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奇仿佛一头远古猛兽,蛰伏在那里一言不发,让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此时此刻,叶文权的冷汗不由自主地滴落而下,有些慌了。

  “算了,下不为例!”陈奇突然开口,这道声音仿佛天籁之音,让叶家几人同时大大舒了一口气。

  “陈先生,多谢多谢!”叶峰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不住地道歉,今天为了这个孙子他完全放下了身段,老脸算是彻底丢光,旁边那些富家小子回去一定会大肆宣扬这件事情,等待他的恐怕是许多人的冷嘲热讽。

  但这些都不是事,只要让陈奇息了怒,救回小孙子,就算达到了目的。

  叶峰上去一把将叶文权拽了起来,怒道:“还不和陈先生道歉?”

  “陈先生,对不起!”叶文权低着头,生硬地道歉,不经意间将眸中的冷光隐藏在极深处。

  陈奇意兴阑珊,不想继续待在这个地方,转头对着袁子丹说道:“时间差不多了吧,我们走吧!”

  袁子丹点了点,与叶文诗悄悄说了几句话,后者很显然愣了半天,脸色不太好看,仿佛很担心。

  柴鹏鹏和仲孙涛站在远处,表情复杂,心中挣扎了半天,还是没有走过来。

  陈奇临上车前,朝着二人笑了笑,他对这俩小子还是挺有好感的。

  “奇哥再见!”柴鹏鹏比较没心没肺,看到陈奇与他微笑,顿时兴奋地喊了一声。

  陈奇的离开,让现场的气氛逐渐恢复了活跃,许多人开始打听前者的身份,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竟能够把叶家的老爷子吓成这副德兴。

  叶峰目随迈巴赫离开,转头狠狠瞪了叶文权一眼:“你是不是在找死?”

  “爷爷,陈奇就这样让你害怕?”叶文权实在无法理解。

  “你懂个P,你就不用脑子想想?京都那么多大家族与他有仇,人家为什么还好好地活着?”叶峰恨铁不成钢。

  叶文权悻悻地闭了嘴,脖子一梗,脑袋一歪,很显然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以后给我老老实实的,叶家和他那点恩怨,还不到清算的时候!”叶峰叹了一口气,浑浊的老眼中却闪过一丝罕见的精芒,就算他的大孙子并非直接因为陈奇而死,但依然和其逃不了干系,他纵横商场半辈子,怎么可能是善茬,只不过还没有足够的把握将陈奇彻底解决。

  陈奇这样的人,如果不把他彻底置于死地,等待叶家的的将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甚至是覆灭。

  叶文诗的目光随着迈巴赫一直消失在公路尽头,然后恋恋不舍地收了回来。她心中有些怅然,不知道未来会与袁子丹走到哪一步。

  “我们走!”叶峰吩咐一声,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

  袁子丹开着车飞驰在城市高速路上,他们将直接前往天津卫。从东环出发,只需1个小时就能到达。

  本来应该是轻轻松松的一场聚会,却让陈奇很不愉快,之后路上二人均沉默无语,各怀心思。

  陈奇没有问,袁子丹也没有说,两人似乎很默契地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压在了心底。

  一路灯火通明,车水马龙,一座座高大闪着光芒的建筑极快速地向后倒飞,陈奇的目光仿佛陷入了这五彩斑斓的景色之中,思绪缥缈。

  专搞能源的叶家?他对叶家无比陌生,实在想不通何时得罪过他们。

  “奇哥.....今天!”袁子丹神情挣扎了瞬间,还是想要开口解释一句。

  “不用说了,咱兄弟扯那些干什么,专心接下来的战斗吧,我察觉到这次东海一行会很凶险,你怕不怕?”陈奇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带着笑意。

  提到战斗,袁子丹立即变的有些兴奋:“嘿嘿,我怕!”

  陈奇一愣,你怕?

  “我怕敌人太弱,打的不爽!”

  陈奇哑然失笑,忍不住摇了摇头:“你小子!”他忽然语气一转:“哎?那女的挺漂亮啊,我看你俩似乎有点猫腻?”他狡猾地眼神让袁子丹很囧。

  “咳!没有,就是认识而已!”袁子丹吭哧憋肚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她叫什么名字?”

  “叶文诗!”袁子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嘿嘿,叶文诗,不错不错!”陈奇猥琐地笑道。

  袁子丹罕见地脸红了,眸中深处透着淡淡的温柔,仿佛有什么东西轻轻触到了他的心,让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变的柔了些。

  如果不是为了叶文诗,袁子丹绝对不会忍受有人刻意针对陈奇。

  叶文权莫名其妙地出现,已经让袁子丹敏锐地察觉到他别有用意,但看在叶文诗面子上依然给他留足了面子。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他始料不及,此事看似已经揭过去,但以陈奇的性子,未必就这么简单的彻底结束。

  袁子丹心里有些隐隐的担忧,他也说不上来这种担心源自何处,总之就是很不舒服。

  "酷1匠t0网唯一y正版N,7}其}他i都Fj是w盗版…

  陈奇面色淡然,仿佛已经忘记了刚刚的不愉快,他对于袁子丹这样的大老粗竟然能认识温文尔雅的叶家千金,还是给了很大的鼓励。

  “人生几十年,机缘稍纵即逝,遇到喜欢的人就要勇敢去追求,懂么?”陈奇眸光稍稍闪烁了几下,仿佛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向他传授经验。

  袁子丹收起了窘迫,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迈巴赫很快进入了天津卫境内,并且停到了港口某停车场,二人将车辆存放妥当后,便慢步去往极道馆的接待地点。

  此刻,东区3号港口已经全部被极道馆包了下来,四周零零散散堆放着一些集装箱,一艘中型两层房船静静停泊在港湾,周围有一些奇怪的人影漠然静立,目光灼灼地盯着黑暗中出现的两条人影。

  “不是说直升机么?”陈奇轻轻问了句。

  袁子丹也很疑惑,下意识地打量着周遭情况。

  二人走出阴影,有两名穿着极道馆会服的小伙子迎上前:“两位是?”这个时间来到港口的,十有八九都是参加亚州综合格斗的选手,他们不敢怠慢。

  陈奇和袁子丹同时拿出剑形胸针,这是有资格参加比赛的标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