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叶家老爷子,竟然亲自跑来,和这个酷酷的年轻人说好话,这种事情要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对不会相信。

  “兔崽子,你给我闭嘴!”叶峰不停朝着叶文权使眼色,可对方根本不领情。

  “陈奇,我.....”叶文权少爷脾气上来了,不管不顾,嚣张地指着陈奇,满脸不忿,想说几句狠话。

  这时候,突然出现一道冷咧的女声,打断了他的话:“小权,闭嘴!”

  叶文权一愣,忽然回过了头:“姐....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妙龄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车里走了出来,俏目寒霜,满脸冷意,此刻看向叶文权的眼神真是恨铁不成钢,充满了失望的色彩。

  “哼!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姐姐,就和陈先生道歉!”妙龄女子正是叶峰的孙女,也是叶文权的姐姐叶文诗。

  叶文诗的亮相,让那些公子哥眼睛一亮,仿佛黑夜中破空而至的流星,唯美而刺眼。

  “我.....”叶文权显然很怕他的姐姐,脸色青白交替,一时间没了言语。

  “送你出国念书,你就念回来这么一副德兴?”叶文诗眉间的怒气越聚越盛。

  叶文权脸红脖子粗地垂下了头,如果有人能够看到他的眼睛,定能发现,眸中深处藏着深深的恨意。

  旁边看热闹的人群,觉得今天这事算是闹不起来了,叶文权的那些小弟互相对视几眼,识趣地退后,离开老远。

  叶诗文的出现,让袁子丹的呼吸变得急促,从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一定非常激动。

  陈奇自然已经看出一些端倪,不露声色地将目光投向了叶文诗。

  这名女子不论长相和气质都绝佳,甚至就算生气的时候也有一种极为迷人的味道,淡雅别致,清新脱俗,一定是读过很多书的文雅女神。

  “小诗,你回来了?”袁子丹没忍住,犹豫了几秒后走了过去。

  叶峰这时候才发现袁子丹,不由老眼一瞪,一把抓住了他:“你个混小子,见了面也不打招呼?”

  “咳,老爷子,你好!”袁子丹全部心神都已经移到了叶文诗身上,哪有时间理他。

  “混蛋!”叶峰狠狠瞪了一眼。

  袁子丹来到叶文诗身边,行态有些拘束,甚至连脸色都微微泛红,这种表情放在他的身上顿时让陈奇大为惊讶。

  “丹哥!”叶文诗的美眸中划过淡淡地情感波动。

  此时此刻,场上的气氛变的有些诡异。

  叶文权一副极度憋屈但又不敢发作的表情。叶峰更是快步走到他的面前,低声说着什么,看样子如果对方再不收手,立即大嘴巴子就能抽上去。

  至于袁子丹和叶文诗,俩人正在旁若无人地眉目传情。

  周围站着的几十个打手面面相觑,这什么情况?架肯定是打不起来了,那虎在这也没什么卵用,想到这儿,数十人呼啦一下子重新散到了黑暗中。

  此时此刻,最应该被人关注的陈奇反而孤单单站在奥迪车前一副懵比状态。

  “那啥,现在到底是几个意思?”陈奇皱眉问了句。

  “啊?陈先生,您大人有大量,文权不懂事,您千万别和小辈一般见识!”叶峰反应过来,迅速来到陈奇身边,表情愈加恭敬。

  他人老成精,已经从对方的神色态势中看出来这件事应该不会发生太严重的后果,心中默默松了一口气。

  陈奇看到袁子丹那熊样就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看在他的面子上这件事也只能作罢。

  陈奇似笑非似地看着叶老先生,淡淡说道:“照你这样的说法,随便什么猫猫狗狗都来和我作对,你一句不懂事,不一般见识就能揭过去了?”

  叶峰冷汗都流了下来,他之所以亲自覥着脸来阻止这件事,就是怕陈奇发怒把叶文权给废了,到时候就真的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叶家和陈奇那点恩怨,算起来并非深仇大仇,叶文泽的死,不能完全归咎于陈奇,可叶文权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整天想着要报仇。

  这一次叶文权得知陈奇来到京都,就想给他一个难堪,若不是叶峰来的快,恐怕他现在唯一的孙子真的已经被废了。

  “陈先生,你就看在我这张老脸原谅他一回!”叶峰小心翼翼陪着笑。

  酷u匠“网iL永8久g免/‘费5看小说Iz

  “你谁啊?”陈奇眼睛一瞪:“让我不追究这件事可以,让他跪下磕三个头,这事就算了!”

  “陈奇,你别给脸不要脸!”叶文权看到爷爷如此低声下气地说好话,对方还是不依不饶,竟然还让自己下跪,顿时怒了。

  “混账东西!”叶峰疾走几步照着叶文权的脸就是一巴掌,“啪”,“你给我闭嘴”,叶峰都快气疯了。

  “哼!”陈奇脸色彻底冷了,这个叶文权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已经让他失去了耐心。

  “陈先生!”叶峰大急。

  叶文权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爷爷。

  “畜生,还不跪下!”叶峰怒吼一声。

  叶文权脸色青白交替,紧握着拳头,胳膊上的青筋一根根暴露着,最终极不甘心地“咚”地一声跪了下去。

  陈奇目光凝视,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从记忆里搜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到底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个叶文权,他不想莫名其妙地结了仇家,这也许可能是某个敌人的阴谋,但就这样放过他又很不甘心。

  这时候,袁子丹轻轻走了过来,犹豫了几秒,开了口:“奇哥,叶文轩还小不懂事,这次就给个机会,如果有下次我亲自处理他。”

  陈奇目光闪了闪,在京都这片地方自己确实得罪了不少人啊,虽然他不在乎,但莫名其妙被人设计还是有些不爽。

  叶文诗随即走来,精致的面容上透着焦急:“陈先生,小权从小被惯坏了,我以后肯定会好好管教他的。”

  叶文权低着头,浑身颤抖,他的脸今天算丢尽了,这么多人看着,还是平时对自己奴颜卑膝的人,以后真的没脸在这出现。

  陈奇不说话,他的原则一向是将对自己有敌意的人彻底湮灭在萌芽状态。

  “奇哥...”袁子丹咬了咬牙。

  现场足足沉默了5分钟,就连远远围观的那些富家公子们都有些心惊胆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