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句明显挑衅的话,陈奇微微撇嘴没有回应,袁子丹一脸的不屑:“傻比!”

  “哼!”吐鲁.拉只拉裤兜里狠狠瞪了他们二人一眼,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主持人已经来到封闭的铁笼中,MMC比赛一般都会将现场设置在如这样的环境中,所以综合格斗又常被人称为笼斗,是一种很野蛮和血腥的比赛。

  尤其是从地下拳演变而来的TMMC综合大赛,更是极为残酷,这也是这次比赛会在公海这种世界各国都管不到的地方举办的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网上的直播也已经开始,兴奋的网民们或拿着手机,或坐在电脑前等待着比赛开始的那一刻。

  苏媛坐在办公室中,完全没有心思办公,目光一直停留在极海号四层擂台的现场,心中的忧虑清晰明显地浮现在脸上。

  远在东洋国某家医院的福田翔太,全身被包成了大棕子,唯独露出一双阴毒的眼睛,死死盯着电视屏幕中一闪而过的陈奇画面,心中的恨意再次泛涌而上:“陈奇,这次看你如何逃脱。”

  东洋国大阪市某豪华宾馆房间中。

  白煞和郑立昇等人坐在网络电视机前神色凝重。

  “老大为什么不让咱们去?却把我们派到这破地方等候?”郑立昇手里不停转着他的剑枪,情绪很急燥,把这个毛猴子憋在宾馆房间三天,也确实难为他了。

  “老大自有安排,你着什么急?”龙剑宇的脸一直在轻微颤抖,可这个时候没人去打趣他。

  白煞双眼微微眯起:“据兄弟们传回来的消息,海王这个老混蛋似乎出发前往东海,恐怕有所图啊,可现在根本联系不上老大,只能看着干着急。”

  “海王可是海上的霸主,要是他从中作梗,这件事十分棘手。”龙剑宇重重锤了一下拳头。

  “希望查尔斯能够顺利到达吧!”白煞默默地开口。

  ........。

  今天碧海晴空,微风和煦,时不时还会有几只海燕贴船而过,海浪阵阵,波涛涌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渐渐会聚在铁笼之中。

  “第一届亚州TMMC综合格斗大赛,现在开始!有请第一对选手上台。”随着主持人话音刚落,人群的目光便落在了吐鲁.拉只拉裤兜里身上。

  √酷匠‘m网y正☆版|)首qS发

  吐鲁迈着八字步,神情倨傲地进入铁笼。

  对于这个奇葩的名字,大家很自觉地选择了嘲笑,可也只是暗暗在心底嘲讽几句而已,孟加拉国地下拳王,东南亚MMC大赛总冠军,光凭这两个名头就足够许多人噤若寒蝉。

  主持人红光满面,喷着口水继续介绍:“这位吐鲁,那个,拉只拉裤兜里先生,来自古老神秘的孟加拉国,曾经获得过东南亚MMC综合格斗大赛的冠军,被称为现实版的穆拉丁.铜锤。”

  听到这个称号,很多人疑惑了,什么玩意儿?

  “喂!主持人,解释一下!”

  吐鲁听到这个称号,满脸的陶醉,仿佛是莫大的荣耀。

  主挂人得意地一扬话筒:“穆拉丁.铜锤,古代神话中的侏儒之神,拥有无与伦比的力量。”

  吐鲁听到这句介绍,顿时跳脚:“草,有点文化行不?那是矮人之神,什么侏儒?你全家都侏儒!”

  他气急败坏上窜下跳地喊叫,顿时让许多人哄堂大笑,惹得主持人脸红脖粗地急忙跑出了铁笼。

  这时候大家才发现有些不对劲,吐鲁已经走入笼中,陈奇却依然停留在坐位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搞什么鬼。

  “保安怕了?”看台上传来稀稀拉拉的笑声,这第一场比赛,实在是让他们提不起什么兴趣,除了吐鲁天生俱有的搞笑天赋外,比赛的过程让人意兴阑珊。

  陈奇并非怕,而是没有意识到第一场就是自己的比赛。

  袁子丹轻轻推了推他:“奇哥,该你上场了!”

  “啊?哦!”陈奇回过神,他还在思考水下刺杀那俩人会是谁派来的,仇人太多,理不出个头绪。

  他的呆萌再次引来一阵哄笑,有人大声起哄:“小保安,要是怕了就直接认输吧,要不然白白丢了性命!”

  陈奇信步走入笼中,吐鲁.拉只拉裤兜里已经等的很不耐烦,嚣张地指着陈奇:“遇到我,算你倒霉,我的对手只有一个结果,死!”

  吐鲁赤裸裸的威胁引来火爆的叫声:“打死他!打死小保安!”

  “开门红!”

  高坐在半空中钢爪王座的TIM,看到陈奇的瞬间,眼睛骤然闪亮,仿佛发现了新大陆,猛地直起了身。

  “矮冬瓜,你知不知道自己很招人烦?”陈奇皱着眉朝他勾了勾手指:“来吧!”

  吐鲁最恨别人叫他矮冬瓜,这是他的逆鳞,“混蛋!你已经死了!”他矮壮的身材看起来搞笑,却能发挥出无与伦比的力量,跑起来就像一头奔腾的豪猪。

  豪猪,哦不!吐鲁挥舞着沙包大的拳头扑向了陈奇,这样的一拳就算打在钢板上恐怕都能直接打穿,更何况是血肉之躯。

  看台上观众的眼睛越来越亮,想象着吐鲁这一拳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陈奇微微撇了撇嘴,这种程度的攻击,就算直接打在他身上都不见得有效果,虽然如此,某人也不愿意一头豪猪与自己的身体有太多的接触。

  他脚尖微微提起,‘呼’地一声便踢了出去,甚至没人看到这一腿到底是怎么出去又收回来。

  吐鲁的拳头还未触及陈奇,便觉得一阵风吹过,然后自己矮壮的身体便像一颗肉球被踢飞出去,摔到甲板上滚了几滚,没了动静。

  这样的结果,完全出乎现场所有人的意料,纷纷揉了揉眼睛:“怎么回事?”

  虽说很多人嘲笑陈奇的身份是一名小保安,但心里却知道能够参加这次大赛的没一个庸手,之所以用语言来挤兑他就是为了激起血性,让比赛打的更好看。

  可是,很显然所有人都低估了陈奇的实力,他们仿佛发现了更刺激的事情,兴奋的欢呼声适时响起,很多人认为也许这小子将是本次比赛最大的一匹黑马。

  陈奇一脚踹出去,根本没看结果,直接转身离开,头都没回地走出铁笼,对自己那一脚充满了信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早上醒来就看到TIM哥半夜的精油!好吧!洗把脸赶紧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