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子丹走入,有两个年轻人立即站起来,其中一位相貌堂堂,身材略显纤薄,只听他哈哈大笑:“丹哥,你回来了!”紧接着目光移转到陈奇的脸上,双眼顿时放光:“这位想必就是奇哥吧。”

  “你们安静点,丹哥来了!”他回头冲着人群喊了声。

  吵闹霎时低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游弋在袁子丹和陈奇身上。

  坐在沙发众美女群中一位公子哥,眼皮抬了抬,冲着袁子丹笑了笑,接着看向陈奇。

  袁子丹朝着对方勉力一笑,然后双手虚压,制止了大家有些兴奋的情绪:“都听我说,这位就是我常说一拳可以打败我的奇哥!”紧接着拉过陈奇,搂着他的肩膀,重重拍了几下。

  站起来的两位年轻人,急忙伸出了手:“奇哥,早就听闻您的大名了,今天一见果然是人中之龙,小弟柴鹏鹏,嘿嘿!”

  “小弟仲孙涛!”另一人有些拘谨,但目光中的狂热却是没有丝毫的掩饰。

  柴鹏鹏说完朝着袁子丹使了个眼色,提醒他来了不速之客,意指沙发上坐着的男子。

  1M看.E正版o/章{:节上☆o酷;匠网B

  袁子丹微微颌首,眸底深处闪过一丝厌烦。

  “你们好!”陈奇礼貌地回应,忍不住笑了笑,这俩人的名字有意思。

  这时候,一直坐在沙发上左拥右抱的年轻人也缓缓站起了身。

  陈奇早就注意到他,而且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一丝极淡的敌意。

  他很奇怪,双方从来没见过,这丝敌意又是从何而来?

  袁子丹想了想,走过去装着很熟络地一把将那人拉过来:“奇哥,这是权少!”简单的一句介绍,却点明了对方的身份,能让袁子丹叫‘少’的人不简单。

  “奇哥,久仰大名!”权少笑呵呵地伸出了手。

  权少一发话,其它人都有些拘谨,不露痕迹地稍稍退后一步,给他让出了足够大的空间。

  陈奇伸出手与对方轻握,接着目光微移,此人身后不远处站立着一名神色冷峻的男子,目光灼灼地注视着这个方向,气机完全锁定在权少身上,如果所料不差应该是保镖之类的人物。

  能让陈奇留心注意,定然不是庸手,能够请得这样的高手,想必这位权少至少也是豪富。

  “奇哥,听说你和子丹都要去参加东海的格斗大赛,我先预祝你旗开得胜!”权少微笑浅言,不急不燥。

  “借你吉言!”对方客气,陈奇自然不会落了面子,礼貌地回应。

  “快坐,坐下说!”袁子丹招呼几人落座。

  几位美女很有眼色地来到陈奇身边,妩媚地缠上了他的脖子:“这位爷,面生的很呢,不知在哪高就啊!”

  袁子丹眉头一皱,冷冷撇了她们一眼:“别骚扰奇哥!”

  两名美女尴尬地互视一眼,站起身躲到了一边。

  “奇哥,听说你贼牛比,一个打十个丹哥这样的都不成问题,太崇拜你了!”柴鹏鹏长的很可爱,眼睛很大,说起话来甚至还有俩小酒窝,这样的男子可以被称做漂亮。

  从他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对陈奇有着发自内心的狂热。

  袁子丹眼睛一瞪,狠狠在他头上来了个爆粟:“就你嘴多!”

  “哎呦!这是仲孙说的!”柴鹏鹏无辜地抱着头。

  “是啊,奇哥,有空给我们展示点绝活,开开眼!”柴鹏鹏身边的仲孙涛皮肤黑黑,应该是故意晒成的小麦色,此刻被柴鹏鹏露了底,急忙岔开话题。

  “呵呵!”陈奇对他俩到是没有排斥的感觉,一看就是毫无心机的富家子弟,贪玩而已。

  “去去去!你们俩小子,奇哥是给你表演杂耍的人?”袁子丹又好气又好笑。

  权少在一旁插嘴:“奇哥的大名我都快听到耳朵起茧了,子丹的实力大家可都见过,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相信有人能够超过他。”

  这一句不轻不重,似乎有些挑拨的意思,让气氛瞬间有些冷场。

  袁子丹表情一滞,尴尬地笑了笑:“权少这是开玩笑呢,我怎么能和奇哥比。”

  陈奇觉得权少这人很莫名其妙,看在袁子丹的面子上,他没有多说,只是笑笑,但在眼中却不露痕迹地划过一道冷光。

  “奇哥,来,我们先喝一个,让这俩小子敬你一杯!”袁子丹压下了心中的不快,举起酒杯,接着瞪了俩人一眼。

  这俩小子立即醒悟,急忙拿来酒瓶和酒杯。

  陈奇可以看的出,柴鹏鹏和仲孙涛都是袁子丹交心的好朋友,“必须的必,我先干为敬!”柴鹏鹏抓起酒瓶给自己满了一玻璃杯:“奇哥,一定要表演绝活!”说完咕咚一口将怀中酒灌了下去,他还惦记着绝活呢。

  “还有我!”仲孙涛抢过酒瓶也给自己满上,然后顺着柴鹏鹏的话:“对对,奇哥必须表演绝活!”

  陈奇无语,他们俩人咋就盯着自己要表演绝活呢,他闷头干了一杯,好笑地问道:“你们想看什么绝活?”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摊了摊手:“不知道!”

  袁子丹眉毛竖了起来:“你们别捣乱,奇哥好不容易来一趟,哪有时间给你们表演绝活?”

  陈奇想了想,忽然从桌子上拿起一瓶未打开的啤酒,在手里掂了掂。

  几人疑惑地看着陈奇,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看好了!”陈奇心血来潮,准备给这几个小子表演个小绝活。

  他突然将酒瓶扔上了半空中,瓶子翻滚着上了天,紧接着急坠而下,陈奇眼睛微眯,瞬间斩出一记手刀。

  几人根本没看清他的手是怎么挥出去的,只觉得一道黑影闪了闪,但接下来的一幕却深深的震撼了他们。

  酒瓶‘怦’地一声稳稳落到桌子上,瓶口上半部分已经被整齐地从中切断,瓶中酒就像喷泉一样喷射到半空中。

  “哇啊!”不远处几名美女,纷纷惊叹着拍着手,看向陈奇的目光充满了崇拜和爱慕,这一招太帅了,装比耍酷的最高境界呀。

  柴鹏鹏倒吸一口冷气:“这太变态了吧?”他轻轻摸了摸瓶口整齐的切面,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奇哥,你是怎么做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