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说!东盛集团失踪的病人是不是你绑的?”陈奇开门见山直接发问,在他看来这件事十有八九是这个黄强干的,当初成立红星集团时被王磊挤兑,然后负气而走,今天肯定是怀恨在心反过来算计陈奇。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黄强脸上豆大的汗珠开始滚落,他忍受着肩膀被生生踩断的巨大痛苦,牙齿打颤,浑身抽搐,但即便是这样,仍然不吐实言。

  “看不出来你还挺硬气,谁给你的胆子?”陈奇拍了拍他的脸,嘴角噙着坏坏的笑:“不说也可以,等我把你的四肢都弄断,不知道你会不会突然想起什么。”

  “你!”黄强脸上现出恐惧,他相信陈奇绝对说到做到。

  “我耐心有限,你说还是不说。”陈奇的手抓住了他另一条膀子。

  “别!”黄强惊叫:“我说!”

  “快说!”陈奇冷喝。

  黄强吞咽一口唾沫,皱起了眉头:“我只是拿钱办事,有人联系我说要对东盛集团动手,一听要对付的是你,我就....”他目光闪烁地看了眼陈奇,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想要打击报复。

  “继续!”陈奇这时候也不急,向后一靠坐到沙发上。

  “可我根本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每次行动都是他主动打电话。”

  “你不知道是谁?”陈奇的目光越来越危险,这小子支支吾吾说了半天没有一点信息量。

  黄强急了,挣扎着坐了起来:“陈先生,千真万确啊。”他边说边掏出手机,通话记录密密麻麻几十个,都是打入的不同号码。

  陈奇想了想觉得这应该是真的,对方身份神秘不愿意泄露很正常,这是把黄强推出来当替死鬼呢。

  “那对方什么时候会再次联系?”

  黄强紧张地想了想:“应该很快!”

  “你们抓的病人呢?”

  “我只负责抓人,然后将人送到一辆面包车上。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黄强一五一十地全部说了出来,只不过眼神中偶尔闪过的精光,陈奇却并没有发现。

  陈奇默默思索,为今之计只能等,那些打过来的电话号码估计用一次就扔掉了,想追踪都做不到。

  他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仿佛入定的老僧。室内异常安静,这种感觉对黄强来说并不好,他暗暗动了心思,想要摆脱这种极为被动的局面!

  黄强的眼神朝旁边瞅了瞅,他手掌触及的茶几底部藏着一只勃克宁手枪,是他收藏的古董,平时没事拿出来欣赏摆弄,虽然只有一颗子弹,但只要悄悄朝着陈奇放上那么一枪,如此近距离,不怕打不死他。

  他的手轻轻触及了勃克宁,心情有些激动,然后悄悄取了下来,这个动作果然没有被陈奇发现。

  黄强心中狂喜,暗暗骂道,陈奇你这个傻逼,敢威胁你爷爷,今天就让你下地狱。

  他急不可耐地一把抓出了枪对准陈奇,正要扣动扳机,忽然,陈奇面色一寒,猛地躬身滚到旁边。

  一声闷响,窗户玻璃骤然炸开,一颗子弹呼啸着穿透而入,打在茶几上溅起了一片木屑,这颗子弹很显然描准的是陈奇的脑袋。

  黄强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第二颗狙击弹随之射入,在他惊骇欲绝地目光下,这颗呼啸的子弹瞬间穿透了他的大光头,然后脑袋就像被打碎的西瓜一样爆开。

  陈奇躲在墙边偷偷隔着窗帘向外望去,一道人影从对面楼房一闪而没,看那人逃跑的速度比兔子还快,就算现在追击恐怕也不可能追上了。

  黄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手里还抓着那把勃克宁,陈奇走过去将掉落地上的手机捡起来装到兜里。

  此地颇为偏僻,所以这一系列地冲突并没有被人发现异常。

  陈奇匆匆离开,在返回的路上,他决定通知方华月这件事情,也许借助警方会很快找到线索。

  方华月此刻也不好过,失踪病人的家属虽然不再继续围攻东盛集团,却将目标转到了公安局,没日没夜闹的不可开交,甚至许多八卦的记者都开始借这件事大作文章。

  酷}匠网正%J版g{首^j发

  天州市民间都有了一些莫须有的传闻,说是东盛集团研究的生命I号有重大缺陷,会使病患发疯发狂,严重危害身体。

  不管事情是真是假,说的人多了,假的也能成真。许多人对东盛集团的生命I号都开始呈观望状态,甚至那些接受治疗的癌症患者都纷纷退出。

  苏媛坐在办公室中一筹莫展,宋玉正在实验室加班加点解决问题,毕竟生命I号核心的分子式,都是她一手建立的。

  陈奇翘着二郎腿坐在旁边沙发上,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媛媛,当初你和宋玉一起研究生命I号,难道最核心的东西,你都没有掌握?”

  苏媛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

  “只是随便问问而已,这么重要的东西......”陈奇有些话不方便说出来,但聪明如苏媛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

  “小玉是我最好的朋友,当初关于生命I号的理念也是她提出来的!”苏媛仿佛是在和陈奇解释,亦或是掩饰自己的心虚。

  “后来她主动退出,将所有的核心技术都转给了东盛集团!”苏媛的声音越来越低,似乎猛然醒悟,这种划时代的研究成果,有什么人会轻易地放弃?

  “你们的事情我不太了解,也不想多管,总之你自己把握吧!”陈奇微微一叹,宋玉或许没有什么坏心思,但一定有事隐瞒苏媛。

  苏媛沉默不语,这时候竟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难道宋玉真的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中午了,不要想这些烦心事,我们去吃饭吧!”陈奇站起身,笑嘻嘻地说道,苏媛情绪不太好,出去沾点人气会缓解她的心情。

  苏媛一愣,犹豫了几秒,点点头同意了,紧接着陈奇又说了一句话,顿时让她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又好气又好笑。

  “那啥,你请客哦!”陈奇笑嘻嘻地拍了拍空空的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新的一月开始了,兄弟们登陆、推荐、撸撸、挖崛机、果实、打赏一条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