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马鸣,车声阵阵.一行车队缓缓向北而来,前面恰有一座关墙横立。

    “张小哥,过了这赤城关,我们可就要进入大草原了,哈!”领头最大的马车上下来一个略有些发福的中年人,一副主人的模样,却对着旁边一骑白马上的少年人微笑而语。

    马上的少年不敢怠慢,轻松跃下马来,对于这位同行的商家应声道,“不敢,这一路上多亏了张先生的照看了!”

    “看你又是这般客气,你我本都是同乡,又是有缘相逢于道左,一见如故,也就不要在乎那些个虚礼,我不过痴长几岁,却只是一个行商之人,见得像你这般少年英侠之人,总是希望能够在这路上多有几分照应呢!”

    这说话的张姓商人,却是唤作张世平,本是中山贩马人,如今此行向北,当是为马而去的。不过如今这时分,幽州的张纯等人的叛乱刚刚平息,还有些溃败的叛军尚未完全剿灭,当然加上这些年来,零星未灭的黄巾乱贼,使得这些行商之人都很是重视他们的身价安危。

    而之所以他对于这个同行的白马少年,如此相交,也正是因为在路上之时,被一伙山贼拦阻,虽然他身边也有不少的护卫保镖,然毕竟比不得那些走投无路之人的狠辣,很是有些纠缠之际,就有了一场英侠出场的戏码。

    故而有了这一场搭救,知道了少年姓雷,名放,又亲眼见识了人家的身手,稍加打探,又有了同路的理由,张世平这才有了几分相交的心思,既有了一路上的相互照看,且还是同姓的这么一个借口,时间不久,张世平倒也是起了真心,要接纳雷放的。

    其下的那些个家丁护卫,本来对于雷放,见其年纪,稍有些不服,不过见其并没有丝毫的嚣张跋扈,对于张世平好生相待的心思,也是应对不错法度,这才稍息嫉妒排外之心。

    就像此刻,张世平下的马车,雷放自是连忙下马。

    雷放对于自己略有些距离的态度,张世平当然知晓,况且,对于雷放,张世平本身也不是没有些防备,毕竟此行的他,身带重金,而这些钱财中,并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身家。和他同伙的苏双,也是将他们两个人翻身的希望交托到了他的手上,由不得他不慎重些。当然也正是如此,他还要在这个时候冒险走这一遭,毕竟富贵险中求!

    如今到了关城在望,放下了这一路担心的张世平,此时却又有了些担心,“若是到了关墙之外,凭借着他的身手,暴起发难,我却如何是好啊!一路上他倒也安然,可是到了草原上,这可就……”

    此时的雷放,却是牵着马,跟在张世平的身边,随着车队前行。

  最L新=章节上,*酷匠网‘

    随着幽州牧刘虞的安抚之策的施行,对于这些原本不通塞北,禁行异族之人的关隘处,便渐渐有了往来其间的行人,当然更多出现在这些地方的还是像张世平这样的行商。

    张世平一行步至关前,正有一队商人恰好出关。

    雷放自是看在眼内,不由言道,“那伙人还真是人多势众啊!”

    “呵呵,那是冀州甄氏的车队,和他们相比,咱们这只能是蚂蚁与大象一般!”话语中自是有些许的不甘。

    同行的一路上,雷放从张世平的口中,很是知道了一些东西,虽然有些东西,在他少年之时,也从家中知晓了不少,不过那个时候的他总是少不更事,而后这些年中,他又是学艺在外,对于有些事情自然也就知之甚少了。

    如今有了这此行的不得已,必须要到塞外一行,有了张世平这个当然的向导,虽然是偶尔遇到,也免了他不少事情的。

    终于临到守关将士对于他们这一行人,进行查验了,本来平静无波的场面,倒是因为张放出了些问题。

    就在之前,雷放倒也察觉到那些守关将士有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他虽有所觉,倒也不觉得有什么。

    不过一个少年骑着白马,身上佩剑,马上也就斜挎着一个包着布绢的长条,和一旁那些带着武器行走的人物也没有什么分别。

    一旁的张世平在和查验的兵士笑语着,彼此商讨着他们这一队人需要缴纳多少的钱财,就在这时,却有一个穿着铠甲的将官领着几个脸带谄媚之意的兵士径直走向雷放。

    “兀那小子,却是从何处得了这一匹好马,可愿奉献给我家将军,好让我家将军代你报效国家,还尔等边疆之民一个平安之路!”一个小兵却是在那将军身前,表现着他的孝敬之意。

    话语之间,虽然有着几分垂询,不过听在旁人的耳朵中,却是多有厌恶。

    雷放尚未说话之间,周遭便有一些私语声响起。

    或许见自己手下的言辞,也是有些不妥,又闻的此间的情景,那将军也自觉有些讪讪,却是轻咳一声,开言道,“却是我这属下言辞不当,未曾将话说明,在下乃是此间守关将军公孙佳,却也有几句话想向大家说明,敢问这位小哥贵姓啊?”

    “不敢劳将军贵言,在下姓雷!”

    “呵呵,请恕唐突。本将身负守关重任,却也要为诸位的安危负责,当然也要听命于上!近来,北疆多有不平之意,而中郎将公孙将军,为解众人之忧,早就陈兵塞上,扫平妖氛,仗将军英武,自是群邪辟易,不过行军之间自有损伤,而公孙将军麾下,有白马精骑,大涨我军之威,今见小哥之白马神骏,虽然此间自有良马,却也白马所出不多,所以本将这里愿另置一良驹和小哥交换,不知意下如何?”

    公孙佳这番话,却也多少让人能够听的过去,毕竟他这番作为听起来,也算是曲线支援了一下那中郎将保境安民之举,而且也说明,并不是强行要掠去雷放的白马,只是要和他交换一番。

    此时的张世平也是走到雷放的身边,和那将官略微致意,也要开言和张放言语一二,毕竟民不与官斗,况且他们此时还是身在人家的屋檐下。

  “滚蛋!”

  此话一出,唬住全场所有闲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影苍穹说:

新书,雷苍穹将化名为雷放,龙套依然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