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留影白马

  本来正在放关通行的长列瞬时间躁动起来,不过一匹马的事情,转眼间就上升到这个叛乱的高度,叫此时都风闻边塞有强人的行商心中惶恐,纷纷后退结伴为阵,不再向前行。

      连之前已经步出关门以外的甄氏的马车也为之一变,瞬间前后的家丁护卫都聚拢到位于其间的马车旁,不过车上人倒是安之若素,也就是马车上的帘子下探出一人,稍作打量城门内的情景。随后,一行人缓步远离了这些纷扰。

      而在关城门内,公孙佳军令一下,从城关之上也是迅速的奔行下来不少的兵士,看那情形,便是要将雷放连同张世平一众都抓捕于此。

      嘈杂中张世平也是连忙出言,好歹是一路同行之人,在这里出了麻烦事,自己也不免有些牵连,他对着不远处的公孙佳连连施礼,向着迎来的兵士陪笑着。

      “将军,且息怒……我等皆是良善之人,并不曾有为非作歹……”

      不过此时的诸多兵士怎么会在乎他,军令一入耳,倒是很快的行动起来,拘捕叛贼可是能有大功劳的。手中的长枪向着张世平一指,便让他不得不退后。

      片刻间,一众兵士便将这一队人围在中间。

      不过见到此时还躺着的那些兄弟,倒也为适才雷放的威势所慑,并没有立刻攻杀。

      好歹都是正经的兵马,此时有了军令在身,虽然想争功在将军眼前,但面对的终究也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让他们一拥而上,这面子上也多少有些下不来。

      “小子,聪明点的,就束手就擒,也可免得伤了性命!”公孙佳说道,“如若不然,嘿嘿……”

      见到公孙佳开口,张世平不待张放说话,抢先道,“将军,我们可不是叛贼,我们都是公孙太守治下的良民啊!”

      “良民,呵呵,那为何敢以武力对抗边军,这便是良善之举,再说,你又有何凭证,敢说自己良善,在此时节,有胆量出关之人,怎么可能良善的起?”

      “将军,我曾资助涿郡刘玄德起义兵,讨乱贼,”张世平攀谈起关系来,“听闻公孙太守与刘玄德乃是师兄弟,好歹看在这份情面上,高抬贵手!”

      “什么刘玄德,不过一介织履贩席之徒,何来的情面,我等乃是大汉边军,所行之事,更是职责所在,尔等假托行商,实则欲资助逃往塞外张纯等叛军!且有假言诓骗,众将士,速速上前,将此等贼寇一并剿除!”

      张世平和公孙佳在一旁言辞来往,而作为引来这一场冲突对的当事人,雷放此时倒像个没事人,丝毫不见他有着急的。

      艺成被师父赶下山来,未曾想还没有进的家门,便得知自己的父亲雷四海为此时的州牧刘虞所差,同一位叫鲜于辅的大人以行商之名,前往塞外办事。然而在出行开始后的一段时间,这一行人便不知所踪,加之近来北疆多有传言,盗贼蜂起,让雷放为父亲的安危担心不已。

      在州牧府上稍加探问了一番之后,雷放便被引导了如今的赤城关前。

      只是到的此处,这关门却不是那么好扣的!

      缓缓拉过白马的辔头,整了整自己的宝剑和长枪,对于近在耳边公孙佳和张世平两个人的言辞,雷放充耳不闻,既然已经艺成于当代名师,又有手中枪,胯下马,何惧眼前这区区围困,更何况远处的关门不曾紧闭,雷放自是心情平静,脸露微笑。虽然一路同行至此的张世平等人,是个拖累,于此重重围困之时,对雷放来说,也并非什么大问题。

      射人射马,擒贼擒王,公孙佳与他之间,仅有两排兵士,不过十步!

      不过一旁的张世平如何能有他这番心境,脸上的神情在惊怒之间变换不停,常年行走于边疆之地,这位中山人当然不会是胆怯之辈,非到忍无可忍处,也是能够豁的出去……

      周遭的兵士不见雷放有何动作,也不再逡巡不进,几下里互望,手中长枪微微上挑,围殴之举就在眼前。

      之前的那些出关之人,这个时候也都是沉默着看着这一幕,乱世人情,不过是挣命罢了。

      “呵呵,雷小哥,这事情……”略带些愤懑,张世平总是无奈,“嗨,一路上同行之情,相护之举,张某不敢活忘,可是此行……”

      雷放微笑摇头插口,“张老板,无需多言,你不如在下一般孤家寡人,况且还有这一众伴当,萍水相逢,能有这一言足以!哎,总是这一番事故因在下而起,张老板看来这关墙难过!”

      “小哥,如今这情势危难,你若是陷落于此,恐难得善局,在下知你身手不凡,还是找寻时机,独自脱身,”张世平恳切言道,“在下总是来往此地多处,也有些人情世故,再有那刘玄德的关系,想来至多也就是损些钱财罢了!”

      雷放见此,沉声应道,“既如此,那我等就各自珍重,日后有缘,张老板,可到蓟城相会!”

      说话间,挂在白马胯侧纳系布袋中的东西已被雷放取出,赫然是两段铁器,一段为枪刃,长约三尺,一段为枪体,纵约九尺身长,平日里挎在马身也不显眼,此时在张放的手上合二为一,一把丈二钢枪横在人前。

      不见雷放如何作势,已然飘然跃于马上,“身为边关守将,不思安靖边境,而是想着祸害良善,颠倒黑白,有此等将军,又怎么不会有官逼民反之事,不想这所谓将军平日里是何等的作威作福,但见今日,嘿嘿……”

      居于马上的雷放,抬手前指,枪尖遥点公孙佳,“公孙恶贼,且看我手中长枪!”

      话音未落,雷放已经是双腿紧夹白马,坐下马也是在转瞬之间便由静变动,径直奔向圆阵之外公孙佳所在的方向。

      本以为兵多势重,又见雷放大言而谈,公孙佳实在没有想到,他这便动了起来。而此时当面的兵士,尽管已经见到了之前雷放干脆放倒几个同僚的习性,实在也没料到,这个时候他还是强行动作,要先发制人。

      众兵士此时的目光都放在了雷放的身上,一瞬间的想不到,并没有延迟习惯性的冲步突刺。雷放自然不会让白马变成刺猬,不待前面的兵士冲击起来,他全身前倾,伏在马脖子上,手中的长枪前伸迅速的点在迎面的那几个枪头。

      只见拦在雷放马前的那几个兵士冲势顿止,双手灌注全力的兵器像是被重锤砸中一般,再也无力支撑,见快马奔势如龙,本能的避让开了,配合默契的枪阵自然崩溃。

      前排一乱,第二排的兵士受到干扰,对于雷放这一人一马的威胁也就不足一提。

      从被围到破围,不过眨眼间功夫,不待近处的兵士有所反应,雷放纵马挺枪奔向公孙佳。

      “将军小心……”

      “快保护将军……”

      此时的公孙佳好歹有些骨气,虽然没有多少准备,在拔出长剑之时,双手略有颤意,不过还是站在原地,作势意欲相抗。

      二十步的距离在如龙奔马不过瞬息而至,当公孙佳全身紧绷准备搏命之际,却见雷放与白马人马合一,勒马而起,“嘿嘿,倒也胆量不小,不过,小爷可是高手,不陪你们玩了,哈哈……”

      长笑声中,冲过拦在关门前的栅栏,向着远处的天地潇洒而去。关墙上有弓弩手向着雷放的身形射箭,不过已经撒欢跑了起来的白马,让那些箭矢很快的都如杂草般散于地上。

      “将军,我们追……”

      “啪!”那凑上前来的倒霉鬼恰逢此时的公孙佳无名火起,居然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被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野小子给戏弄了,在这档口,怎能免了这一下,“滚!”

      雷放的白马岂是他们的那些战马能够比拟的,不然公孙佳他们怎么会有抢为己用的念头,在看到那一人一马扬长而去,还想着追,怎么看都有些嫌被耍的不够的意思。

      看着尚被围着的张世平,还有远处的那些等着过关的人,公孙佳自然能够在他们的眼光中察觉到几分嘲弄的意味,虽然不明显,可是就是这不明显,更让他下不来台,

      “把这些人抓起来?还是怎么处置,将军?”另一个手下小心的请示道。

      “调几个步弓手盯着,全都抓起来,若有疑动,杀!”

      吃一堑长一智,公孙佳让雷放给闹了个昏头涂脸,这无名火总得有人受着,眼下这张世平也只能认倒霉了。

      “不想我要走这行商之路,如此之难啊,”张世平眼见得雷放出手迅捷,行动潇洒,艳羡之余,也不得不为自己的前程暗发喟叹,“哎,还拖累了我那苏世兄!未知他在关外又该如何着急了!”

      张世平招呼手下的随从伴当,不再生事,顺着公孙佳的意思,乖乖受缚。

      这般顺遂在公孙佳眼里虽然是好,倒让他没有下狠手的借口,毕竟众目睽睽,不好办!

  =酷匠网L正vZ版Tf首(I发

      公孙佳心意未平,怏怏不乐,眼往关外打量时,有一骑从远处驶来!

      “报,公孙越将军至赤城关十里,请偏将军速速准备迎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