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很成功,塔姆逊也算对叶文诗有了交待,说白了是对那数百万美金有了交待。

  “嗯,多谢塔姆逊医生了,您快去休息吧!”叶文诗感激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已经整理完毕的几个助手从手术室走了出来,帮塔姆逊医生拿着鞋帽和一个小箱子。

  “那我就先告辞了,有什么情况立即通知我!”塔姆逊微微行礼,带着助手离开。

  陈奇一直陪着袁子丹回到病房,病人晚上不能被打扰,所以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他只能等在外面。

  “这次,还要多谢叶小姐大力相助!”陈奇稍稍松了口气。

  叶文诗一言不发地等在手术室外,仿佛对陈奇有种淡淡的排斥,对他的感谢只是轻轻哦了一声。

  陈奇也不在意,靠在病房门口,微闭着眼睛开始休息。

  酷匠qx网◇永i久b;免费wC看小说9

  朝阳初生,又是新的一天,袁子丹也终于在众人的期盼中悠悠醒来,陈奇第一时间便听到了他微弱的呻吟声。

  陈奇推开门急匆匆走了进去,第一眼便看到袁子丹有些迷茫和彷徨的脸。

  叶文诗和叶文权紧跟着进入,同时来到袁子丹的病床前。

  “阿丹!”陈奇轻轻呼唤了一声。

  “丹哥!”叶文权似乎比任何人都要心急,趴在袁子丹的床头,那声音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陈奇忍不住皱了皱眉,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叶文诗最了解她弟弟,此时若有所思地看着叶文权,心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眸中透着丝丝的寒意。

  袁子丹眼珠子左右转了转,微微张开了嘴,轻轻问道:“你..们....是谁?”

  陈奇一愣,下意识地回答:“阿丹,我是陈奇,你感觉怎么样?”

  “陈奇?”袁子丹显然对这个名字很陌生,重复了一句后,便陷入了沉思。

  “丹哥,我是小权啊!你怎么了?”叶文权忽然情绪激动,一反平日在陈奇面前的那种畏惧之情,很男人地站起来。

  “陈奇,你少假腥腥的,你把丹哥害成这样,还有脸待在这里?你给我滚!”叶文权这句话说的倒也不假,的确是因为陈奇袁子丹才变成这样,如果不是他用后者为诱饵,恐怕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陈奇心里面一直隐隐有些愧疚,被叶文权这样一质问,竟然愣在了当地,不知该如何反驳。

  “小权,你够了!”叶文诗忽然插口,此时此刻她心里很痛,同时对弟弟的执迷不悟很担心,陈奇这种人她比叶文权要了解透彻的多,一旦惹毛了,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心慈手软。

  “姐姐,丹哥都伤成了这样,你还护着陈奇?你到底爱他们哪一个?”叶文权义愤填膺,此刻的愤怒没有一点虚假。

  “你....你...你说什么?”叶文诗俏目凝滞,目瞪口呆,完全不理解叶文权这句话的意思。

  袁子丹自从醒过来后,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叶文诗,总觉得这像天仙一样的美女很熟悉,这时突然听到叶文权的话,忍不住愣住了。

  “你...们到底是谁?在说些什么?”袁子丹强撑着一口气,急急问道。

  “丹哥,我是小权啊,你最亲的兄弟!你好好看看我,你不认识我了吗?”叶文权几乎跪到了地上,眼睛中甚至流出了伤心的泪水,不得不说,这小子的演技的确不错,至少把现在的袁子丹唬的一愣一愣的。

  “你给我滚出去!”叶文诗怒了,指着叶文权吼道,简直太过份了,他在说些什么乱七八遭的东西。

  “丹哥,我姐姐是你的女人,千万不能让陈奇抢走了,你今天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叶文权趴在袁子丹的耳朵上轻轻说了句。

  袁子丹脑袋被重伤,此刻很明显失去了记忆,大脑一片混沌,叶文权的话仿佛扔进平静池塘的石子,让他起了莫大的波澜。

  袁子丹的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叶文诗,眼前这位如花似玉,比天上的仙女还要漂亮的女人是我的?

  “丹哥,你真的谁都不认识了?”叶文诗此刻也顾不上气恼叶文权,袁子丹的伤才是她最关心的。

  袁子丹茫然地点点头,他的确记不得眼前三人,但对叶文诗却有种淡淡的熟悉,正是因为这点熟悉让他相信了叶文权至少百分之八十的话。

  “阿丹!”陈奇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只想确定袁子丹有没有事,至于到底记不记得自己,不重要。

  袁子丹眼神忽然变的有些冷:“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陈奇的心脏忽然一抽,有股莫名的情绪回荡在胸前,他冷冷地瞅了眼叶文权,然后二话不说走出了病房。

  叶文权不露痕迹地冷笑一声,紧接着泪眼婆娑地望着袁子丹:“丹哥,你一定要尽快好起来,把姐姐追回来,不能让陈奇抢走!”这句话他说的很轻,叶文诗的情绪很不稳定,并没有听见。

  陈奇离开病房径直找到了塔姆逊医生,直截了当地问道:“袁子丹的伤,到底怎么样?为什么会失忆,什么时候会复原?”

  塔姆逊医生很不喜欢陈奇,但又迫于对方的淫威,只好不耐烦地回答:“病人的情况很稳定,失忆是因为受伤过重,再加上海水的压力影响,使得他的记忆模块受损,如果想要恢复恐怕很困难。”

  塔姆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线有些微微的发颤,他自己可能没有发现,陈奇却感觉到了。

  “你.....在撒谎!”陈奇向前迈了一步,冰冷的眼神让对方浑身打了个哆嗦。

  “我....我撒什么谎?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请你马上出去。”塔姆逊有些色厉内荏,并且高声叫道:“护士,护士!”

  “塔姆逊医生,怎么了?”两名护士匆匆跑了进来,这位医生可是医院的贵宾,万万不能出了差错。

  “把他轰出去,他对我意图不轨!”塔姆逊的华夏语真心不咋地,这句话很明显让两名护士曲解了意思。

  “啊?”两名小姑娘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奇冷哼一声,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可是猜测不等于事实,凭借这些还无法让他做出什么有用的行动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第三更!感谢那些一直给本书解封的兄弟,感谢那些打赏的老板!新的一月,祝大家开心健康,快快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