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这都是当年荒芜搞出来的东西,本以为在霸天城沉寂着,却没想到竟然成了真,重楼……真是够隐忍。」

以鸿钧老祖的心态,现在都有些崩溃,重楼的种种安排简直无比犀利,直指要害,一旦发动,石破天惊。

「现在这种情况,我们死守的结果只能是被耗光耗尽,不如杀到老巢……」钧泽目光一寒,心中升起一丝戾气来。

当年的通天教主曾杀到魔界老巢,数进数出,灭了无数大能,让魔界闻风丧胆,如今却被憋在这一亩三分地,连出都出不去。

实在是那种怪兽太凶猛了,打不死打不烂,还能借助水晶塔的能量增幅,堪称无敌般的存在。

鸿钧老祖曾和几位师兄弟拼死搏杀,也不过堪堪灭掉几只而已,而那怪兽的数量无穷无尽,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根本杀之不尽。

可以说,只要水晶塔不灭,怪兽就不会灭。

「不行!」鸿钧老祖打断了钧泽的建议,沉声继续道:「我们暂时还不能与魔界决一死战,要等一个人。」

「陈奇?」钧泽眼睛一亮。

关于陈奇的事,早就传遍整个神魔两界,而上古荒芜的传说同样被人人知晓。

大家都知道,如果神界战败,不仅仅是生死存亡的危机,还关系到整个混沌宇宙的未来。

重楼表现出来的野心,绝不仅仅是统一整个混沌宇宙,他甚至要献祭整个世界,来达成自己对抗天道法则,突破桎梏的恐怖野心。

而陈奇才是抵挡这一切的希望。

魔界三界山。

修罗刀早已被剥离,但重楼却一直未出关。

被陈天温养的修罗刀,已经成为他的一部分,想要完全夺取过来,这个过程可没那么简单。

不过,重楼如今的气息,却强悍的有些可怕,实力更是早就突破到了混沌三重天。

之所以晋阶这么快,是因为重楼掌控着一个大秘密,关于霸天城的秘密。

霸天城才是神魔战场的中枢,只要控制了它,就能间接控制那些水晶塔,为重楼提供难以想象的能量。

「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啊……」重楼缓缓睁开眼睛,幽幽的眼神中衍化着宇宙变化,世态苍茫。

轰隆隆!

三界山上,一座巨大的钢铁巨城缓缓旋转,正在为重楼提供无法想象的庞大能量。

不过,他总觉得有些欠缺,觉得霸天城还缺一些东西,这种缺憾很致命,却又很难察觉。

霸天城已经很强大了,整个混沌宇宙,没有人能破坏它,重楼身入其中,先天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嘿嘿嘿……重楼,看你如此无奈,我很开心啊。」陈天脸色苍白的就像白纸,气息更是越来越弱,这几年他受了不少苦。

啪!

重楼不知何时已经来到陈天面前,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也不知流了多少血,但每次重楼都会将他治的七七八八,然后继续摧残,让陈天想死都死不了。

「小畜生,这样的滋味是不是很好受?不知你父亲看到你这个样子,会是怎么一副表情呢?」重楼冷冷地笑着。

想到陈奇,陈天心中一阵绞痛,过去的打打杀杀让他十分后悔,如果有机会活下去,他一定跪在他面前,大声地叫一声:父亲!

将牙齿都几乎咬碎,陈天吞着血和唾液,恨声说道:「我父亲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断,永世不得超生。」

「哈哈哈……」重楼仰头大笑:「你父亲那个胆小鬼,估计已经藏到哪个地洞去了,他敢出来吗?」

陈天猛地喷出一口血水。

重楼冷笑一声:「再等一段时间,你的修罗刀就会彻底被我炼化,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带你去看看神界目前的样子,你一定会开心的。」

刷!

说着,重楼拎起陈天,消失在原地。

哈迪文要塞。

四面八方都是魔界战士和恐怖怪兽,每天接连不断地进攻,消耗着神界的有生力量。

数亿大军死的七七八八,只剩下不足百万的精英在艰难抵抗着。

面对这种局面,鸿钧老祖等人一筹莫展。

忽然,天空传来轰然巨响。

空中仿佛被炸开一道口子,一座巨大的黑影乍然显现。

砰!

无法形容的重量将虚空都压迫的产生裂痕,让人看到了一条条破碎的时空碎片。

「那是什么?」

「一……一座城市?」

神界战士们纷纷惊呼出声,忍不住仰天望去,心里都浮现出一抹不可思议的感觉。

「霸天城!」鸿钧老祖心神一颤。

没人比他更了解霸天城的可怕,那是荒芜为之纵横天下的最大依仗。

此时此刻,一道人影飘然而立,长风披散缓缓飘荡,就那么停身在霸天城之外。

咔咔咔咔!

霸天城快速变化,化身为一只巨大的怪兽,与攻城那些怪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庞大的怪兽静静站在重楼身后,仿佛他的宠物,安静而乖巧。

但,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来看,那绝不是一只乖宝宝,而是一只凶残的怪兽。

「陈天!看到没!这就是现在的神魔战场!」

刷!

重楼手腕一扬,将陈天甩了出来,鲜血淋淋地飘浮在半空中。

眼前一座破败不堪的要塞,就是神界抵挡魔界最后的阵地。

一旦神魔战场失守,整个神界也会很快沦陷,不会有任何侥幸之处。

虽然眼前这一切并非自己所造成,但陈天的心里还是有一阵阵的痛苦和悔恨。

「小天!」

忽然,一道惨呼从城中响起,紧接着一道五彩身影飞了出来。

看到人影,陈天茫然的眼神陡然一颤,情不自禁地喊道:「母亲!」

「母亲!我错了!」陈天心中悲愤,不由自主地痛哭流涕,想要伸出手去触摸一下苏媛的面庞,却又如此的遥远。

「女娲!」重楼目光闪动,幽幽一叹。

「重楼!放了我儿子!」苏媛厉声喝道,体外扬起的神力暴燥而不安,与她过往的状态极为不同。

刷刷刷!

又是数道影子飞掠上来,苏轩、小狐狸、老板娘、等等几女,坚定地站到了苏媛身边。

「姐姐!我们去救小天回来!」

「对!救小天回来!」

苏媛眼眶通红,看到陈天的惨状,心里都在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