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幸亏本座亲自前来,要不你们这些废物竟连一个八部众都拿不下!”冥王身穿黑袍黄甲,银白色的头发披散在肩头,白色的皮肤深蓝的眼睛,典型的西方人。

  冥王的四名手下战战兢兢不敢答话,冷汗已经不受控制的流落脸颊。

  “还不去抓人?”冥王冷喝一声,略显瘦削的脸庞上布满寒霜,阴霾的眼神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巴布鲁知道今天已经无法善了,不是己死就是敌亡,他纵身跃起,口中狂喊:“血剑小队,守住门口!”

  冥王的四名手下一言不发,迅速越过巴布鲁向别墅冲了过去,眼神中透着极为冷咧地杀机。

  血剑小队拼命地围堵而上,面对四位顶尖高手,他们是用生命来阻挡敌人的脚步。

  “绝不能让他们进入室内半步!”血剑小队队长何以生冷然下令,顺势掏出两把匕首静静站立。

  其它队员明知难以抵挡,但仍然毫不畏惧,嘴角划出不屑的冷意,纷纷跳到门前,与众兄弟组成了钢铁人墙。

  巴布鲁在冥王气机锁定之下,根本不敢妄动,否则就是找死。

  冥王的铁拳霸道无匹,利用特殊工艺制成的机械手臂,身体素质更是极度强横,能够位列十二天王,他的实力已经不是凡人能够想象。

  巴布鲁虽然强,但还停留在普通人层面上,但冥王在人类的眼中,已经是神。

  “阿修罗,我先杀了你,再灭了杀神,最后捣毁血剑佣兵团,生命I号仍然是我的。”冥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带着不屑和狰狞,他的手臂经过二次强化,攻击力提高一个档次,非常有信心正面击溃杀神。

  若不是为了万无一失地劫持苏媛,恐怕他根本不会玩这么多诡计。

  “我呸!先过了爷爷这关在说吧!”巴布鲁暴怒,先甩了几枚飞镖,接着飞身扑击而至。

  战斗再次升级,血剑精锐虽然悍不畏死,但奈何实力相距太大,第一次接触就死伤惨重,无论他们配合多么默契,在绝对实力的碾压下也无法支撑下去。

  战斗几乎在瞬息之间就变成了一面倒的局面。

  二楼苏轩房间的苏媛父女,手掌紧紧握到一起,脸色惨白没有血色,也许等待他们的将是十分凄惨的结局。

  苏媛想起了那道令人安心的身影,心中在呼喊,渴望奇迹的出现。

  忽然,远处一道身影急速而至,仿佛一道风,一道闪电,甚至带着耀眼的光芒。

  苏媛浑身一震,灰败的眼眸瞬间射出异彩,甚至突然鼻子一酸,极为罕见地眼眶泛红,一滴清泪顺着脸庞轻轻流下。

  “哈迪斯老匹夫!我草你奶奶!”陈奇怒睁双目凌空跃起,左手一扬,大片黑影像落叶飞花般射向了涌入别墅的人群。

  紧接着,右手微抬,一支微冲已经喷吐着火舌开始扫射。

  只是一个瞬间,冥兵就躺下一片,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巴布鲁极亮双眸闪着兴奋的光芒,心中狂喜,老大回来了!

  他哈哈大笑,转身扑向了四大高手。至于冥王,不足为惧,现在对方已经自顾不暇。

  冥王哈迪斯心头剧震,他没想到杀神会如此快速地冲出包围返回来,红蜘蛛那帮废物竟然连拦阻30分钟都做不到。

  “冥王,你找死!”陈奇心中怒极,凌空翻转,拳头就像流星一般砸向了哈迪斯,这一拳凝聚了全身的内劲,完全将锻体第一境的力量发挥了出来。

  冥王大惊失色,他曾经与陈奇交过手,但是以前的杀神远远没有如今这般强大的气势。

  仓促中,他抬起铁拳,力从脚走,浑身的肌肉虬结发力,全部力量都集中到了钢铁手臂上,水泥地面甚至因为这一瞬片片龟裂,被他压低了数寸。

  “死!”陈奇冷咧地目光如利剑刺破虚空。

  “轰!”两只拳头毫无花俏地撞击在一起,甚至还伴随着金石交击的声音,一阵狂风扑面,将冥王的银发高高吹起。

  “噗!”冥王目光中闪烁着不可思议的神色,身体剧震,胸腹中火辣辣地疼,不由自主地喷出一口逆血,双足更是深深插入泥土之中。

  陈奇早就看到了手下兄弟的惨状,心中戾气上涌,仿佛真的杀神临世一般。

  《B酷8匠K网永p久…R免费(看%*小g说x…

  他顺势飞起一脚,踢向了冥王的脑袋,后者强忍着胸口的沉闷和臂膀的剧痛,堪堪抬起手臂想要挡住了这一记凶猛的鞭腿。

  “怦!”地一声。

  下一刻,冥王就像个破麻袋一样被远远踢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滚。

  他心中骇然,杀神的实力为什么提升到这般程度,手臂几乎折断,这一下子就受了不轻的伤。

  西方黑暗世界十二天王之一的冥王,做梦都没有想到杀神的实力远远超越以往。只是一个照面他就差点被打死,纵然这里面有大意的因素,可二人绝对实力的差距还是很明显。

  陈奇冷冷瞥了眼翻滚在地的冥王,没有继续追击,而是双脚点地扑向了别墅,在哈雷和怒目惊骇的目光下,两记手刀已经划出黑影斩向了他们的喉咙。

  二人没有任何抵抗就被切碎了喉管,双眼一翻身体软绵绵地栽倒在地。

  两大金刚身死,至此冥王已经失去七名得力的助手,实力几乎消耗殆尽。

  两名黑袍鬼使见状大惊失色,他们知道今天的行动已经完全失败,其中一人当即立断从怀中掏出两枚特制的闪光弹扔了出去。

  剧烈地爆闪让众人暂时失明,完全分不清方向,当陈奇睁开眼睛的时候,黑袍鬼使以及生死不明的冥王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剩下的冥兵仓皇逃窜,可惜在血剑精锐的狙击下,被全部灭杀,只留下了一地的尸体。

  陈奇环视四周,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这次战斗真是惨烈,血剑小队死伤过半,这个结果让他很痛心,每一名血剑精锐的培养都不容易,每一名兄弟都是与他生死与共的伙伴。

  他攥紧了拳头,眸中闪烁着愤怒的光亮。

  巴布鲁走了过来,擦了擦身上的血迹,神情黯然,他虽然不善言谈,但同样与这些兄弟有着深情厚谊,此时此刻心中的怒意同样不可遏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这是TIM哥再次两瓶精油的加更!今天10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