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看a正SA版+章、●节上酷s匠9网,J

  父亲的手掌滑过,使得苏媛浑身轻震,一股暖流流遍全身。拼搏了这么多年,父女俩甚至都没有好好地交流过一次,每天面对的都是无尽的工作和科研。

  此刻,苏媛仿佛变成了一个听话的小女孩,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冰霜和冷漠,她微微点了点头,主动拉起父亲的手走出了监控室。

  院子里的战斗继续升级,冥兵与血剑精锐已经开始短兵相接,进入了疯狂的肉博战,他们每一个都是实力不俗的特战精英,徒手杀人能力就算在特种兵中都是佼佼者。

  此时此刻,他们的眼中充斥着杀戮的快感,每个人都希望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致敌人于死地。

  “哈哈,兄弟们,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战斗过了!”血剑小队每一位队员都是铮铮铁骨的汉子,都受到过陈奇的恩惠,为了守护老大的地盘,他们义无反顾。

  “敢来老大的地盘撒野,老子一把火烧了冥王的地下宫殿!”

  陈奇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偶像,甚至是神。

  “呃!”一柄森寒的利刃瞬间穿透这名血剑特战精英的前胸,鲜血殷红了衣襟,刺痛了其它兄弟的眼睛。

  “阿康!!!”

  阿康不甘心地狠狠抓住敌人的手腕,紧接着一脚踹了出去,顿时踢断了对方的命根子。

  “啊!”

  “噗!”冥兵的头颅被快速赶到的血剑兄弟一刀飞起,掀到了半空中。

  “阿康坚持住!”

  “快,门口!”阿康拼命挣扎,眼睛里带着惊恐之色,伸出手指向了别墅门口方向。

  残酷和血腥的场面彻底震惊了隔着窗户观望的苏氏父女。

  他们无论如何都只不过是普通的商人罢了,何曾见过像今天这般真正的血腥杀戮战场。

  苏媛脸色苍白没有血色,身体开始微微地颤抖,现在她心里最大的渴望就是见到陈奇,见到那个总是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高大身影。

  她还是没忍住拨打了那个号码,可惜,电话那头久久都没有回音。

  苏媛的心渐渐沉了下去,一丝阴云笼罩在心头,甚至让她泛起了罕见的恐惧和绝望。

  苏千河将苏媛紧紧抱在怀里,老眼浑浊,忆起了他惨死的妻子:“女儿,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命!”

  巴布鲁越战越勇,完全压制了两大黑袍鬼使,他现在不得不拼命,老大未归,苏家的安全就要靠他来保卫,就算是死都不会退后一步。

  “两个鼠辈,今天既然来了,就给爷爷留下来吧!”巴布鲁双足跺地,甚至震的建筑都在嗡嗡作响,两只铁拳不断疯狂砸向敌人,两大鬼使竟然一时间无法抽身。

  巴布鲁看似狂猛的进攻,其实是在制造伤敌的机会,阿修罗最可怕的地方就是粗中有细,就算是熟悉他的敌人都有可能着了道。

  果然,就在二人疲于应对的时候,巴布鲁突然从诡异地角度射出两枚棱形飞镖。

  飞镖出现的角度让人防不胜防,完全意料不到。

  黑袍左鬼使大惊失色,仓促躲避中肩膀上已经飚出一蓬鲜血。右鬼使失神的瞬间却被巴布鲁一拳击退。

  巴布鲁正要痛下杀手,忽然异变陡生,别墅方向传来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沉闷震响。

  两道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摸到了门口,偷偷地设置了定时炸弹,防弹门已经被彻底炸开,气浪滔天,烟火熊熊。

  “混蛋!”巴布鲁简直气炸了肺,那两道人影的相貌被他看的清清楚楚,冥王手下的两大金刚。

  他万万没有想到,冥王明知道血剑佣兵团镇守天州,但却精锐尽出,倾巢出动,这是赤裸裸的宣战。

  巴布鲁飞快地转过身扑了回去,他绝不允许任何人闯到别墅中去。

  两名鬼使对视一眼,这可是绝佳的好机会,巴布鲁后背空门大露正好成了攻击的靶子。

  两道鬼爪闪电般抓出,巴布鲁根本无法闪躲,也没有时间闪躲,后背上立即出现两条极深的血印。

  但他仿佛感受不到背部传来的灼热剧痛感,毅然冲到了两大金刚面前。

  “怒目,哈雷,你们找死!”巴布鲁铁拳疯狂砸向两人,这一招势如雷霆,带着虎虎风声,让二人不敢怠慢。

  怒目金刚勃雷特,哈雷金刚杰夫森,两人一声狞笑,骤然后退,两柄长刀已经凌空斩来。

  巴布鲁背腹受敌,险相环生,可是他今天竟然超常发挥,在下一刻堪堪抵住了四大高手的联手围攻。

  阿修罗巴布鲁的战斗力今天完全展现了出来,群战无敌的神话,让冥王四名手下心胆俱寒。

  苏宅久战不下,如果被杀神赶到,他们将死无葬身之地,到了这个时候,冥王手下四将也急了。

  “怒目!哈雷!你们冲进去把苏媛劫了!”其中一个黑袍鬼使沉声喝道,绝不能再拖下去。

  阿修罗战的兴起,全身的血液都仿佛要沸腾,战斗越激烈他越兴奋。

  面对四大高手的围攻,巴布鲁夷然不惧,完全一副拼命的架势,气势此消彼长之下,竟然让他在以一敌四的情况下占了上风。

  怒目和哈雷本来就是两名远程压制队员,现在却和阿修罗硬碰硬,简直就是自讨苦吃,若不是有两名黑袍鬼使牵制住他,恐怕几个照面就会被血洗。

  “四个废物!”巴布鲁双目血红,好像发了狂,硬生生把四人给逼退到战圈外。

  下一刹,现场闪过一道黑影。

  “四个废物!”有人轻轻重复了一句巴布鲁的话,这道声音阴气森森,虽然很低沉,但场上几乎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冥兵听见这道声音,仿佛打了兴奋剂,玩命似地向别墅冲去,血剑精锐布下的阵型竟然被冲破一个口子。

  巴布鲁心头剧震,因为他的瞳孔中已经映上了一道诡异的身影。

  那道身影仿佛凭空出现,只是一闪就来到了巴布鲁身前,紧接着一只钢铁铸成的拳头骤然放大。

  “怦!”巴布鲁强壮的身躯,就像沙包一般被打了出去,足足飞退十几米。

  怒目和哈雷以及黑袍鬼使,看见这道身影时,脸上露出了震惊和惶恐的神色,急急停下了手中动作,齐齐拜了下去:“王座!”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王座竟然隐身在暗处跟着来到了华夏。

  “冥王!”巴布鲁深吸了一口气,冥王亲自前来,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冥王一向深居在他的宫殿中,很少出现,上次郑立昇还言称前者在边境受伤,简直就是放屁,恐怕那是障眼法吧,故意让人放松警惕。

  巴布鲁深吸一口气,心彻底沉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今天连更八章,我仿佛也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