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兴,你干什么?”一不注意,林兴就冲了出去,元传学焦急的大呼,他带林兴来可不是为了比武,是为了见世面的。

  林兴从十几米高的看台上一跃而下,身姿矫健气势如虹。

  见到有人上台,观众席上顿时响起掌声,传出了一片叫好。

  林兴一上台就用手指着福田翔太:“东洋人,不要嚣张,华夏武学比你们的空手道强多了。”

  福田翔太面无表情:“小朋友,你家大人呢,没来吗?”他自己都不见得比林兴大几岁,竟然老气横秋地称呼人家为小朋友。

  “混蛋!”林兴怒极,步走圆形,脚尖轻提,紧接着跨步上前,双掌连环变幻,抢先动了手。

  台上不乏懂武之人,看到林兴这有板有眼的出招,均露出了赞赏的目光,谁说中华武道落没了?这样的年轻人就是华夏武学的未来。

  林兴的掌法十分迅猛,再加上数十年苦练,每一招每一式都势若风雷。

  观众们睁大了眼睛,心中露出了期望之色,虽然福田翔太在视频中表现出来的战力十分恐怖,但谁知道是不是做出来的特效糊弄人,现在就是见真章的时刻。

  福田翔太背负着双手,漠然地看着一掌劈到前胸的林兴,一动不动。

  “砰!”林兴一掌劈到了福田翔太的胸口,发出一声闷响。

  观众们眼睛一亮,下意识就要叫好,可是突然感觉到不对劲。

  对方依然好整以瑕,身形纹丝不动,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仿佛那一掌是花架子,没有任何攻击能力。

  “这.....”林兴心头剧震,他的感受最为明显,这一掌已经用尽全力,别说是血肉之躯,就算是一块水泥板这时候也直接碎掉了。

  福田翔太微微摇了摇头:“啧啧啧!这就是华夏武学?还不如一个女人地抚摸来的有劲。”

  “呀!”林兴不甘心,脚步微错,收掌变拳,一招双风贯耳,狠狠地砸到了对方的太阳穴上。

  福田翔太依然面不改色,甚至连闪躲的动作都没有做出,任凭林兴的双拳砸在脑袋上。

  “怦”福田翔太甩了甩脑袋,下颌微抬,示意林兴继续。

  “不可能.....”林兴目光呆滞,紧接着狠狠咬牙,双足一顿,飞身跃到了半空中,右腿迅速踢出,这一招腾空外摆莲借助腰力可以轻易踢断一根钢柱。

  福田翔太目露嘲讽之色,突然闪电出拳,林兴甚至都没有看清拳头袭来的方向,便觉得胸口剧痛,接着飞了出去,直接落到了擂台之下,滚了几滚,一动不动地趴到了地上。

  这轻描淡写的一拳,看似简单,实则刚猛无比。

  “小兴!”元传学大呼一声,奋身跳到了场地上,冲了过去。

  “混蛋,你为什么出手伤人?”元传学怒睁着双眼,质问台上的福田翔太。

  他紧急查看了一下林兴的伤势,胸口凹陷,至少断了大半的骨头,这一拳太狠,几乎就是要命的节奏。

  福田翔太撇了撇嘴:“既然上台,就要有受伤的觉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值得我出手的。”

  看台上的观众哗然,这东洋人也太霸道了吧,只是一次比武而已,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

  有许多本来跃跃欲试的各门派武者,看到这个情况,都开始退缩了。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林兴的八卦掌很明显已经炉火纯青,在他们看来已经是不小的高手,却在福田翔太的手上一招都走不了。这只能说明双方的实力差距大如鸿沟。

  这些武者虽然想要借此一鸣惊人,但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很明显,他们自认为上去也是自取其辱。

  苏媛和巴布鲁坐在贵宾区目不转睛地盯着擂台,她没有观看过类似的比武,自然不知道他们的实力停留在什么层次上,只是觉得那个红衣东洋人非常厉害。

  她脸上的担心表露无疑,下意识地问巴布鲁:“巴布鲁,陈奇能打过他吗?”

  巴布鲁贼亮的眼睛眨了眨,嗡声嗡气地说道:“老大无敌,嫂子放心吧。”

  看j正@版章%●节@F上D酷3匠b网B

  苏媛翻了翻白眼,这个黑大个每次总是嫂子嫂子的叫,我什么时候成了你嫂子了?真是够了。可让她与一个傻大个理论,还真的有理说不清,索性闭了嘴将目光重向投入场地。

  这时,福田翔太拿过话筒,语气蛮横:“陈奇,还是开始我们的比武吧,华夏武者太弱了,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像传说中一样强。”

  坐在看台上的陈奇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这个嚣张的东洋人耀武扬威,完全不知天高地厚,他准备给对方一个难以忘却的教训。

  当他正要起身下场,忽然从台上飞出一道人影,在半空中几个纵身就来到了擂台之上。

  “好功夫!”陈奇双目微凝,心中暗赞。

  “那是谁?”观众议论纷纷,由于距离较远,看不清楚相貌,只能猜测。

  这名武者正是萧腾,那个让成必武精神为之一震的神秘年轻人。

  福田翔太的实力已经让成必武对陈奇失去了信心。萧腾的到来让他感到事情有了转机,也许无需陈奇上台,福田翔太就已经被打倒。

  成必武心中微动,匆匆走到主席台,拿起了话筒,有些激动地宣布:“大家今天有眼福了!”

  他的这句开场白,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了过来。难道这名黑衣男子不是陈奇,而是其它更厉害的武者?

  成必武继续说道,声音高昂具有穿透性,虽经过了麦克风的传递,但仍然能够听的出他中气十足,内力深厚:“介绍台下这位华夏武人前,我想说一件事情。”

  福田翔太稍稍收起了轻视的心,面对突然出现的萧腾,他感受到了压力。

  两人在气机牵引之下暗自戒备着,甚至全部心神都沉浸在对抗之中,根本没有听到主席台上成必武的话。

  “半年前,一名世界轻量级拳王来到华夏,酒后当街侮辱女性,无人能够阻止,就在关键时刻一位年轻的华夏武者挺身而出,一招就将拳王Ko!”

  成必武语气稍顿,似乎在等待着大家消化这句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