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枚丹药,不但看起来难看,味道更不咋地,进入肚子后动静却不小。

  没过几分钟,陈奇的脸色就变了,他感觉到体内有股邪火,火急火燎的,仿佛吞下去一个大火炉。

  “我艹,不会是毒药吧!”他由于紧张双手发麻,胸口隐隐发颤,紧接着有股热流从丸药中散发出来,经由经脉窜入了丹田。

  他觉得肚子都要炸开,这股力量太磅礴,要是任由其冲入丹田,最终的结果恐怕就是丹田毁灭,到时候他也活不成。

  他试着利用‘潜龙诀’缓慢引导那股力量,渐渐汇聚在丹田中。丹田燥动,狂暴不安,随着丹药药力的散发,所有的能量都开始转化为内劲。

  这种变化让陈奇大喜,他正愁境界提升的慢呢,正好借此机会修练。

  一丝丝内劲汇聚,力量越来越强,他感觉已经到了突破的临界点,随着丹田一阵剧烈地收缩,所有的内劲都变得平缓而温顺。

  丹田趋于平静,但丹药的能量依然汹涌没有减弱的态势。陈奇突发奇想,运起了龙息术,引导这股能量流向了胸前的伤口。

  胸口出现一丝丝麻酥酥的感觉,肌肉组织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蠕动修复,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这个速度会无比缓慢,在丹药药力的催动下竟然快了数十倍。

  半小时后,陈奇胸口巨大的伤口已经彻底结疤,只需恢复一两日,伤势就会完全恢复。

  “煅体第二境!”陈奇睁开眼睛握了握拳,极度吃惊,这一枚不显眼的丸药不但让他的境界提升甚至连伤都好的七七八八,老神仙这一次果然没有骗他。

  潜龙诀境界提升,身体各方面的素质很明显都被强化,力量和反射神经大大加强,实力提高了不止一成。

  “老头总算是做了件好事啊!”陈奇捏着空瓶子晃了晃,心中对老神仙份外感激,这样珍稀的丸药,怪不得对方会肉疼的要命。

  他脱掉上衣,从麻布包里取出祛疤膏,开始在胸口疤痕上擦拭,只要坚持一段时间,这狰狞可怕的痕迹就会消失。

  做完这些事情已经是后半夜了,陈奇舒舒服服地冲了个澡,准备睡觉。

  可惜,老天爷总是不让他如愿,院子里有动静让他顿时警觉。

  陈奇快速来到窗前,运足目力向外面望去,果然一道黑影贴着别墅两旁的观赏树一掠而过,看方向却是大门的方向。

  他二话不说,打开窗户跳了出去,落地无声无息,甚至连警报都没有触动。

  陈奇就像个夜猫子,在黑暗中快速穿梭,几秒钟的时间就追上了人影。

  “谁?站住!”陈奇低声冷喝,脚下快了几分。

  对方不理不睬,反而加快了速度。

  人影的身材纤细,跑起来姿态优美,极有可能是个女子,而且从背影看陈奇仿佛很熟悉。

  对方速度时快时慢,跑了大约数百米眼看就要脱离苏家庄园的范围,却倏然止步。

  陈奇摸不准来者是敌是友,内劲布满了全身,小心翼翼地戒备着。

  当人影转过头的时候,借着微弱的月光,陈奇顿时愕然,这不是那个和田社的女杀手么,她怎么又来了?真是阴魂不散啊。

  “你.....来干什么?”陈奇还是客客气气地问了句,毕竟他当初把人家赤身裸体地压在身下,要是寻常女子早就哭的要死要活找他负责了。

  艾琳咬了咬嘴唇,似乎想要装出一副凶恶的样子,可惜努力了半天反而让表情显得很呆萌:“哼!陈奇,我现在不是你的对手,将来一定杀了你。”

  “呃,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就为了跑来说这一句话?”陈奇又好气又好笑,他怀疑女杀手是不是被刺激傻了,有些神智不清的感觉。

  艾琳忽然几不可察地轻轻叹了一口气:“你好自为知吧,和田社想要达到目的,绝对会不择手段。”她说完,双脚跺地,身形像箭一般射出了院墙。

  陈奇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忍不住哑然失笑,这女杀手还真是有些单纯呢,这是特意来提醒他吗?

  既然不是什么入侵的敌人,陈奇不免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溜回了房间,没有惊动任何人。

  这一夜,陈奇睡的很舒服,第二天罕见地睡了个懒觉,彻底将身心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想到中午有约,他的心情有些飘飘然,怎么说也是美女请自己去家中吃饭,这含义可不一般啊,要是和美丽的女警能有进一步的实质性关系,那可真是妙极。

  “嘿嘿!”某猥琐男老病又犯了,满脑子的龌蹉思想。

  陈奇在房间里臭美地梳洗打扮,换上了一身崭新的白色休闲服,然后美滋滋地出了门,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盛装了。

  他驾驶着他低调的帕萨特买菜车飞快地来到了华中路华警小区。

  ......。

  h#看#正k●版h章{9节)上Mg酷Bv匠网

  今天方华月极为罕见地请了半天假,昨天办案一夜未睡,上午急急忙忙赶回家就是为了给陈奇准备这顿午餐。

  “小月,就是简单吃个饭而已,你不用这样大张旗鼓吧?”方老滑动轮椅,目瞪口呆地看着在厨房忙前忙后的方华月。

  厨房的地上摆着一个大盆,就是那种直径半米的铁盆,里面放着一条硕大的鱼,已经开膛破肚清洗干净。

  这么大一条鱼,方老看着都心惊肉跳,别说三个人吃,就算十个人吃也足够了啊。

  “爸,好不容易请人吃一顿饭,可不能慢待了!”这时候的方华月穿着围裙,头发梳成一条马尾,额头上的刘海荡在鼻间,露出来的侧脸上沁着细密的汗水。

  八、九月的天气,就像个蒸笼,可是她连空调都没开,就那样顶着厨房湿热的空气,不停加工着手中的食材。

  “以前咋就没见过你给我这么上心的做饭呢?”方老好笑地看着女儿,平时方华月下班没个准点,一向都是方老自己做饭自己吃。

  方华月嗔怪地看了眼方老:“爸~您真是没良心,我哪个星期没做一顿好吃的?人家陈奇来一回不容易,不能随便应付了事。”

  “哈哈,看把你急的,真是女大不中留,这还没怎么着呢,就开始护着了,哎!”方老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滑动轮椅出了厨房。

  这时,正好听到敲门声,方老寻思肯定是陈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第二更!希望大家多给点挖挖、恶魔果实冲冲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