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说的轻巧,现在失踪的人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就算是绑架也应该有绑匪出来谈判了吧?”此人意有所指,将群众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

  他的目光微微闪烁,语气不急不徐,继续说道:“东盛集团的生命I号正在临床试验阶段,据说前天出了岔子,有病人发狂逃跑,又被抓了回去,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

  陈奇双目微凝一字一顿地说道:“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但病人的情况已经得到有效的改善,相信很快就能恢复,这和失踪没有一点关系!”

  “哼!我还听说,逃跑的病人在街上袭击了几名路人,这几名路人随后便被送到医院,经过诊治是中了毒!”他故意将中了毒这句话加重了口气。

  陈奇仔细打量着说话之人,此人说话条理极为清楚,层次分明,环环相叩,一心要把众人的注意力引到生命I号的问题上来,根本不像普通闹事的群众,话里话外的意思更是故意让所有人往他设计好的坑里跳。

  “我说了,这和失踪没有任何关系!”陈奇冷冷地回答。

  “没关系?我看八成你们就是为了怕泄露生命I号是毒药的缺陷,偷偷把人抓了回去,想杀人灭口吧?”

  这句话一出口,顿时引发了喧嚣和吵闹,所有人似乎觉得这个解释很有道理,尤其是那些真正的病人家属更是面露忧色。

  此时此刻,他们根本顾不上其它事情了,只想让东盛集团把人交出来。

  “这位朋友说的对,我看就是东盛集团故意将人藏了起来,我说为什么生命I号这样划时代的东西会免费,原来是有缺陷,是毒药啊?你们到底安的什么心?”

  群情十分激愤,被这名有心人三言两言便拉到了坑里,成了他达到某种目的的帮凶。

  樊贵悄悄凑到陈奇身边,有些紧张地问道:“姑爷,怎么办?”

  陈奇紧紧盯着咄咄逼人的中年人,目光一闪,侧头与樊贵说了几句,对方立即点头匆匆离开了保安队伍。

  这时,刚刚推波助澜挑事的那俩人趁机要溜,陈奇早就注意到他们,立即身形暴走,嗖地一声窜到了人群中,一手一个将那两人拎了出来。

  陈奇将他们二人扔到地上,语气阴森地说道:“我说了,有话问你们,急着往哪走?”

  “怎么?还敢打人?大家看看,如果不是做了亏心事,会这样恼羞成怒吗?”一直站在人群排头慷慨激昂的中年男子,情绪更加激动,仿佛见到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指着陈奇,鼓动着人群。

  “就是,太过份了,东盛集团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我一会就去公安局,举报你们!”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将陈奇吵的头都大了,他一怒之下,抬起脚来狠狠跺到地面。

  “都给我闭嘴!”这一脚造成的效果简直地动山摇,脚下地面瞬间龟裂,人群被震的摇摇晃晃几乎站立不稳。

  非人的表现,一下子就把人群全部震住了,领头的中年男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纵然做了很多准备,但面对陈奇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哼!你们难道不想知道这俩人的身份吗?”陈奇突然指着被他扔到地上的两名男子。

  众人莫名其妙,为什么要知道他们的身份,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找回亲人,要让东盛集团给一个说法,知道他们的身份有毛用?

  z最)新、章节w上o酷匠`7网√7

  但也有反应敏捷的人士察觉到不对劲,若有所思地将目光投到了地上两名男子身上。

  陈奇也不多说,上前拎起一个人,对方吓的腿都软了,立即大叫着:“你想干什么?我报警了!”

  陈奇早就发现他神色有异,恐怕没安什么好心,顺手在他身上摸了一圈,果然找到了东西。

  “啪!”陈奇从这名男子身上掏出一把手枪,随手扔到了地上。

  “你们看到了吗?普通人谁会随身携带手枪?”陈奇指着他:“他们故意撺掇你们来到东盛集团,就是为了借此闹事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看到手枪,人群安静了,他们也不是傻子,前因后果一想,顿时觉得不对劲。

  这些病人的亲属本来是没想到来东盛集团要说法,可是地上蹲着那两位却拼命游说,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帮忙找回亲人。

  前后一联系,这些人终于发现了疑点,有位岁数比较大的老大爷犹豫了几秒站了出来:“这位小兄弟,就算这几人存心不良,可是我们失踪的亲人的确与东盛集团的生命I号有关系,这又怎么解释。”

  陈奇沉声说道:“大家一定要冷静,我们会配合警方将这件事彻底查清楚,千万不要被有心人利用!”

  “小兄弟,可是.....”老大爷的担心全都表现在脸上,失踪的亲人是他最亲爱的孙子,一家人已经为这件事焦头烂额,完全失了分寸。

  “老大爷,你放心,东盛集团一定会协助警方找到你们失散的亲人!”陈奇拍着胸脯保证。

  下一刻,警方终于得到消息赶了过来,依然是方华月带队,上头下了命令让她彻底查清楚这件案子,这种诡异的案件必须要有一名能力出众的警员来办。

  警方出面,群众的情绪平缓了许多,经过警员的耐心劝解,他们终于散去,准备回家等待消息了。

  一直发言挑事的那名中年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趁乱逃走,只留下被陈奇控制的两人。

  这两人随身都带着枪,光这一条就够警察直接将他们逮捕了。

  陈奇和方华月说明了情况,二人均觉得这件事不同寻常,也许会从这两名神秘男人的身上找到一些线索。

  待警察和激愤的群众都走后,樊贵悄悄走了过来,看着四下没人,低声说道:“姑爷,我已经派兄弟盯上去了,相信很快就会有回话。”

  “嗯!不错!”陈奇赞许地看了他一眼。

  得到陈奇的夸奖,樊贵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傻笑道:“嘿嘿,能给姑爷办事,是我的荣幸啊!”

  “嗯,有了消息告诉我!”陈奇拍了拍他的肩膀。

  刚刚那名挑事的中年人,是陈奇故意放走的,他要顺藤摸瓜,看看能否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陈奇很快回到办公室,此时苏媛正在等着他,而宋玉依然没有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