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苏媛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陈奇,真的要将‘生命I号’免费,东盛集团恐怕承受不了为之付出的费用啊。”

  苏千河目光闪了闪同样在等待着陈奇的回答,他相信后者一定有了相关的准备和措施。

  以他对陈奇的了解,某人的手段层出不穷,总能在关键时刻让人眼睛一亮。

  “走一步看一步咯,先把那帮家伙的嚣张气焰打下去再说!”陈奇嘻嘻一笑。

  “什么?”苏千河本来满怀信心地等待着陈奇语出惊人,谁知道却等来这样一句话。

  苏媛直接气急:“你就只是为了出一口气?”她也是醉了,生命I号那是多么重要的东西?在这个小子的眼里,就是一个出气的牺牲品吗?

  “嘿嘿,莫急莫急,山人自有妙计!”陈奇嬉皮笑脸,但眸中却隐藏着让人无法察觉的冷意,有些事情,自己去做就好了,没必要让苏家父女两人牵扯进来。

  车辆已经进入苏家庄园,陈奇突然说要下车,苏媛正在气头上,根本没搭理他,也不管他要去哪里。

  陈奇吩咐巴布鲁多多注意安全之后,便扭头离开。

  ......。

  钟伦苦心组织的会议,就这样被陈奇完全搅乱,他简直快要气疯了,回到宾馆后拼命怒吼,把豪华客厅的物品砸的稀巴烂。

  站在不远处的几名保镖低着头胆颤心惊,刚刚的会议他们一直守在门口,根本没注意就让陈奇给打晕了,现在老板被打,恐怕等待他们的结局就是被开除。

  “一定要彻底将东盛集团封杀!”钟伦恶狠狠地喊了出来,他要利用企业联合会对其进行最大限度的制约。

  “还有那个小子,一定就是把勇儿打个半死的混蛋!”钟伦攥紧了拳头,双眼几乎喷出了怒火,他要让陈奇生不如死。

  他转过头对着几个垂首的保镖喊道:“你们几个,给我找些专业的人士来,知道什么意思吗?”

  三名保镖互相对视一眼,默默点了点头,最近他们的老板脾气越来越暴燥,做事从来不计后果。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更何况他们过的就是刀头舔血的生活,对于老板的这种特殊要求只能同意。

  他们当然知道所谓的专业人士是什么,通俗一点说就是杀手。

  “哟~钟董,找专业的人士,是要对付我吗?”一个突兀的男音,骤然出现在所有人的背后。

  “谁?”几名保镖下意识地掏枪回头,可没等看清楚人影,脖子上便中了手刀,接着晃晃悠悠歪倒在地。

  一个眨眼的时间就放倒三名训练有素的专业保镖,这份实力让钟伦眼角剧烈地一跳。

  “你...你想干什么?我喊人了!”钟伦手足冰冷,不停向后退去,堂堂一个大老爷儿们,竟然像个女人似地要喊人。

  陈奇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过他的脸色瞬间变冷,身形一闪冲到了钟伦身边,捏住了他的脖子将之狠狠摁在落地玻璃窗前。

  “钟董事长,你真是好算计啊,想利用企业联合会向东盛集团施压,然后兵不刃血地得到生命I号?”陈奇似笑非笑,手掌轻轻用力。

  “呃!”钟伦拼命拍打着陈奇铁钳似的手,涨的满脸通红,这种窒息的感觉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仿佛已经看到死神在头顶上和他招手。

  看正OB版D章K节uc上^/酷B?匠cW网0/

  眼看钟伦就要翻白眼,陈奇将他甩到了地上,这次仍然是屁股先着地,伤上加伤顿时让某人嗷唠一嗓子。

  屁股上的肉虽然肥大,但疼起了也要命,钟伦的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脸色更是狰狞的可怕。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钟伦都快哭了,他儿子钟勇还在医院里趴着呢,现在又轮到了他,难道父子俩都要住到同一间病房么。

  陈奇蹲下身子,撇了撇嘴:“啧啧,钟董事长,你可真不经摔,你儿子就比你强多了。”一边说一边拍了拍他发青的脸。

  “你对东盛集团做出了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自然是要付出点代价的!”陈奇不疾不徐地说道。

  钟伦脸庞的肌肉剧烈一抖,我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了?一切都还没有形成事实好吗?

  “你...什么意思!”他强撑着痛苦,咬着牙问道。

  “没什么意思,东盛集团呢,即将赢来一个崭新的未来,但是集团缺钱啊,钟董这么大公司,不如借点钱出来,做做善事怎么样?”陈奇脸上挂着和煦的笑,但这笑看在钟伦眼里简直比恶魔还可怕。

  “不可能!”钟伦眼里冒着火。

  “是么?”陈奇二话不出将他拎了起来。

  钟伦立即像杀猪一般嚎了起来:“你想干什么?你会后悔的!”

  陈奇来到落地玻璃窗,一脚就踹碎了玻璃,这里离着地面足有好几十米,强烈的劲风瞬间就刮了进来,吹的二人衣服猎猎声响。

  他走到窗边,离着窗沿只有一步之遥。

  “这个感觉怎么样?”陈奇单手抓着钟伦的腿,手臂平伸将他倒栽到窗外。

  钟伦倒立在外面,看到的都是无尽空荡荡的虚空,那种感觉就好像正在坠入十八层地狱般恐怖。

  “啊!不要.....我借,我借!”钟伦彻底崩溃了,这种被悬空的感觉就像在走钢丝,还是那种从未走过的人趴在钢丝上,仿佛下一刻就会摔下万丈深渊,摔的粉身碎骨。

  “不知道钟董能借多少呀?”陈奇手臂轻轻抖了抖。

  钟伦紧紧闭上了眼,连喊叫都顾不上了,因为他的裤裆一紧,竟然就这么倒栽着小便失禁。

  当然,这样的结果,就是液体顺着裤裆向下流去,一直流到某人的嘴里。

  他感觉嘴里咸咸的,但下一刻立即就苦了。

  堂堂一个大集团的董事长,竟然这般不堪。

  不过话说回来,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淡然,头朝下悬浮在几十米的高空,随时都有栽下去的可能,那种感觉一般人能承受的了吗?

  “你说借多少就借多少!”钟伦终于服软,他现在终于回记起来,眼前这小子就是那天在东盛集团门口碰到的叫化子,被苏千河当成贵宾请进去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