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奇没听明白他说什么,下意识地回答:“好!”紧接着发现不对劲,瞪起眼睛说道:“你说什么?请假?”

  巴布鲁诺大的汉子此刻倒有些拘束:“不错,待在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了,我想回总部去!”

  “不行!”陈奇当即立断地拒绝了他,开玩笑,现在天州形势这么险恶,你回去了谁来保护苏媛。

  对于陈奇的命令,巴布鲁自然是百分百执行,此刻也唯有默默地应了声,不再说话。

  陈奇目光闪了闪,疑惑地问道:“你为什么突然想要回到西方?”

  “老大,你知道我爱打架,现在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我都快憋疯了!”巴布鲁满腹怨气,这种生活不是他想要的。

  陈奇又好气又好笑:“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样吧,过几天我让郑立昇过来,这样你们两个活宝在一起,就不会无聊了吧?”

  巴布鲁眼睛一亮,不禁点了点头:“太好了,有一个出气的沙包也不错!”

  陈奇听到他的话,瞬间满头黑线,在巴布鲁眼里,郑立昇就是个出气桶而已?要是被对方知道,绝对会和他拼个你死我活。

  夜晚很快降临,陈奇带着苏媛准备去时尚酒巴,他并没有带巴布鲁,那样的黑大壮去了会很煞风景,说不好还会把一些心有不轨的人给吓跑,那就不好玩了。

  今晚,苏媛只是穿着一套简单的半袖连衣裙,但进入酒巴的一瞬间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她这种级别的美女,无论穿什么都会惊艳四座。

  她略微惊异地四下里看了几眼,这里并没有想象的那种污浊不堪,反而有股淡淡的雅致,这是一间纯粹的酒吧,没有疯狂的舞池和艳舞,三三两两落座的客人都是真正来喝酒聊天的。

  不过在下个瞬间,某人的出现立马破坏了苏媛刚刚对此处建立的好感。

  “美女,你来了,我等的好苦哇!”萧剑仁特意换了一身时尚的衣服,故意将那条大金链子挂在外面,让他看起来不伦不类,十分搞笑。

  当萧剑仁看到苏媛身后跟着的陈奇时,脸色立即变了变,忍不住开口说道:“你来干什么?”他这句话很大声,在安静的酒吧里显得十分刺耳。

  下一刻,立即从不同的卡座上站起来十几个面色不善的大汉。

  “我陪女朋友来喝酒,怎么啦?”陈奇笑嘻嘻地走上前,仿佛根本没注意到那些站起来的人。

  萧剑仁脸色更加阴沉:“哼!你女朋友?”他的脸忍不住抽搐了几下,心里暗道,过了今晚她就和你毛关系都没了。

  苏媛很不喜欢这种氛围,皱着眉看了眼陈奇,意思是问他那些失踪的病人到底在哪里。

  陈奇忽然拉住了苏媛的小手,这个动作立即让后者全身一颤,下意识地就要抽开,可惜在某人刻意之下,怎么可能让她摆脱。

  苏媛脸上几不可察地现出一抹红晕,急急小声说道:“你干什么?”

  陈奇也不回答,笑嘻嘻地指了指不远处的卡座,说道:“走,我们去那边坐”

  萧剑仁精心打扮了半天,苏媛连正眼都不看,现在还被另外一个男人拉着,甭提心里有多憋屈,恨不得现在就让手下把陈奇给扔出去。

  不过,他还是忍下来了,为了博得美女的芳心,一定要装作绅士,要有内涵。

  “美女,这边请,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萧剑仁压下怒气,换上了一副客气的脸,小心翼翼地将二人接引到一处隐秘的半包厢里。

  这里本来是为自己准备的,环境昏暗,不引人注意,就算做一些事情也很难被人发现,如今却便宜了陈奇,这让萧剑仁郁闷的几乎想要吐血。

  陈奇自然不客气,拉着苏媛一屁股坐了进去,紧接着他的目光便不露痕迹地在整个酒吧中游弋了一圈。

  中午那两人说的接头时间是9点,现在还有半小时,可疑人物并没有出现。既然如此,不如借机喝点小酒,活跃一下气氛。

  “兄弟,坐啊,别客气!”陈奇拉着苏媛坐在半包厢的情侣位上,指了指对面的位置,朝萧剑仁说道。

  kC酷》、匠。网e首L发

  “草!”萧剑仁心中暗骂,有些愤愤然地坐了下去,这他么是老子的地盘好吗?什么时候轮到你跟我这装了?

  他心里虽不忿,但转眼看到苏媛倾国倾城的面容后,这一丝不快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美女,相见即是有缘,今天赏脸来到鄙人的酒吧,我真是三生有幸啊!”萧剑仁文邹邹地拽了几句,觉得自己很有文化和品位,不由得意地看了眼陈奇继续说道:“美女你还年轻,找男朋友一定要考虑好,像我这样又有事业,又懂浪漫的男人才是首选啊。”

  苏媛有些胸闷,她有心拿起桌子上的酒瓶,然后砸在萧剑仁的脑袋上,而且也确实准备付诸于行动。

  陈奇眼疾手快地把酒瓶夺了过来,然后手掌微微发力,只听‘怦’的一声,开了盖。

  他这个动作把萧剑仁吓了一跳,,这他么是红酒瓶好吧,怎么木塞子自己就蹦出来了?

  陈奇没给他继续深思的机会,酒瓶伸到萧剑仁面前,给他大大倒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满上,这可是82年的拉菲,价值万金,不喝白不喝。

  “大兄弟,今天你这么热情地招待我们小俩口,我很感动,这第一杯酒我敬你!”陈奇举起杯笑嘻嘻地说道。

  苏媛无语地翻了翻白眼,这立即就从女朋友升级到小两口了?她有心质问,陈奇你能不能别满嘴跑火车。

  萧剑仁有种将杯中红酒浇到陈奇脑袋上的冲动,但还是咬牙切齿地忍下了,说到喝酒,他眼睛一亮,都说酒桌上能喝的男人才是英雄,今天我就把你小子灌醉,然后美人照样还不是我的?

  说到做到,萧剑仁立即情绪高涨,一扫阴霾之色,他的这种表情变化,让陈奇都怔了怔,心道这小子怎么突然一副战意高昂的样子。

  “兄弟,相见即是有缘.....”

  “草,又是这一句!”陈奇无语地低声骂道。

  “咳!”萧剑仁也有点脸红,他的确就会这么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