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黄佳佳快要昏迷了,想到她和我已经两顿没吃了,我虽然没事,但是毕竟黄佳佳是女儿身啊,又经历了暴力,她经不起这样的折磨啊。我缓缓移到她的身旁,我用力把黄佳佳的脚铐踩断,发出了一点金属破碎的声音,她也醒了过来,看着碎一地的金属碎片,又看了看自己的脚铐,被毛巾堵住的嘴发出了“呜呜~”声,然后,她把手铐放在地上,示意我也将其踩断,我心中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发足全力,跺了上去,那手铐也变成了一堆废金属,黄佳佳见自己解脱了束缚,把胶带撕开,拿出了毛巾,对我说道:“好啊你,林浩,你明明这么厉害,却要装出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被他们控制着,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快醉了,我明明被堵着嘴还让我说话…黄佳佳看到我的窘迫,把胶带撕了下来,然后一把把毛巾抓了过来,一副女汉子的气势爆发了出来。我吓得蹲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说,你说不说。”黄佳佳愤怒的样子看得我是内火又旺盛了起来。她一看我不去理她,就用脚上的脚铐来踢我,一下没事,两下没事,第三下的时候,我安耐住了叫声,看着自己流血的后背,又看了看黄佳佳,她这时也手忙脚乱,不知怎么就踢伤了我。

  “傻瓜,你看看你自己的脚铐。”我郁闷不已,“我只是跺的,用不是完完整整的切成原面,有凸起的碎金属属于正常,唉~”

  黄佳佳抱着我的后背,懊悔不已,认为自己小心眼干什么。自己都是林浩的女朋友了,做一下还能有什么事啊。

  她低下了头,流出了眼泪,她带着鼻音对我说道:“林浩,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小心眼的…现在怎么办啊?呜呜~”

  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男人还不能受点伤啊,这点伤算什么,过两天就好了。”

  没等黄佳佳回话,我就这说道:“佳佳,我认为我们可以逃走了,你看怎么样?”

  Y酷@匠,)网唯DK一正◎版,,其他Y都2*是Sm盗:版f

  “好…我..什么都听你的。”黄佳佳仍带着哭腔,擤了擤鼻子对我说道。

  我二话没说,挣断了束缚着自己的手铐和脚铐。

  但是我自己弄开却发出了巨大的声音,引来了龙虎门的人,我现在不敢轻举妄动,任凭他们对我的打骂。

  期间,我被他们换走了一个地方,听他们说:“在市区,会引来条子的。”但是黄佳佳却没有被他们带走,我和她分别时,都哭得十分厉害。

  当我到了这个所谓隐秘的地方其实是一处小山村,靠近一条河道,他们时不时的会去抓鱼吃。但是他们有时也很累,就把抓鱼经验传给我,让我当他们的奴隶。我在这种痛苦的环境中生活了快一个月,身上都是臭烘烘的,简直和原始人没什么两样。

  而我逃跑的信念一直没有放弃。

  这一天终于来了,与我同居一室的那三个看守赶在我前头倒头先睡了,赌了整整一个下午的骰子,他们很疲乏。以往,他们中间至少有一个要等到我入眠后才睡去。我躺下后脑子里就翻腾开了,琢磨着该怎么行动。待行动计划在心中形成后,由于机会降临而激动不安的情绪平息下来。我发出了轻微的鼾声,进一步把他们引入梦乡。我用左手的拇指轻轻地有节奏地点击着食指,以此来计算时间。到了晚上大约11点钟时,我停止了点击,有意翻了一个身,弄出一点动静来,丝毫没有惊动他们。因为与危险相伴已久,我的第六感官被磨得异常敏锐,我静静地又躺了10分钟左右,没有嗅出空气里的危险气息,确信他们已经睡熟了。我蹑手蹑脚地起来,带上那包偷藏起来的米饭,小心翼翼地穿过他们躯体中间留下的空隙,摸索着悄悄开了半个门,顺利到了门外。在门口的暗影里,我竟然想到一个细节:今晚,没有绑匪撸。不然,我恐怕不可能出来。

  外面有风,在芦苇丛和高脚屋之间窜动着,呜呜地响。一轮下弦月像指甲痕一样摁在冥寂的夜空中,恰到好处地洒下一些若明若暗的月辉,能隐约看见湖上那只独木船。在便桥的尽头,岗哨缩着身子在抽烟,烟头在夜幕中忽亮忽灭。

  我按事先想好的出逃方案,从我以前排泄用的池子溜下去,顺着竹柱子下到湖水里。夜里的湖水水温低,凉得有些出乎意料,过了一阵子身子才慢慢适应过来。我把T恤衫包裹的食物绑在手臂上,慢慢游进旁边的芦苇丛里,沿着一条曲折的线路向独木舟靠近。芦苇很好地掩护了我的行动,岗哨根本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水性不好,游一会儿就要抓住芦苇杆休息一下,蓄积力量再游下一程。芦苇丛中,水下长着许多拳头大小的水葫芦,我的身体不时会与它们磕碰一下。

  我到达离独木舟最近的一丛芦苇后头,双手握着芦苇杆,透过芦苇杆的缝隙观察岗哨的动静,等待时机。我知道晚上12点是他们的换岗时间。从这儿可以模模糊糊地看到岗哨游移的身影,这情形又让我想到了小时候在电影里看过的白洋淀上的抗日故事,只是日本鬼子换成了龙虎门成员,当然我也不是什么抗日游击队,我只是一个和平公民,却落到了这样的境地。

  那个岗哨终于进屋了,去唤醒接岗的同伙。

  我立即游向那条独木舟,很快上了船,解了缆绳,操起双桨划动起来。船进了水道,不紧不慢地前行。时间有限,我既要尽快让船离开此地,又要尽可能减少动静,操作难度相当大。我没有向后张望,我不知道那个接岗的匪徒出来了没有,我希望这家伙多磨蹭一会儿。转过一个弯,芦苇丛就遮住了高脚屋,到了相对安全的地带。我侧耳谛听了一下,没有捕捉到身后的异常声响,悬着的心缓缓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全身肌肉也松动了。

  淡淡的月光下,忽窄忽宽的水道泛着微微的白光。两旁的芦苇丛里传来阵阵蛙声,此起彼伏,悠悠扬扬,一路“护送”着我。

  我慢悠悠的划着船,不一会,就到了一个村子。但是此时天空已露出太阳的微微照耀。我迅速的下船,跑到一户人家,敲了门,在那个人家的指点下,我跟随着拉猪的车到了县城,坐上去彭城市的火车,永远的离开了这个鱼米之乡。

  “叮咚~彭城市已经到达,请到彭城市的乘客下车…”一声惊醒了我,我快速的跑下车,奔到了家里,好好地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跑到了学校。

  当我到教室的那一刻,全班都惊呆了,没想到我居然自己回来了,黄佳佳最先反应过来,跑到我身边,抱着我痛哭起来,后来我才了解到,她的家人知道她被绑架,动用自己的势力,找到了她。全班也都看到我和黄佳佳现在很是幸福,就都纷纷鼓起了掌,声音大的把其他班都吵的没法上课,有些靠近窗边的学生伸头看着。

  “佳佳,我回来了,这一个月可把我害惨了。”

  “林浩,你没事就好,诶?怎么你变黑还越来越帅了啊。”

  “是么?我也这么觉得”我听到黄佳佳这么会说话,害羞的挠了挠头。

  “瞧你嘚瑟的,说几句好话就要飞啊。”黄佳佳一跺脚说道。

  “嘿嘿…”

  就在此时,我的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接通了。

  “喂,是林浩吗?”

  “是…你是谁?”

  “哎~你这小子,我是神话集团的董事长张枫锐,听说你被绑架了,我到处找你诶,没想到你还怪厉害,自己逃了出来。”

  “哦,谢谢夸奖,请问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我只是来问候一下的。”

  “好吧,那我挂了。”

  “哎,别,你看你急性子,我约你来出来吃个饭,怎么赏个脸不?”

  “去哪?”我有些燥了。

  “两岸咖啡怎么样?就这样,明天晚上6点。”

  我还没说话,他就给挂了,黄佳佳问我:“是谁啊?”

  “一个集团的董事长,邀请我吃饭。”我无奈的实话实说了。

  “哇~林浩你好厉害,董事长都能请你吃饭,对了,什么公司的?”

  “神话。”

  黄佳佳看我的眼神越发的崇拜了,唉,没办法,谁让哥这么牛逼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