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奇黑着脸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完全将其它人的嘲笑压在了心底,他没时间搭理这些无聊的人。

  聚会厅中那几道虚无缥缈的目光已经让他有所警惕,敌人依然沉在水面之下让人无法看清面目,必须要小心谨慎。

  正在他躺在床上沉思的时候。

  “咚咚!”有人敲门。

  “奇哥!”袁子丹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陈奇打开门,发现刘业锋满脸堆笑地跟在袁子丹身后。

  “干什么?”陈奇疑惑地眨了眨眼睛,这俩人这么快就搞到一起了?

  “奇哥,良辰美景可不能浪费啊,外面游轮上无数美女佳肴等着我们去品尝呢。”袁子丹嬉皮笑脸地拉着陈奇的胳膊,将他拽了出去。

  三人走出船舱,来到甲板,海面上一艘游轮中人头攒动,处处都是穿着比基尼的美女,肤色各异种类不同,个个花枝乱颤地放声浪笑,还时不时会兴奋地与某个男人搂搂抱抱跳下海中,体会别样的激情去了。

  “太疯狂了!”袁子丹双眼放光,舔了舔嘴唇,紧接着迫不及待地脱掉上衣,直直跃入海中,就像一条飞鱼般游向了游轮。

  “有美女的地方,怎么能少的了我!”刘业锋肥壮的身躯稍稍挪动,纵身跃下,只听‘扑通’一声,将海水溅起好几米高的浪头。

  陈奇看的心惊肉跳,这样的体重,要是压在人的身上,对方绝对会被压成肉饼。

  “奇哥,赶紧的!”袁子丹已经攀上了游轮,闪电般搂过一位美女,向他频频招手。这位美女仿佛很享受,风骚地将性感的身体全部贴了过去。

  甲板上已经有不少人迫不及待地跳下海游向对面,陈奇也被勾的心痒痒,眼睛冒着光脱下上衣一跃而下。

  忽然,就在他冲入海水中的一刹那,便感觉到不对劲,两条极快速的黑线仿佛箭矢般射了过来,瞬间缠到了他的腿上。

  黑月短刀下一刻便出现在陈奇的手中,随即向黑线斩去,黑线应声而断,但偷袭的敌人显然不会让他这么顺利地逃脱。

  密集的子弹从海底某黑暗之处倾泻而出,与此同时,另一根黑线将陈奇快速地拉向了海底。

  这绝对是一起有预谋的刺杀,让陈奇完全没有预料到,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陈奇已经被拽入海底数十米深。

  子弹在水中速度被极大地减缓,陈奇轻松地就躲了过去,即便在海水中,他的身形也迅捷无比。

  袁子丹的微笑僵硬地停留在脸上,目光不停游弋在海面之上,他很奇怪陈奇明明跳入海中,怎么突然就没影了?

  难道奇哥老大不小的人了,还要玩躲猫猫?袁子丹一阵恶寒,但转念一想,不对劲,就在他惊疑不定的时候,海面上突然浪花卷涌,两道黑道‘彭’地一声飞了出来。

  这两道黑影翻滚着飞上了半空中,不停飞洒在鲜红的血液,这一幕惊呆了人群,惊恐的喊叫此起彼伏。

  下一刻,陈奇破水而出,如一头怒海之蛟,飞快地窜出了水面,腾身跃上了袁子丹所在的游轮甲板上。

  两具已经死透的尸体,‘哗啦’一声掉入海中,在浪花的拍打下浮浮沉沉,可以清晰地看到死者满脸的不可置信和惊惧之色。

  “奇哥!怎么回事?”袁子丹这时候才发现不对,这很明显是有袭击者。

  “没什么,两个跳梁小丑而已!”陈奇盯着两具尸体,不知道在想什么。

  刘业锋正搂着两个美女左拥右抱地揩油呢,却发现陈奇突然水淋淋地跳上了船头,半空中还伴随着两具死状惨烈的尸体,这让他心中一惊。

  “发生什么事了?”刘业锋推开美女,大步迈到船头。

  突然出现的凶杀,让这些正在享受快乐的极道馆会员们惊恐万状,纷纷聚集到游轮中间甲板上,对着陈奇的方向指指点点。

  一些参赛者同样发现了这边的状况,目露惊疑之色,若有所思地围聚过来。

  “奇哥,可知道他们的身份?”袁子丹仔细扫过尸体,但并没有发现。

  “从来没见过,但实力不俗,若非大意,恐怕还没这么快将他们解决!”陈奇眼睛一直盯在水里,不知道想要看透什么。

  很快,这件事便惊动了此次大赛的举办者越飞文,他迅速冲到甲板边缘,看了眼水中漂浮的两具尸体,眉头不禁深深皱了起来,这时候欧阳晨风来到他身边,同样陷入了深思。

  两人互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问,他们并未吩咐动手啊,这是怎么回事?

  渐渐的,死尸造成的恐惧已经消失,游轮船头围上来一圈人,对水中死状惨烈的尸体指指点点,目光时不时就会落在陈奇身上。

  越飞文带着几名极道武者,快速来到人群中的陈奇身边,稍稍犹豫了几秒,开口说道:“陈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陈奇赤着上身站在船头,闻言微瞥了他一眼:“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会出现杀手?”

  “杀手?”越飞文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尸体,两名杀手都穿着水鬼服,应该是提前埋伏在水下。

  越飞文的手下跳下了水,游向尸体,很快拖了上来。

  两名死者被陈奇开膛破肚,血早已经流干,从长相来看,白皮肤黄头发,很明显的西方人。

  这次比赛根本没有邀请西方的武者,会员中也是清一色的亚州人,四周亦没有可疑的船只,怎么会有潜藏的西方杀手?

  陈奇的目光在越飞文等人身上扫了扫,发现对方不像故意做作,不免心中疑惑更深。

  “陈先生,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大会的疏忽,让您受惊了!”越飞文此刻不得不对陈奇客客气气,这么多会员看着呢,可不能落了口舌。

  他心里早就把偷袭者骂了个狗血喷头,他妈的是谁这么傻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

  U…最F新0章‘节.上2酷e*匠"网9H

  “一句疏忽就完了?这是人没事,万一出了事,谁负责?”袁子丹不让了,瞪起了眼睛上前一步,指着越飞文问道。

  他的火爆脾气一点就着,不管你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