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奇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如山,心里却狂喊:“小魔女一定是故意的!”

  苏轩只穿着一条睡衣,这种夸张的扭臀动作极具诱惑力,她的身材本来就极棒,此时此刻像极了一只诱人的小妖精。

  “咳!”陈奇咳了一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苏轩偷偷回过头,一副阴谋得逞的模样,接着忽然冲到了陈奇的面前,在他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陈奇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这小妮子也太大胆了吧?

  “哼哼!你可别得意,这只是本公主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赏你的!”苏轩眼睛斜斜地看了眼陈奇,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女王形象。

  小魔女掩饰做的并不到位,眼神中的慌乱已经暴露了真实意图,甚至能够感受到她的胸口有小鹿在乱撞,心跳骤然加速。

  酷…'匠:+网-唯@一正6y版_2,a其他,都是盗g版i☆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样大胆的动作。

  “你可要对我负责啊!”陈奇瞪大了眼睛,夸张地叫了一声。

  “负....负什么责?”苏轩弱弱地问了一句。

  “你亲了我,难道不是要表明关系吗?”陈奇无辜地眼神让苏轩很想过去踢他几脚。

  苏媛刚刚走到苏轩房间外,便听到了陈奇的这句话,忍不住怔在当地,将几乎碰到门把的纤纤玉手急速缩了回来。

  苏媛忽然感觉到很紧张,心脏没来由地抽动了一下,仿佛有股悲伤的情绪弥漫开来。

  一向沉稳冷静,遇事不急不燥的苏媛竟然罕见地惊慌失措,甚至有些六神无主,她紧紧抿起了嘴唇,匆匆迈步离开。

  房间里,苏轩的脸微微一红,她虽然岁数不大,但心智却非常成熟,当然知道陈奇是什么意思,下意识地就要点头答应,甚至心里还美滋滋的。

  陈奇忽然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小魔女,你也有今天啊?看把你吓的!”

  苏轩一愣,好啊,原来这混蛋是逗她呢,顿时张爪舞爪地扑了上去。

  陈奇跳开,伸出手在她头上又揉了一把,忽然认真地说道:“小魔女,我认你做妹妹好不好?”

  他可不是突然心血来潮,一直以来总把苏轩当做一个可爱的小妹妹,那是种真真切切想要关心爱护她的情感。

  猛地听到陈奇的话,苏轩停下了动作,神情骤然一沉,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发现无话可说。

  “他一直只是当我妹妹吗?”她茫然的眼神让陈奇一愣。

  “怎么了?不愿意啊?”陈奇靠近苏轩,刮了刮她可爱的小鼻子,一脸的笑意。

  他发现苏轩的情绪突然低落了下去,不知道怎么回事,急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还有些不舒服?”

  苏轩默然地点了点头。

  陈奇扶着苏轩躺到床上,细心地给她整理了一下被子,假装恼怒地说道:“身体还没有恢复,就不要蹦蹦跳跳的!”

  “哦!”苏轩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声。

  这时,陈奇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眼来电显示后,便示意苏轩好好休息,接着走出了她的房间。

  苏轩的心情莫名惆怅,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仿佛丢失了自己最喜欢的玩具一样,感觉到心里空落落的。

  过了几分钟,苏轩忽然攥起了小拳头,脸上重新浮现出特有的神彩,自言自语地说道:“哼!本小姐才不会服输呢!”

  陈奇来到客厅接通了电话,是方华月打来的,他隐隐有种预感,定是有关于许阳被杀的案子。

  果然,方华月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疲惫,但仍然难掩一丝兴奋:“陈奇,许阳的案子破了!”

  “这么快?”陈奇本来以为只是找到了线索,没想到已经破了,这结案速度也太快了吧,这才过去几个小时而已。

  “嗯,通过监控已经抓到了嫌疑人,只不过让人很意外!”

  “怎么?”陈奇走到了客厅,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杯子,然后坐到了沙发上。

  苏媛刚从厨房出来,就发现陈奇拿着一个杯子往嘴里灌呢,她无语地说道:“那是.......”

  陈奇一边听方华月叙说案件,一边皱起眉头看了看怀中的水,忍不住砸吧砸吧嘴:“怎么味道怪怪的?”

  苏媛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突然想起刚刚陈奇在苏轩房间说的话,脸色莫名地一沉,索性没有解释,紧走了几步,掉头返回厨房。

  陈奇虽然疑惑苏媛的行为,但他的心神都沉浸在方华月的案情当中,也就没当一回事。

  “你说什么?凶手是他的堂兄许祥?”陈奇觉得许祥这个名字很耳熟,让方华月描述了一下样貌后,瞬间想起来了。

  许祥就是当初在福居楼跟着钟勇的那个马仔,没想到竟是许阳的堂兄。

  “嗯,麻烦你了,许阳是我的一个朋友,所以对他的事情比较关注,有什么最新的进展我们再聊吧!”陈奇挂了电话,皱起了眉头。

  凭白无故的,同胞兄弟怎么会下杀手?这件事很扑朔迷离引人深思啊。

  这时候,陈奇才忽然回过味来,他的嘴里仍然是那种怪怪的味道,结合刚刚苏媛的表现,他感觉到不对劲。

  陈奇追到了厨房,看到苏媛正在清洗着什么,忍不住开口问道:“媛媛,你干嘛呢,不去公司?”

  苏媛身体一震,但仍然自顾自地清洗,仿佛赌气似的没搭理他。

  “呃,刚刚那杯子里是什么东西啊?”陈奇吃了个闭门羹,也不在意,他习惯了。

  “你想知道?”苏媛忽然似笑非笑地转过头,陈奇从苏媛的表情里已经察觉到一丝不妙的赶脚,那杯水恐怕有问题。

  这时,苏千河的声音突然从客厅传了出来:“媛媛,我的隐形牙套呢?刚还在杯子里的。”

  苏千河是什么意思?隐形牙套又是什么东西?陈奇愣住了,接着下意识地拿起手中杯子瞅了一眼。

  杯子的侧面镌刻着五个大字:护齿专用杯。

  “呕!”陈奇一愣,接着肚子里翻江倒海,他飞也似地跑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第二更!说一下公会啊,加入的兄弟记得每天让活跃度达到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