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被陈奇揪着耳朵,完全不敢反抗,只好龇牙咧嘴地说道:“哎哟,哎哟!姑爷,我是偶尔看到的,绝对不是故意的啊!”

  他哭丧着脸,说实话真是冤枉,昨天偶尔经过总裁办公室,看到门虚掩着,不经意地一撇,却发现苏媛对着电脑发呆,还在落泪,真真切切绝无虚假,于是想当然地把这件事和陈奇联系到了一起,除了姑爷谁还能让总裁流泪?

  “哼!”陈奇松开了手,刘星揉着通红的耳朵,不敢继续说话。

  “昨天回苏家,也没看到苏媛有什么异样啊!”陈奇目光闪了闪,摸着下巴很不解,苏媛会为自己哭么?不大可能吧。

  他的心里有些火热,忍不住站起了身,看那意思是想要去苏媛办公室走一趟。

  “姑爷!总裁不在!”刘星看出了陈奇的意图,弱弱地拦住了他。

  “你又知道了?”陈奇眉毛一竖,这小子还真的在监视苏媛啊。

  “嘿嘿!偶然!绝对是偶然,我看到总裁和一位美女去了实验室!”刘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偶然实在太多了,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真实。

  陈奇翻了翻白眼:“你的偶然真多。”说完不再搭理他,径直走出了办公室,准备去实验室看看,最近几天‘生命I号’的临床实验接近尾声,马上就要到了免费开放阶段,也许能帮上一些忙也说不定。

  陈奇信步来到实验室,巴布鲁尽职尽责地停留在门口,这次他可聪明多了,故意将安全门留了一道缝,可以保证随时进入。

  “老大!”巴布鲁看到陈奇,憨憨地笑道。

  “嗯,没什么异常吧?”陈奇问了句,作势就要进入实验室。

  “哎?老大你不能进去!”巴布鲁忽然拦住了他。

  陈奇眼睛一瞪:“为什么?”

  “嘿嘿!嫂子说了,不准任何人进去!”巴布鲁为难地搓了搓手。

  “你确定是任何人?没有例外啥的?”陈奇目光越来越危险。

  “我保证,没有!”

  “我艹,你到底是谁的人?”陈奇眉毛一竖抬起脚就踹到了巴布鲁屁股上。

  巴布鲁哭丧着脸,他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两头受气。

  忽然,实验室的门被打开,一道靓丽的影子走了出来,正是苏媛。

  “陈奇?正好我要找你!”苏媛小脸有些疲惫,神色间还带着一丝焦急。

  陈奇察言观色,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你进来!”苏媛带着陈奇走进实验室。

  陈奇进入实验室,又看到一位熟人,果然是大美女宋玉,此刻她正穿着宽大的防静电服认真地伏在实验台上,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显微镜,观察着标本。

  “实验出了点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就把小玉叫来一起看看。”苏媛来到电脑屏幕前,小手捏着下巴,边说边指了指屏幕上那些密密麻麻游动着的微小粒子。

  陈奇知道这是经过显微镜拍摄的细胞内部结构,他有些疑惑地问道:“发生什么状况了?”

  “最近,报名的志愿者已经同时服用了‘生命I号’,可喜的是效果极为明显,癌细胞被迅速消灭。”苏媛拿起几张彩照,和陈奇解释着细胞结构的具体变化过程,这些陈奇自然不懂,不过装着一副很懂的样子,不停点头,他这副认真的样子,让苏媛一阵好笑,但并没有点破。

  苏媛接着说:“可是,虽然癌细胞消失了,病人本身却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噢?”陈奇心中一动,他对于这种奇怪的生命科技从来都是抱着足够的敬畏和好奇,此刻听苏媛这么讲,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苏媛继续拿起另外几张彩图,根据描绘,志愿者体内的某些细胞发生了不同程度地变化,体积更大,移动速度更快,虽然只有很少一部分,但也足以引起一起未知的异变。

  陈奇皱着眉,专业技术他不懂,但直观的细胞结构变化却实实在在体现在彩图中,从武者的角度来看,这是细胞能量增强的节奏啊。

  “产生这样变化的有多少人?”陈奇有些紧张地问道。

  “目前只有一例!”

  “多少人参加了临床试验?”这个才是陈奇最关心的,他要看看产生这种变化的机率有多大。

  “大约1000人!”苏媛不太确定,因为志愿者人数一直在增加中,有的数据还没有报过来。

  忽然,实验室中的通讯器响了起来,苏媛走过去接通线路,那边传来急切的声音:“苏总,不好了,有病人突然发狂,逃跑了。”

  “什么?”苏媛大惊,病人好好的怎么会发狂,而且还逃跑?

  接受治疗的志愿者被安排在东盛大厦30层特别布置的病房中,有专业的医生和护士统一照顾,这都是为了方便观察以及跟踪治疗,如果有病人走失,这绝对是大事情,处理不好会对集团产生很恶劣地负面影响。

  苏媛和陈奇急急忙忙来到病房部,只见一间病房的门被彻底破坏,很明显是被人为撞烂,破碎的门框上还有点点血迹。这种特质的铁门就算正常成年男子拼劲全力也撞不开,逃跑的这名病人,到底拥有多大的力量?

  病房门口围着一大堆病人和护士,还有莫名赶来的病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我看还是报警吧,人都失踪了。”

  “是啊,刚刚好可怕,那个人就像疯了一般,把自己撞的头破血流。”

  围在附近的病人开始交头接耳,神情都很紧张,同为病人的一员现在出了事,总会给他们一种压抑的恐惧感。

  陈奇走入室内看见到处都是细密的抓痕,房间内狼藉一片,很明显是被暴怒的病人发狂破坏。墙壁上还带着丝丝缕缕地鲜血,可想而知病人一定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否则不会有如此激烈的行为。

  陈奇捡起床头掉落的身份牌,上面写着徐航,男,32岁。

  “你们有谁看到他跑哪去了?”陈奇快步走出病房,目光在围观的人群中扫了一眼。

  一名小护士犹豫了几秒,开口说道:“我看到他从那边楼梯冲下去了。”她指了指楼道东面的楼梯。

  陈奇转身对苏媛说道:“我去追,你安抚现场。”说完拨开人群快速冲向楼梯,紧接着下了楼。

  |_酷/_匠网…d首发qQ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新的一月开始咯!多谢昨天未来首富兄弟的守护,拜谢啊!会员送的恶魔果实可以投来了,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