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华月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陈奇,显然没想到爸爸会将如此珍贵的收藏物送给他。

  别人也许不知道,她清楚的很,这把黝黑的短刀,方老保存了近20年,在她小的时候就经常拿出来擦拭,嘴里还会默默念叨着什么。

  方华月从小就没见过母亲,虹姨和方老是警校的同学,关系很好,还做过方华月的奶妈,但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据方老说去了国外。

  她不知道方老和虹姨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但一定对他很重要。

  这把刀就是回忆和纪念,对一个老人来讲,把自己的追忆和寄托送给别人,无异于将性命交了出去。

  方华月实在想不通,方老为什么对陈奇如此特殊对待。

  “伯父,这把刀太珍贵了,我不能收!”陈奇摇了摇头,他虽然极为不舍,还是将刀放回了盒子,因为能够看得出方老对它的依恋,不能做夺人所爱的事情。

  “东西是死物,留着何用,你收起来吧,也许会对你有大用处呢。”方老笑了笑。

  方老看到陈奇还在犹豫,假装绷起了脸:“怎么?伯父送的东西就这么不受待见?”

  “不是这个意思!”陈奇挠了挠头,尴尬地笑了笑。

  方华月还从没见过陈奇露出过这样的窘态,不由噗地一声笑了:“没想到你还会不好意思呢,我一直以为你的脸皮比城墙都厚!”

  方华月罕见地开了句玩笑,让陈奇更囧了。

  “好吧,伯父!这把刀我收下!”陈奇也是果绝之人,看的出来,方老是真心实意要把刀送他,如果继续扭扭捏捏,反而尴尬了气氛。

  “嗯,这还差不多!”方老松了口气,他还真怕陈奇不收这把刀,如果是这样,那件事就更没有希望了。

  “记住,这把刀的名字叫黑月!”方老情绪高涨,随即叫出了这把刀的名字。

  “黑月吗?”陈奇默默将刀从盒子中取出,深深看了一眼,接着手腕一抖,收了起来。

  方华月惊讶地看着陈奇的动作,很疑惑他是怎么把刀藏起来的。

  “小月,不是要开饭了吗?你还愣着干什么?”方老提醒她一句。

  “噢,对!”方华月神情有些慌乱,急忙应了一声,跑回了厨房。

  陈奇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堂堂天州市公安局第一女警,亲自下厨给自己做饭,这等殊荣绝无仅有,心中不免有些飘飘然。

  “阿奇,这次叫你过来,就是为了将这把刀交给你,它意义不凡,更是你父亲好友宋楚虹的遗物,一定要好好对它。”方老语重心长地说道。

  方老再次提到父亲,让陈奇愣了愣,下意识地开口问道:“陈明轩真的死了吗?”虽然他强自镇定,但语气依然微微发颤。

  “哎,我只能说这个可能很大,他已经失踪20年,如果活着,肯定会找我们这帮老弟兄的,不过.....”方老叹了口气,但心里却有种猜测,虽然这种猜测的可能性很渺茫。

  “不过什么?”陈奇目光微凝,紧张地问道。

  L最新R‘章◇;节0+上酷匠eR网NE

  “上次我不是说过吗?你的体质和你父亲一样,极为罕见,只有你们这样的人才可以修练华夏正统的内家功法。”

  方老语气一顿:“这个世界已经渐渐沉伦,老祖宗的东西很难继续传承下去,你父亲离开之际曾经说过,他相信世界上定存在一处地方,那里全都是如你们这样的人。”

  陈奇悚然一惊,全都是像他这样体质的人?只有他自己清楚,‘潜龙诀’这门武功心法到底多么强大,根本不应存于世上才对。

  他闯荡这么多年,也只遇到小奥罗一人是这样的体质,欧阳天风虽然极为接近,但仍然差距较远。

  陈奇想象不到,如果真的出现大量可以修练正统内家功法的人群,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伯父,你是说陈明轩离开很可能是为了去寻找这样的地方?”

  方老对陈奇直呼其父名字很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只是猜测而已,算不得数。”

  “哦~”陈奇略显失落。

  “喂,你们两个怎么还不过来?”方华月已经准备完毕,换上了普通的家居衣服,就等着开饭了。

  陈奇目光穿过客厅停留在餐厅桌子上,一顿丰盛的午餐已经准备完毕,热气腾腾,香味扑鼻,引得他食指大动,忍不住开口赞道:“没看出来,小月你做饭还真有一手呢,我的馋虫都被勾了起来。”

  方老扭转轮椅,朝餐厅行去:“哈哈,快来吧,小月专门请了半天假,就是为了这顿午餐,就算是老头子我也没这待遇呢。”

  陈奇愣了愣,诧异地看了眼方华月:“我面子有这么大?”

  待到他来到桌前,看到中间那盆无比巨大的熬鱼时,彻底震惊:“这么大一盆鱼?”而且还是整个一条完全盘在盆里。

  方华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从市场买回来就这样,我.....我不敢剁开它!”

  陈奇绝倒,捂着额头说道:“杀人如麻的特战女警,竟然不敢剁鱼,谁信?”

  方华月神情一滞,杀人如麻?有这么说一位美丽女孩的吗?

  “咳,吃饭吃饭!”方老急忙将碗筷分开,他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嘿嘿!”陈奇也意识到说错话了,一边打着马虎眼,一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嗯?太好吃了,我喜欢!”

  “真的?”方华月听到陈奇称赞,顿时注意力就被转移了过去。

  女人无论什么身份,如果被人称赞厨艺精湛总会莫名其妙地得意半天。

  “啧啧!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好的厨艺,不都说女警全是邋遢不羁,不懂家居生活的人吗?”陈奇的吃货本色再次上演,碰到好吃的,他绝对不会和任何人客气,就像现在,吃鱼甚至都不吐鱼刺。

  他边吃边评价,完全没有注意到方华月越来越黑的脸。

  方老表情僵硬,脑袋上同时飘来三条黑线,这得是神经有多大条的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们怎么不吃啊?”陈奇一抬头,父女俩全像看外星人似地看着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