以后光头李秋林的话不怎么可信,因为在他的眼里,美女都是长得跟凤姐一样,我就不知道,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有见过猪跑吗?

  我们班主任不就是一个大美女吗?真是的,没有一个有杨星星漂亮的,还好意思只给我看。

  等我们找打了一个隐蔽点的地方之后,白牙四周多看了一眼,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叫我们围着说道:我听说十班的上弄我们那个男的叫什么了,他叫司徒苟,名字真取得一逼,人也是长得一逼,听说他喜欢一个二年级的学姐,不过被喜欢那个学姐的男生给打了,他喜欢的就是上次那个带刺的玫瑰,说来好笑,带刺的玫瑰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然后他就挨打了。

  我知道白云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所以我是不敢恭维她的,本来我还想发表意见,但是接下来的,我就觉得不是味道了。

  l更%新A最、快2◎上Y酷匠网\¤

  白牙接着说道:听说不知道这司徒苟用了什么法子,第二天白云妹竟然主动找上她了,这一消息传出来,不知道炸翻了多少条街,听说昨天晚上东街百里路上,因为这件事,还发生了不大不小的火拼,不过外面的火拼很难波及到学校了面,这不今天等一下,司徒苟又要挨打。而根据我分析,这个地方如同光头说的一样,是所有的情侣都喜欢来的地方,因为灯光小,不容易发现,所以我今天想往这边来,是想看看司徒苟会不会过来,看来今天不会了。

  原来白牙今天想守株待兔,只是时机不对啊,明显司徒苟今天是要挨打的,一个人都挨打了,那里还有脸跑过来约会,所以可想而知,计划落空。

  只是我想到第一次见白云妹的时候,我就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虽然我不怎么喜欢她,但是我更不喜欢司徒苟啊,他么的连我兄弟都打,我岂会放过他?

  我们接着又分析了一下大局,最后得出,最起码这个礼拜没有我们的事情,而我却隐隐觉得哪个地方不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