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早上第一节课直到晚自习结束之后,李强他们的人都没有来找茬。

  白牙跟瘌痢头一直看着外面,他们慌张警觉的模样让我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但同时的我又觉得这样也好。

  下了晚自习后,今天轮班轮到我打扫卫生,我本意是叫他们走的,但是他们都不听,后来就留下我们几个人打扫,另外留下来的女同学我就叫她先回去,说一切我负责。

  他们留下来说,反正那么早回去也是打屁聊天,不如跟着我耍耍,向我取取经。

  白牙最先说到,也是最好奇的一个:顾哥,你打架毫无路数,为什么却可以单干或者干翻我跟金刚两个人一起。

  我把座椅放了下来,扫把放在一边,看着他们都期望的目光:这都是血的教训!

  瘌痢头不相信:这不可能吧?

  光头李秋林也是同样:我不相信。

  小胖有些挣扎。

  我说道:没有什么不可能!我从小被人群殴到大,每一次都是一个打一群!你们认为这样的条件下,我能不强大吗?

  嘶!他们一个个吸了一口凉气。

  我接着说道:我的身体是被打出来,而不是练出来!

  白牙咬了咬牙齿:原来如此,要想变得强大,并不是每一天随意去练练就可以!

  我笑了笑道:强大,是每一个方面,我们要想强大,就先要强大自己!只要我们都强大,那么还有谁敢随意欺负我们?等我强大了之后,我们也就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然后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他们全部捏着拳头:对!

  这个时候,外面突然有人叫我,我以为是我听觉出了错误。

  杨家明推了推我:顾哥外面有人叫你!

  我就纳闷了谁叫我?

  光头李秋林突然贼笑道:顾哥,我可听出来,是一个女生的!老实招来,是谁!

  我懒得理他,我也想不明白谁会叫我,并且还是一个女生。

  于是我挺了挺,转角,便看到一个长的模样清甜的的女同学,我看她的手里拿着一封小信件,当然我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在他胸膛扫了一眼,有料。

  我微笑:是你找我吗?

  她脸色瞬间绯红,然后一个声音传出来。

  我听得这声音,如同泉水从山涧留下来,妙的难以言传。

  她说道:是,是的。

  然后把手中的信交给我,就飞也快的跑了。

  我心想,有些意思。

  等她一走,我后面的你群狼全部跑了出来。

  他们异口同声的说道:顾哥,快拆开,快拆开!

  *酷$K匠网“唯。一}s正B版。(,5V其.(他zG都80是V3盗J版Q.

  我冷了他们一眼,说道:想看?

  他们立马点头,眼睛里面全都是信。

  我摇了摇头:我想了想,给你们看不好,毕竟这是私人隐私问题,真想看情书长啥样,就要跟我一样帅!

  我骚包似得说完,然后拔腿就跑,然后留下我哈哈大笑声在走廊中流传不已。

  他们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我的人已经消失在了走廊里面,在我跑的差不多的时候,只听见后面传来他们的怒吼,就像要杀猪一样。

  我找了一个小墙角,趁着月光和路灯,激动地打开手里刚才从万军手中逃脱出来的情书。

  开头--你好:我是一《十一班》的白秀娟。

  这字迹,如同人一样好看,瞬间她在我心底的又加了几分。

  我不知道对你有意思,我也不知道你对我是否有意思。但是我在远方看你的时候,我总是不好意思,但我又忍不住看,我不直达这是什么,我每天都会想你,上课,下课,睡觉吃饭。

  ……

  看到这里,我就知道扯犊子了,么的,这年头,连初中生都会骗人了,我才来这个学校多少天?才上学一个礼拜而已,什么就想我想的睡不着。

  我愤怒的同时,我也想起了她的模样,清甜然后还有料,一看也知道是班花级别的人物,想了想,既然想处朋友,那就处着试试看呗。

  就这样,我把她当了一回事,然后吹着小曲回到寝室。

  当我走入三栋寝室楼道的时候,凡是看清我的人,都不自觉的后腿几步,我心中顿时觉得有事。

  于是立马拔腿就跑,一冲直接冲到了二楼,当我进去寝室的时候,我看到他们一个个脸都肿的这里一块,那里一块的。

  瞬间我的怒气满值:是谁干的!么的,是谁打了我兄弟!

  我很自责,由于我不在,就是因为一封小情书,竟然让我兄弟都挨了打,我恨,我气愤,我压制的怒火!我要为我的兄弟报仇!

  不管是谁!

  白牙是伤的最终的一个,因为他是这里最能打的,拔牙扶着床架站起来说道:顾哥,是早上穿白衣服白头发的那个!

  小胖也说道:么的,他打老子最凶!老子一定要干他!

  既然知道了是谁,那么久好办了,我冷笑道:知道他是几班的吗?找个时间,把场子找回来,么的跑到寝室趁我不在打我兄弟!

  瘌痢头吴皇也是杵着床架:十班的,但是听说他们班跟十一班是盟友班,听十一班的老大说,谁要是打了十班,就是跟他们过不去!

  我看了他一样,然后吼道:你怕吗!

  瘌痢头一愣,但是立马就是大声回答:我不怕!

  我接着大声吼道:你们怕吗?

  他们所有人都吼道:我们不怕!我们是兄弟!为了兄弟!

  我们是青春,我是热血无敌!

  我把自己的红花油拿出来让他们所有人都擦上,看他们严重的样子,我觉得这两天肯定是打不了了,虽然我们不怕,但是我们不能盲目的去打,十班跟十一班是联盟,那么如果贸然上去,那么十一班的人肯定会看见,所以一定要找个机会,当然要是没有这个机会,那么我们就只有速战速决,把十班直接拿下。

  然后等十一班反应过来,我们在单独干十一班,这样的话,我们还是有胜算的。

  如果两个班放在一起,那么胜算的可能就比较小了。

  第二天早上,一切就像没有发生一样,礼拜二过去了,礼拜三走了,礼拜四的时候,白秀娟在下晚自习的时候,又给我来了一封情书,说是想跟我说说话,说真的很想我。

  我怕我的兄弟又会出现突发情况,于是拒绝了。

  而礼拜五放学的晚上,白秀娟竟然又出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