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时间?”陈奇隐隐感觉到不对劲,是什么事情能够让对方派出如此强大的火力,总共数十名训练有素的雇佣兵,只为拖延时间?

  他悚然一惊:“糟了,他们的目标是苏家!”

  想到这个可能,陈奇心急如焚,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低喝一声:“方队长,掩护我!”话音未落,身形便猛然闪动,冲了出去。

  彼德看到扑出来的人影,正要下令攻击,可下一刻眼神中便充满了惊恐,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八...八部众?”

  怪不得委托人会特意叮嘱必须精锐全出,只要能够拖延半小时就算完成了任务。

  怪不得这次收到的佣金会一辈子都花不完,这他妈就是个死局啊。

  怪不得血蜘蛛的团长没有亲自带队前来,一定是拿着巨款逃跑了。

  “切里斯特,我草你祖宗!”彼德在心中狂吼,接着拼命向外面逃窜。

  “彼德!”陈奇怒吼!看到彼德的瞬间他便忆起,红蜘蛛佣兵团,那个三流佣兵团。

  W@酷=匠Q!网◇m唯一●q正s版y,其0m他{G都p是B盗v版d

  这一刻陈奇已经给这个组织判了死刑。

  ........。

  陈奇的推断果然没有错,此刻苏宅几乎被大军围困,真不知道这些杀手是怎么冒出来的,足有上百精兵,其中还有两名诡异的黑袍人在后方压阵。

  血剑小队依托事先构建好的防御工事艰难地抵抗着敌人的侵入。

  入侵者个个训练有素,装备非常精良,每个人的手中都持有SL雷霆突击步枪,所以人虽然多,看似激烈地战斗,却几乎没有造成特别引人注意的动静。

  苏千河父女二人停留在监控室中,表情异常担忧,他们万万想不到,竟会有敌人嚣张到这种程度,光天化日之下派军队攻入私宅。

  他们想当然地把那些装备精良的战士当成了某支军队,却不知道在西方黑暗世界,这种配置只不过是标准级别罢了。

  如果不是陈奇未雨绸缪,把别墅上上下下全部换成了厚实的防弹玻璃,恐怕他们早就被打成了筛子。

  血剑佣兵团数十名精锐,很显然受过更加严格的训练,就算在兵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依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反击,很大程度上阻止了对方前进的脚步。

  后方压阵的两名黑袍人隐藏在树荫之下,让人看不清面目,身上流露着冰冷森寒的气息,绝不是易与之辈。

  “没想到血剑精英小队竟然也被杀神调了过来!”

  “杀神对苏家很重视!”

  两名黑袍人低声交谈,只不过他们使用的语言完全不是华夏语。

  “只要红蜘蛛能够拖延杀神半小时,苏家可破。”

  “王座他.....”

  “嘘!有人出来了!”

  两人定晴看去,从苏家别墅冲出来一个黑人大汉,虽然体型庞大,可是动作却异常敏捷,甩手就是几束黑影射了出去,紧接着便有数名杀手闷声不响地栽倒在地。

  “哪里的鼠辈!”巴布鲁怒吼一声。

  “阿修罗!”

  “竟然是阿修罗!”两名黑袍人似乎一惊,相互对视一眼,纵身飞扑了过去。

  黑袍人几个起落便来到别墅前,面对如雨般倾泻而来的子弹,两人借着门前的大树迅速避了过去。

  “阿修罗,别来无恙啊!”

  巴布鲁的棱形飞镖只要出手便有人丧命,看到两名黑袍人扑了过来,他忍不住寒毛都竖了起来:“原来是冥王坐下两大鬼使,好大的胆子!”

  巴布鲁非常讨厌这俩阴森森的怪物,早就憋了一肚子火。

  上次冥王的两大金刚前来偷袭,他因为受伤没有参战,心里痒痒的不行,今天竟然会碰到两大鬼使,冥王真是阴魂不散,与血剑佣兵团彻底杠上了。

  “嘿嘿,阿修罗,别人怕你,我们可不怕你!”冥王手下的两大鬼使终年隐藏在黑袍之下,就连声音都变的阴气森森缥缈不定,此刻在青天白日之下,却给人一种极为寒冷的感觉。

  “装神弄鬼的杂碎!”巴布鲁怒吼一声冲了过去,他的大号沙漠之鹰被毁坏,一直没有顺手的兵器,现在只能凭借一双铁拳正面抗敌。

  巴布鲁最适合这种群战,尤其是手中的棱形飞镖时不时就会出其不意地飞射出去,夺走几条人命。

  两名黑袍鬼使手掌上套着尖利的铁爪,攻击招式很诡异,仿佛是西洋拳术中失传已久的诡道流,出招凶猛,招招不离要害。

  “两个藏头露尾的家伙!”巴布鲁冷笑一声,他的铁拳完全不惧这种阴诡的攻击方式,再加上双方的力量有所差距,两大鬼使竟然一时间奈何不了他。

  冥王的冥兵数量损耗严重,一百多人的队伍已经被血剑英锐干掉近三分之一,而且伤亡数字还在不断地增加之中。

  刘云带领的保镖团队连自保都做不到,极快速地消耗着,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院子里。就连他自己都受了伤,无奈地躲在大树后面伺机偷袭几枪。

  这一切都看在苏媛父女两人的眼中,他们默契地没有报警,这样的场面,就算是警察来了,也只能是徒增伤亡。

  就连刘云的保安团队都抵挡不住入侵之敌,警察来了还不是白白送了性命。

  苏千河歉疚地看着院子里倒下的那些保镖,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苏家,他们怎么可能年纪轻轻就送了命。

  苏媛拿起手机犹豫了几秒,但是没有拨通号码。

  苏千河愣了一下:“为什么不通知陈奇回来?”

  苏媛倔强地摇了摇头,眼神中露出一抹坚定:“爸,你觉得这样的阵势,他回来又有什么用?”

  苏千河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战场,那一个个凶神恶煞般的杀手,训练有素,技能出众,完全不像是一般的乌合之众。

  就算他对陈奇充满了信心,此刻也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就算他回来也余事无补吧。

  恐怕此刻只有听天由命了,苏家从上一代开始就被人追杀,甚至差点灭门,直到今天这种厄运依然笼罩着他们,苏千河此刻唯有苦笑面对,没有任何的办法。

  “媛媛,我们去你妹妹的房间,就算有事,我们父女三个也要在一起!”苏千河爱怜地摸了摸苏媛的脑袋,他已经很久都没有与女儿如此近距离亲昵地在一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这是TIM哥两瓶精油的两更。TIM的突然到访,让我措手不及啊,平时都是有几章发几章,没存稿。码这章的时候,突然发现恶魔果突然1000,好吧!!加更放在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