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千河决定将陈奇任命为市场部总监,代替已经被开除的刘成斌。他觉得继续让陈奇做一名小小的大门保安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陈奇仔细想了想,市场部离着苏媛办公室比较近,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可以快速反应,于是就答应了。但某人明确表示,市场部的具体事务他是不会管的,因为不懂,也没那个时间。

  苏千河根本不介意,立即安排了一位副手全权处理市场部一应事务,陈奇只要负责签字就好。

  当陈奇正式搬到市场部任职的时候,再次引发了一轮议论热潮,那些职员们对他的事情十分关注,已经笃定地认为他就是集团未来的姑爷,现在巴结好了,以后自然顺风顺水前途一片光明。

  陈奇最不喜欢这种束缚在办公室里的生活,却偏偏没想到真的会有这么一天。

  就在他坐在宽敞的新办公室中苦笑无语,百无聊赖的时候,有人敲响了门。

  “嘿,刚刚上任就有业务啊!”陈奇无奈地抓了抓头。

  走进办公室的是一位脸庞圆圆,看上去颇为憨厚老实的小伙子,看到陈奇后神情略显紧张,不停地磋着手,不过说起话来却十分流利:“陈总监您好!”

  陈奇听到这个怪异的新称呼,还真有些不习惯,只好摆了摆手让他坐下:“你谁啊?”

  “我是市场业务一组的组长刘星!”对方连忙介绍自己。

  “噢,业务上的事不用找我,直接去找副总监就可以了!”陈奇对业务上的事,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

  “我懂!”刘星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

  陈奇嘴角一抽,你懂什么了?

  刘星想当然的认为,陈奇来市场部只不过是镀金的,毕竟未来集团的姑爷怎么着也要有自己合理的身份不是,这样对外也说的过去。

  “那你到底有什么事?”陈奇眉毛一挑,有些不耐烦了,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来干嘛的。

  刘星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门口,确定门已经关严,接着神神秘秘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大信封,送到了陈奇面前。

  “这是什么东西?”陈奇疑惑地接了过来,难道是来送礼的?

  “陈总监,您的事情我了解一些,知道和以前的刘总监,哦不!刘成斌有些过节,这些东西是我无意间从他留存的物品中发现,一直留存着,我想也许对您有些用处。”刘星能够拿出这些东西,可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

  他不太明白这些资料的重要性,但凭着多年东奔西跑联系业务的敏锐感觉,认为一定不简单。

  陈奇心中一动,刘成斌和刘季仁已经倒台,对他没有任何威胁,就算这档案袋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恐怕也没啥作用。

  不过他还是收了起来,权当无聊随便看看。

  “嗯,刚才你说是业务一组的组长刘星?”陈奇问了句。

  “是的!”刘星面露喜色,只要新任总监能够记得他,这次的目的就算达到了,反正那些资料落到别人手中没啥大用,送给陈奇也算个人情。

  “好,我记住你了,你先出去吧!”陈奇笑了笑。

  刘星高兴地退了出去,能够在新总监刚刚上任就得到对方的好感,他相信以后的工作应该会很顺利,升职加薪已经不是梦。

  最新n章√节上酷匠网

  刘星走后,陈奇疑惑地从袋子中掏出一张光碟,还有几页帐目表。

  帐目表密密麻麻全是数字,他看的眼晕,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索性就扔在一边。

  他拿着光盘插入到办公桌上的电脑中,准备看看里面到底会有什么。

  刘成斌私自在苏氏父女的办公室安装了摄像头,这件事直到今天都是个迷,据叶威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现在想起来,这里面还真是有颇多的疑点。

  陈奇仿佛感觉到,这些遗留物会告诉他一些有用的情报。他下意识地点开了光盘中的文件,可惜都被加了密,只有一个TXT文件是公开属性,里面罗列了一大堆名字和奇奇怪怪的数字。

  陈奇彻底蒙圈了,这些玩意儿对于他来说就和天书一个样,根本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恐怕只有苏媛才能看得懂吧?他想了想,决定让她看看。

  陈奇刚走出办公室,大门保安室的小六就跑了过来:“大哥姑爷,找您半天了,楼下有人找低您。”

  “嗯?什么人”陈奇疑惑地问道。

  小六擦了擦汗:“三个着装挺正式的男人,说是什么武道协会的!”

  “武道协会?”陈奇皱了皱眉,华夏武道协会是官方组织,一向以弘扬华夏武学为己任,自己从来都没有和他们有过牵扯,能有什么事。

  他还是决定见一见,顺手将档案袋交给了小六,让他送去苏媛的办公室,然后便迈步走了出去。

  三名武道协会工作人员,一本正经地站在集团大厅,全部穿着严肃的黑色中山装,清一色的小平头,左胸口袋上还别着一枚精致的剑型胸针,看起来颇有点武者风范。

  “有点意思!”陈奇嘴角微微上翘,大步走了过去。

  三人很显然认识陈奇,看到他后互相对视一眼,匆匆迎了上来。

  “陈先生你好!”当中一位皮肤略黑,眉纹很深的中年男子抱了抱拳,这是武者之间传承了无数年的礼仪。

  “你们有什么事?”陈奇挑了挑眉毛。

  “我是天州市武道协会的洛思凯,今天协会收到一封来自东洋国的挑战信,要求转交给先生。”洛思凯恭恭敬敬地递过来一份贴子。

  “东洋国的挑战信?”陈奇目光一寒,顺手接过来扫了一眼。

  “神宗空手道,福田翔太?”陈奇的目光微凝,在这个名字上停留了几秒。

  洛思凯知道陈奇很疑惑,稍稍做了解释,这是一份官方性质的挑战书,还是附加条款的特殊挑战。

  陈奇自然明白这种形式,古代的武者如果遇到解不开的仇恨或者怨结,都会采用生死战的模式来解决。

  如今时代进步,文明进化,很少有如此野蛮血腥的情况存在,可武道精神却一直流传,依然会有人用比较正式的比武来解决纠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