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季来到福田小野身边,客气地说道:“福田先生,您没事吧?”虽然他的表情不至于多么的卑躬屈膝,但讨好的意味还是很明显。

  “哼!”福田小野隐晦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赶紧把眼前的事情给解决了。

  赵季尴尬地收回了笑容,紧接着转过头,大手一挥:“把这些人全部抓回去!”

  王磊没有反抗,只是恶狠狠地瞪了眼福田小野,朝着他无声地说了几个字。

  福田小野是华夏通,对语言的研究甚至比本地人都要熟悉。根据他的口形立即明白了什么意思,王磊是说:“你等着,我还会再来的!”

  福田小野小眼睛眯虚着,脸庞抖了抖,这他么明显就是刻意来找事的。

  赵季乍乍呼呼指挥几十名警察押着王磊这些人准备离开,这时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看到电话提示,他微微一愣,是东城区分局的田宏厚,不过现在已经是市局代理局长了。

  JL看正版z;章"H节m上酷'`匠、●网h

  “喂,田局长?”赵季满脸堆着笑接通了电话,对于这个未来的新领导他还是保持了足够的尊敬。

  “什么?”赵季听到田局长的话,脸色立即就变了:“可是........”

  电话那头明显传来田宏厚怒气冲冲的喊叫,甚至透过手机麦克传出来的声音都有些刺耳。

  “可是个屁,让你怎么办就怎么办!”田宏厚挂掉了电话。

  “他妈的!”赵季小声骂了句,挂了电话,脸色都快沉出水来。

  他狠狠地瞅了眼王磊,犹豫了几秒接着忽然怒气冲冲地转头下令:“把这些人放了,马上收队!”

  “嗯?”福田小野第一个愣住了,这是搞的哪一出?

  王磊心里一喜,果然陈先生已经安排好了啊。

  数十名警员莫名其妙地看着赵季,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

  “赵队长,这些人聚众闹事,就这么撒手不管了?”有警员不解地上前询问。

  赵季语气不善地说道:“这都是上面的命令,局长自有安排,我们先撤!”边说边往外走,甚至都没看福田小野一眼。

  他没脸看,经过这件事之后,恐怕福田家再也不会给他好脸子。

  “这个田宏厚到底搞什么鬼。”赵季非常郁闷,心里暗暗腹诽难道田宏厚就不怕福田家闹腾?

  警察撤走之后,王磊笑嘻嘻地来到福田小野面前:“怎么样,小鬼子,没后台了?”

  “你....”福田小野双眼冒火,可是面对凶神恶煞般的王磊一群人,他屁都不敢放一个。

  他不是福田家的骨干,但能够被派来管理拆迁区的工程,定然也有他的能力,这口气绝对咽不下。

  王磊笑脸一收,挥了挥手:“兄弟们,给我把小鬼子的工程部给砸了!”

  身后近百小弟轰然应诺,下一刻便冲到了临时建起来的工程指挥部,十几分钟后,里面一片狼藉,能用的不能用的,反正都给砸了。

  福田小野身边只有不足十个低级武者,面对如狼似虎的一百黑道打手,还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最终的结果便是全部鼻青脸肿地趴在地上。

  王磊临走前,拎起了福田小野,恶狠狠地警告他:“陈先生说了,福田家的爪子伸的太长,他不介意一点一点帮你们修剪修剪。”

  “陈....先生是谁?”福田小野眼睛被打的像灯泡似地,仍然不甘心地拼命睁开望着王磊,对方既然知道福田家,还敢如此嚣张,恐怕背后的人物不简单。

  “陈奇!”王磊阴阴一笑,将他扔到了地上。

  .......。

  鼎极大厦自从王家被彻底覆灭之后便一直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直到最近几天才被一个神秘的外来势力收购。

  收购鼎极大厦的势力正是福田集团,东洋国大名鼎鼎的跨国集团,也是东洋三大家族之一福田家族明面上的产业,坐拥无数产业,野心极大。

  鼎极大厦48层一间健身运动室中。

  福田小野脑袋上缠着绷带,嘴歪眼斜地静立在一个人面前,他去医院匆匆包扎了一番就赶紧前来报告,整个沙港湾工程已经停滞了,完全没有办法继续下去。

  工人们开始罢工,就连运输工程材料的车队都被王磊那帮人给堵到了路口。

  场地上站着一位年轻英俊的男人,赤裸着上身,露出了精壮结实的肌肉。他的脖子上挂着一块翠绿的龙形玉佩,此刻正在轻轻摩挲着光滑的龙身。

  他的周围站着四名块头很大的壮汉,每个体型都像施瓦辛格一样,给人很强烈的视觉压迫力。

  可就是这样四名壮汉在年轻人的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全部低着头默不作声。

  “小野君,你确定这帮人是受陈奇指使?”

  “社长,千真万确!”福田小野咧着半个嘴,痛苦地重复了一句。

  “陈奇可是当年大闹京都的高手,家族对他很忌惮,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付!”被称作社长的年轻人皱着眉头深思着。

  前几天,福田龙井私自将那座小院送与陈奇,已经让家族中很多人不满,但碍于前者身份极为尊贵,没人敢多说什么。

  如今,这个陈奇竟然主动插手家族的事情,还将沙港湾的工地给砸了,他作为福田家族天州总负责人这口气可忍不下去。

  如果天州的事情搞不好,他在家族的地位绝对会一落千丈,将直接影响未来在家族中的话语权。

  “你找过田宏厚了?”年轻人背起了双手,沉声问了句。

  不提这个田宏厚还好,一提他福田小野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代理公安局长根本不给福田家面子,对于他们的报案完全置之不理,甚至还口出狂言,再来搞事就把他们抓进去。

  “田宏厚根本不给面子,沙港湾的事情更是置之不理!”福田小野无奈地回答。

  这名年轻的社长名叫福田翔太,是福田家主的嫡系一脉,论身份地位相当于一个公司的总经理,所以福田小野称呼他为社长,这是对他的尊称。

  福田翔太这么年轻就当上了社长,除了家庭地位之外,还有自身的实力,不论是商业天赋还是自身武力,都是福田家的佼佼者。

  这次来到华夏,家族给他分配了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掌控天州市的经济。

  福田翔太本以为联合了极道馆,黑白两道同时下手,定能在天州市打出一片天地,可现在刚刚进行一半的计划,就被陈奇打乱。

  “哼!都把这个陈奇传的神乎其神,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几分本事!”福田翔太抬头看了眼衣架上挂着的那条深紫色腰带,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意。

  “砰”福田翔太突然一拳击出,重重打在一名壮汉身上,此人足有300多斤的重量,却被这一拳打出了足有5,6米远,然后痛苦地趴在了地上呻吟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