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规则不允许现在开打,我直接就捏爆你那脑满肠肥的猪头!”小个子的脑袋仿佛被压扁的馒头,再加上绿豆小眼,蛤蟆嘴,有一种让人啼笑皆非的赶脚。

  此刻他叉着腰,面对如山的高壮胖子没有任何的压力,嚣张程度可见一斑。

  在场的都是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主,有热闹看,没人会闲着,立即跟着起哄。

  “要不你们俩先去甲板上打一场,谁输了自己跳下海游回陆地,怎么样?”

  “不错,在这逞口舌之利,有个毛用?手底下见真章吧!”

  私下打斗,不论原因会被立即取消比赛资格,这些人正是抱着这种心思,忽悠一个是一个,能减少对手自然获胜的几率更大。

  “你们当刘爷爷我是傻比呢?”高大胖子笑了,大眼睛都眯成了缝,心里暗道这帮傻比还想撺掇我犯规,真是有意思。

  高大胖子对于这种挑衅没有任何兴趣,举着自己的鸡腿,施施然拨开人群离开。

  “兄弟,你是藏北的?”高大胖子暮然听到有人搭讪,拨出了口中鸡腿,疑惑地转过了身。

  他看到了一脸笑意的陈奇,有些意外地说道:“你也是藏北出来的?”

  “不错!”

  “太好了,竟然能在这里碰到老乡?”高大胖子兴奋地一把将鸡腿甩了出去。

  “草!谁扔的鸡腿?站出来!”一位光头抹了把满头油腻的脑袋,愤怒地站起了身。

  高大胖子一本正经地转过身:“咳,那个,兄弟你是藏北什么地方的?”

  陈奇指了指旁边的坐位,几人走过去坐下:“食虎镇附近!”

  “什么?食虎镇?我草!”胖子一拍大腿,把陈奇吓了一跳。

  “我是饿狼屯儿的,离的不远!对了我叫刘业峰!”胖子满是油腻的手伸到了陈奇面前。

  陈奇看了看他肥大的油手,嫌弃地没有伸出手臂,讪讪地说道:“陈奇!”

  “陈奇兄弟啊,幸会幸会!”刘业峰笑了笑,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肩膀,还顺便擦了擦。

  陈奇的脑门上飞来几条黑线,但刘业锋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依然一脸笑意地侃侃而谈:“藏北好多年没回去了,见到老乡还真有些想念家乡。”

  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二人还真的有些唏嘘感慨地样子。

  袁子丹受到这种气氛的影响,也加入到了他们的聊天之中,一时间三人打的火热。

  与三人的热闹和开心不同,不远处,一道阴霾的目光死死盯着陈奇,此人一身东洋武者打扮,腰上系着一条紫色腰带,很显然是东洋的紫带空手道高手。

  他的目光中喷着怒火,仿佛有多么大的仇恨,致使他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突然站起身,向着陈奇的方向走了过去。

  陌生人来到,还是一名东洋空手道武者,顿时让陈奇有些不喜,这就仿佛是正在吃着香喷喷的蛋糕,却突然飞来一只苍蝇般让人反胃。

  “你就是陈奇?”东洋武者阴沉着脸问道。

  陈奇眉毛一挑,在这里竟然有人认识自己?他诧异地抬头看了眼东洋人,觉得有些面熟。

  “福田翔太的仇,我会在擂台上找你清算,希望你能够多坚持几轮!”

  “你他么谁啊?打扰我们兄弟聊天?”刘业锋瞪起了眼睛,他正聊的嗨呢,忽然跑过来这么一个傻比。

  “八嘎!”东洋武者双目射出精光,拳头骤然紧握,爆出一声震响。

  陈奇心头一震,这人好强的爆发力。

  “哎呦我草,你吓唬胖爷呢是不?”刘业锋眼睛一瞪。

  “陈奇,福田大佐在擂台上等着你!”对方说完,再次恶狠狠地瞪了陈奇一眼,转身离开。

  “这还没怎么着呢,就有仇人找上门了!”陈奇无语地摇了摇头。

  心有所感,陈奇的目光在大厅内游弋了一圈,发现好几道不怀好意的眼神,他的突然扫视让这些人急忙有意无意地闪躲。

  下一刻,袁子丹的脸突然沉了下去,目不转晴地注视着入口的方向。

  从门外走进一名体型极为彪悍的武者,说他彪悍并不是说有多么壮实,而是裸露出来的肌肉非常骇人,就像一根根钢丝拧结而成。

  “邬广!”袁子丹从牙缝里蹦出俩字。

  陈奇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邬广,当年邬广与巴布鲁大战,不分胜负,这件事一直是巴布鲁心中的梗。

  陈奇一直没有机会见到邬广本人,今天一见果然给人一种异常压抑的强大感觉。

  邬广显然看到了袁子丹,冷笑一声,走了过来。

  ,最kK新F章节-《上}酷匠网

  “袁子丹,我们终于见面了!”邬广虽然是泰国人,但却说着一口流利的华夏语。

  “哼!邬广你指名挑战我,看来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啊!”袁子丹慢腾腾地站起身,气势丝毫不弱,完全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邬广指着袁子丹:“你只不过是我武道路上的一块绊脚石罢了,终究会被我踩在脚下。”他说完,目光有意无意地擦过陈奇,不露声色地闪过一道冷芒。

  “吹牛比谁都会!”袁子丹不为所动,双手抱胸,不客气地嘲讽了一句。

  “擂台上见!”邬广点了点手指,嘴角露出了狞笑。

  刘业锋有些不解地吧唧吧唧嘴:“你们二位似乎仇人不少啊,这还没开打呢,就有人不断前来挑衅!”

  “嘿,做我们的朋友,很危险的!”陈奇玩味地笑了笑。

  刘业锋假装一副受伤的样子,捂着胸口:“哎哟,我好怕怕呀!”

  “哈哈!”三人肆无忌惮地笑了出来,使得其它选手露出了不善的目光。

  下一刻,聚会厅的大门再次开启,一队极道武者开路,引入了几个看上去颇为尊贵的人物。

  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步伐稳健,迈着大步走入门内,很多人认识他,正是这次比赛的举办者越飞文,极道馆馆主,曾经的华夏地下拳坛第一人。

  越飞文的来到让室内的吵闹渐缓,毕竟他是在场很多人曾经的前辈和偶像。

  忽然,他出人意料地停下了脚步,略显恭敬地转过了身,仿佛等待着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第二更!登陆、追书、撸撸、签到、书评!五连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