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能够感受到陈奇炽烈的目光,重楼嘴角缓缓上翘,勾起一个灿烂的弧度。

「终于……肯出现了吗?」

此刻,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两双眸子,隔着万千虚空相互对视。

轰隆隆!

八亿四千万宇宙位面同时震动起来,与上界的屏障正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消融着,隔断无数宇宙空间的上界之痕也宣告失效。

只是一个瞬间,上下界便彻底贯通。

一道道绿色的能量光线四散飞射,贯穿到所有宇宙位面之中。

无数生灵和种族都惊呆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发现有无法形容的灵气正在滋长,无数人被压制的修为砰的一声突然极限,达到了新的高度。

「这……这是怎么了?」

「那是什么?」

几乎所有星球上的人都看到一幕奇怪的场景,远远的虚空之中,一道黑白分明的大陆静静漂浮着,一条条无法想象的粗大铁链围困在四周,将它紧紧缠绕。

那里,就像一个囚牢,像一片被放逐之地。

「那不会就是上界吧?」

「与我想象的怎么不一样?上界不应该是一片神圣的仙灵之地吗?怎么反而像是关押犯人的牢房一样。」

「我也不清楚呢。」

来自无数星辰上的生命,都在这一刻沉默了、震撼了,不敢相信自己曾经信奉的一切,都在这一瞬间彻底颠覆。

所谓上界,原来只是一片孤苦放逐之地。

「哎!」陈奇轻叹一口气,他吸收神树之后,明白了许多事。

当年神魔大战,荒龙一族的生死覆灭,都在神树的记载之内,一幕幕呈现在陈奇的识海之中。

同时,陈奇也发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事情。

上界,不仅仅是荒芜的自我放逐之地,为了对抗天道,超脱天道,他更因此设了一个局,一个天大的局。

刷!

陈奇化为一道光,瞬间显现在神魔战场。

「重楼!」陈奇身周剑芒暴射,眼中闪动着无限的仇恨。

「怎么,发现了?」重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用八亿四千万位面的生灵献祭来满足你自己的野心,荒芜……从来都没什么善恶之分,所有的一切不过是障眼法罢了,善就是恶,恶就是善……」

「呵呵,明白的还不算晚,只是我没想到竟然出现你这个异数。」重楼淡淡地笑了,整片虚空突然发出一道道破裂的声响。

咔嚓!

咔嚓!

上界锁链彻底断裂,露出了虚空,无数星辰显露出来,真正的混沌宇宙出现了。

重楼从来都没有想过,荒芜恶念竟然生出新的意志,将他的计划全盘打乱。

若不是陈奇斩断恶念,重楼与恶念合二为一时,就会立即献祭整个混沌宇宙所有生灵,借助那无法想象的庞大力量,来完成突破的目的。

轰隆隆!

「就算没有恶,我就将你变成恶!」重楼忽然冷笑一声,毫无征兆地出手了。

嗡!

霸天城颤抖了几下,凶狠地挣脱了六道轮回的束缚。

噗!

六神承受不了那种强大的反噬之力,神情猛地一正,整副身体都爆碎成了血雾。

砰砰砰砰砰砰!

「混蛋!」陈奇咬牙切齿,一身神力猛然爆发出来。

吸收了神树,陈奇一身神力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仿佛触手就可摸及天道。

刷!

他与霸天城狠狠撞在一起。

轰!

霸天城巨大的躯体,被陈奇一脚踢飞,紧接着后者一个闪烁来到重楼身边。

「死!」

当!

重楼狠狠划出一刀,与陈奇修罗剑撞在一起。

当当当!

火花四溅,甚至形成了滔天的巨焰。

霸天城转了一圈又回来了,挟着无与伦比的威势,与重楼合力镇压陈奇。

两人神力相若,法则力量也差不多,陈奇有佛门神通,而重楼有霸天城相助,竟是打了一个不相上下。

砰砰砰!

如此恐怖的战斗,从虚空打到星辰,无数星球被炸毁,整个混沌宇宙都受到了影响,无数生灵都因此遭受到灾厄。

「陈奇!认输吧!」重楼大笑三声,霸天城突然停止了攻击,开始悬浮在虚空之中,似乎正在发生某种变化。

紧接着,神魔战场一万八千座水晶塔突然闪亮,在这一刻闪出同一种颜色。

最后一道要塞被魔界占据,水晶塔发生了诡异的变化,虚空中的阵图缓缓流转,然后猛地激发出一种特殊的能量来。

「什么?」陈奇吃了一惊,心里升起一丝不太好的预感来。

阵图不断旋转,速度越来越快,然后与霸天城交相辉映,形成的力场不断扩大,朝着无尽虚空蔓延开去。

只是一个瞬间,便有无数星辰生命化为虚无,被吸附到了庞大的阵图之中。

与此同时,重楼气势爆涨。

「哈哈哈哈……」重楼化为万丈巨人,一道道生命气息从四面八方传递过来,直接汇入他的体内。

砰!

只是一招,陈奇便被重楼镇压,身体爆碎,化为了碎片。

哗!

陈奇瞬间复原,但脸色却大变。

「陈奇!你怎么和我斗?我有八亿四千万位面所有生灵做后盾,不死不灭!」重楼长发张扬,眼眶、嘴唇相继变黑,透出一股阴森黑暗的气息。

「你……不惜让善恶分离,企图对抗天道,如今却入了魔,不得不说是个讽刺!」陈奇深吸一口气,冰冷地嘲笑道。

「哼!只要达到最终的结果,入魔又如何!」重楼怒吼,然后化为黑光,朝着陈奇狠狠压下。

「哎……尘归尘,土归土,就让一切都结束吧!」陈奇轻轻摇头,手掌忽然一扬。

嗡!

一道亮光突然出现,紧接着旋转飞腾,猛地出现在霸天城下方。

看到那团黑影,重楼微微一怔,紧接着失声道:「霸域魔都,它……不是早就被销毁了么?怎么又出现了?」

陈奇笑了笑:「或许……这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吧。」

哗!

霸域魔都缓缓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霸天城中那空下的巨大坑洞之中。

嗡!

整个霸天城都颤抖着,重新化为城市模样。

「来!」

陈奇一扬手,霸天城滴溜溜一转,竟是转瞬间来到他的身后。

霸域魔都是霸天城真正的核心,是中枢,相当于人的大脑和心脏,没有它就无法真正掌控城市。

「你……混蛋!」重楼脸色大变,霸天城是他用来吸收混沌宇宙所有生灵生命精华的根本,却被陈奇抢走了。

「去!」

霸天城猛地一转,狠狠冲击重楼,重重轰击在他的身上。

砰砰砰!

猝不及防之下,重楼被打的灰头土脸,竟是瞬间落入下风。

「重楼!你丧尽天良,屠戮万生,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陈奇金芒万丈,威严的形象顶天立地。

「哈哈哈……想杀我?」重楼手中握着皇刀,身外一道道黑色的气流盘旋着,他突然手一伸,直接抓向虚空。

「啊!」

忽然,数十道惨烈的叫声响了起来,魔界众多存活下来的大能均不受控制地抱着脑袋,七窍流血,神魂暴动,顷刻间化为一道道黑气,被重楼吸收了过去。

他们万万没想到,重楼早就将他们当成要牺牲的棋子,直到此刻才发动。

一时间,重楼的气息极大的提升。

「哈哈哈……陈奇,就算你拥有霸天城,我也无惧!」

呛!

手中皇刀一斩,巨大的刀芒将空间直接切割开来,露出大片的时空碎片,甚至还有一道道五彩缤纷的光线闪耀其中,那是五行法则的本质。

轰隆隆!

天道似乎被激怒了,竟然有人敢触发它的威严,顿时降下无穷的金色雷霆。

噼啪!

金色雷电化为苍龙,呼啸咆哮,将陈奇和重楼团团包围。

「天道法则,今天我就要彻底超越你!」重楼长发不断生长,化为一道锋锐的刀尖,将陈奇完全包裹起来。

轰轰轰!

黑色雾团之中,爆发出璀璨的光亮。

许多人蜷缩在一角,痴痴地看着那恐怖的能量波动,仿佛蝼蚁在仰望着神龙。

砰!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道人影狼狈地射了出来,披头散发浑身血迹。

「重楼!放弃吧!」金光四射的陈奇傲然而立,气息依旧在缓缓增长之中,世界之树正在发挥着极大的后续力量。

「我呸!」狼狈不堪的重楼,眉间那道纹彻底化为黑色,他不甘心地怒吼:「我要打破天道,我要超脱一切,我要做世界的王。」

嗡!

从重楼体内爆发出一阵阵轰鸣声,他的金丹开始鼓动,竟是有涨大的趋势。

「你疯了!」陈奇微微皱眉。

重楼竟然想要燃烧金丹来增强实力,那的确会让他的力量短暂达到极致,甚至堪比天道,但却是饮鸩止渴,没有回头路。

只有超越天道法则,重楼才能活下来。

可惜,陈奇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哗!

突然,一本古朴的经书飞了出来,缓缓漂浮在半空之中,散发着淡淡的王者气息,让人不敢直视。

「刀皇经!」重楼瞳孔一缩。

「呵呵……你还不知道刀皇经真正的秘密吧?你以为……有了皇刀……就真正掌握了修罗刀道?」陈奇轻蔑地笑了笑。

重楼以为他一直在算计陈奇,却不知后者也一直在算计他。

「真正的修罗刀道……便在这刀皇经之内,两相配合才能成就修罗刀道!」陈奇话音未落,握掌成拳,刀皇经立即化为漩涡,冲入他的体内。

如果皇刀在陈天体内,陈奇宁可永远不做突破,也不会剥离儿子的东西。

如今,重楼得到皇刀,陈奇再无任何顾忌。

嗡!

刀皇经化为一道金色流光,汇入陈奇体内。

与此同时,重楼的身体狠狠一颤,手中的皇刀竟然握之不住,剧烈地挣扎起来。

「什么?怎么可能?」重楼慌了,彻底慌了。

铮!

皇刀有灵,接受刀皇经的召唤,再也不受重楼的控制摇摇晃晃飞向了陈奇。

咔嚓!

重楼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使他的表情变的极为难看。

「混蛋啊!」重楼仰天长啸,无数星辰开始爆碎,无数生灵死于非命。

而陈奇得到皇刀,与刀皇经配合,修罗刀道瞬间大圆满。

一股恐怖的气息在陈奇体内开始凝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