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一万个不相信,但是当看到是这么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妞,我觉得给谁麻烦谁,乐得清闲!

  徐苗木吃力不讨好,看着没有人帮她出头,委屈的只好自己回到作为。

  七点半钟,班主任终于来到了教室,徐苗木忍不住的看了一眼,身体跃跃而试的想要站起来跟老师讲,但是看到不以为意的眼神后,不知道是在怕什么,于是只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我猜想,她一定是想看到我求饶的眼神吧,可惜啊,死猪不怕开水烫,我怕啥!

  小胖捏紧的双手终于松了开来,这个很正常,而我也相信,以后会习以为常!

  杨少康坐在自己的座子上,阴霾着脸,狠狠的盯着我,我看着他鼻青脸肿的就想笑,我要是当老大,要是当到这个份上,还不如吃屎去!

  金刚白牙也好不到哪去。

  终于杨少康忍不住,叫人穿了一张小纸条给我,我摊开小纸条。

  “放学有种别走!”

  我把攥着纸条的一角在风中扬了扬,然后直接往垃圾篓里面一丢,中心篓心!

  完美!

  回头看,一脸吃人模样的杨少康捏着拳头打了一拳凳子,铁青的脸瞬间吃了一口,痛的不轻。

  班主任是一个漂亮的小姐姐,教我们英语,我最喜欢看她穿那种短短的裤子,因为总觉得里面藏着什么好看的东西,我时不时的想,要是有风从地面往上一吹,那我是不是会看到好看的东西呢,这是一个头痛的问题。

  到时候我是该看,还是不看呢?

  想着,想着,痛少了,课也快下了。

  我本以为我也放学,英语突然叫起我的名字:席顾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o最@}新)u章eV节上O酷匠0f网'q

  我大写的懵逼看着李壮,怎么只有我一个人去办公室,我委屈啊我。

  我跟着班主任的屁股后面,她一言不发是我最大的害怕,看不到她的表情是最无法猜测的事情,暴风雨不都是在平静中越发的猛烈吗?

  我异常的忐忑,一步步艰难的走着。

  但是跟着班主任的屁股后面,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身体,为什么下面的会有些胀痛?真是不知道,难道我身体不舒服?

  走了一个走廊,我来到办公室。

  班主任坐在我的面前,我立正的站在她面前,等待着审判,我不敢抬头看她,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害羞了,反正我就是不敢看她。

  班主任严厉的说道:席顾,你刚才是不是把杨少康他们打了?

  我一愣,立马开口:没有,是他们欺负我在先!

  “哼!还敢狡辩,刚才我都看见了,他们一个个的鼻青眼肿,难道不是你干的?你是不是叫了外校的人来把他们打了?”

  我就想开口,但是她立马打断了我说:你别解释,刚才校长都开会的时候都说了,我们班得杨少康同学下午被一伙人在小竹林里面打了,只是他们不敢向保卫科说,我想应该是你威胁他们了吧?

  听到这里,我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但我一直忍着,父亲的教导一直在耳朵里面,不能哭,即使再大的委屈。

  我看着她,用我最绝望的眼神看着她,我看着她,用我看待敌人的眼神看着她。

  她从我的天使一下子变成了恶魔,我竟然有些恨她,她作为一个老师,我的班主任,为什么我被打三十次的时候,她不出手管,而杨少康被学校外面的人打了之后,她竟然威胁到我,我恨她!

  她看着我的眼神,竟然有些畏惧,结巴的说道:你,你这是什么眼神,你竟然用这样的眼神的看着老师!

  “你不配当我的老师!”

  我说完夺门而出,而在我的心底,我也同样告诉自己,我要变强,不能在让别人欺负了!

  以前的时候,老师都是站在我这一边,所以打架了,老师都是骂其他人,虽然有时候我会打赢,但是都是他们以多欺少,所以他们打输了还是要挨骂。

  但是现在不同了,老师竟然不向着我,而是向着坏人,我非常的委屈,我非常的难受,我捏着拳头,一路狂奔。

  在我的心里,老师都英明的神圣的,她们都是公正的,都是天使,都是善良的,但是我今天知道,原来那都是我一厢情愿,老师里面原来也有好有坏。

  竟然别人欺负我,老师都不向着我,还骂我指责我。

  既然这样,我就强大,我就去欺负别人,看老师管不管,没有人帮我,那我就自己帮自己!

  杨少康你不是兄弟多吗?我就不相信,我没有兄弟!

  老师,你等着,我恨你。

  来到教室,我瞪着徐苗木,一定是她告诉老师的,不然老师又怎么会知道我今天晚上打赢了杨少康。

  长得漂亮的女人,胸大的女人,原来都是这么坏!

  看着杨少康那一脸得意的脸,我发誓,等一下我一定要让笑不出来,还有金刚白牙那一脸阴狠,放学后,谁走谁他妈是孙子!

  走到座位的时候,小胖问我有没有事情,我摇了摇头,然后他他说,“想不想以后都没有人欺负你!”

  小胖点了点头。

  我接着问道:那你敢不敢打架?

  “我,我敢!”

  看着他结巴的样子,我恨铁不成钢的冲了他一把,要是不推一把他,他这么唯唯诺诺等一下打起来,还不怕逃跑?

  “你到底敢不敢!”我大声一吼,所有人都看着我,尤其是徐苗木站起来指着我说道:席顾!你怎么又欺负自己同学!

  我本来就不高兴她,直接驳回道:管你屁事!

  “你!”徐苗木指着我说不出来话。

  杨少康却站了起来,笑道:席顾你怎么说话的,别人是班长,你公然喧哗,难道班长还不能说你两声?

  我骂道:我班你妈!

  “卧槽!”

  “想打架!”

  “你丫的!”

  金刚白牙一起站起来,与我对峙着。

  我本来就像反驳回去,刚想说,小胖一下子站起来,大声一吼:打就打,怕你麻痹!

  “哗!”

  李壮一喊,所有人都看着他,这一幕不可思议,小胖是班里最胆小的,尤其是杨少康那一脸不可思议。

  他可是知道,小胖是第一次自觉交保护费的人,如今这么担心,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