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他么还打人呢!”陈奇眼睛一瞪,上去一就将钟伦揪了下来,抡起胳膊扔到地上。

  “怦!”摔的这一声还挺响的,钟伦的屁股与地面来了次彻底地亲密接触。

  “哎呦”钟伦龇牙咧嘴地叫出了声,眼泪都流了出来。虽然与地面接触的是皮糙肉厚的屁股,但在陈奇特意地发力下,那种结结实实的痛感依然让他生不如死,痛彻心扉。

  %酷Y3匠网:@永_久l免费看。小¤说

  全场哗然,先不说陈奇表现出来的力气有多大,光是这份胆量就不一般,当着这么多的媒体,还是在新闻直播阶段,当场将企业联合会的会长给摔到地上,这立即就成为了现场新闻的焦点。

  “我艹,这哪来的小子,够狠啊!”不少市民停留在马路上观看大屏幕的现场直播,纷纷被这一幕惊呆。

  今天钟伦为了扩大影响,不遗余力地联系了多家大型媒体机构,开通了实时新闻播报,就是准备将东盛集团彻底推到风口浪尖。

  无论他的想象力有多么的丰富,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插曲和发生这样的结果。

  “保安,保安呢?”钟伦老脸涨的通红,捂着屁股倒抽着冷气,由于实在是太疼了,忍不住浑身都在颤抖。

  不远处的苏媛,表面上皱着眉,其实心里痛快的要命,看着倒在地上的钟伦,她恨不得也冲上去给他补两脚。

  张天厚坐不住了,当场打人这件事可不简单,他作为市委书记,无论如何都不能当个旁观者。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他根本不知情,自然也不知道陈奇曾经去地下监狱转了一圈又被救了出来。

  张天厚刚要有所表示,却发现陈奇转过了身,抓着麦克风继续发言,本着对钟伦的恨意,他又悄悄地坐下了。

  陈奇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继续抓着麦克风说道:“我说的算不算,自然要经过东盛集团的两位老总同意。”

  他朝着苏媛眨了眨眼睛,接着把麦克风递了过去。

  苏媛其实从心里讲,对陈奇的提议并不反感,她对于免费给癌症患者提供生命I号绝对举双手赞成。

  她是在担忧东盛集团能不能支撑这样庞大的消耗,世界上癌症病人何止千千万,听到这个消息会恐怕所有人都会第一时间冲到集团,为了活命没人能够淡定。

  苏媛举着话筒沉吟了几秒,所有的灯光和摄像头都对准了她。

  “陈先生的话可以代表东盛集团,生命I号在不久的将来会彻底对全世界人民开放。”苏媛说出来的话自然表明了东盛集团的立场。

  所有媒体,包括在场的集团老总,甚至外界观看此次直播的市民们的心脏都重重一跳,充满了震撼。

  东盛集团这是什么意思,被所有人觊觎的划时代产品将免费向公众开放?那是不是意味着,‘生命I号’一旦面市不但带不来任何经济效益,反而会贴进去数之不尽的营运费用。

  所有人都觉得,东盛集团肯定疯了。

  苏媛说出这句话后大大松了一口气,对陈奇莫名的信任使她毫不犹豫地支持了他的提议,甚至连后果都没有仔细想。

  “苏总裁,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数位集团老总拼命挤了过来,脸上充满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陈奇冷眼撇了这几位老总,不屑地说道:“废话真多,我们自己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论到外人指指点点?”

  他的这句话说的有些模棱两可,有些暧昧,在场的可都是些见缝插针,没事都能搅出事的媒体记者,立即眼睛就亮了。

  今天的爆炸性新闻实在太多,眼前这位替苏媛拿主意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是身份,让他们浮想联翩。

  “请问这位先生,您与苏总裁是什么关系?”

  甚至有更加直接的提问:“先生,您是苏总裁的男朋友吗?”

  苏媛小脸腾地一下就红了,狠狠瞪了陈奇一眼,这个混蛋一定是故意的。

  陈奇咧开嘴灿烂地笑了,没有否定,也没有承认。

  他面对镜头很淡然:“大家心里明白就好!”紧接着表情突然一变,眼神冰冷,脸色阴森:“另外,我警告一下正在看直播的某些人,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和底限。”

  他这是赤裸裸的警告,虽然绝大多数人并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有人明白。

  尤其是京都狄家,某两鬓斑白的老者目不转晴地盯着电视屏幕,眼中的寒意几乎让整个房间都变的冰冷。

  五年前那个晚上,他的儿子惨死在陈奇的手中,这个仇,他一定要报。不论对错,只论结果,这就是狄家老爷子为人处事之道。

  “哼!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开端罢了,陈奇我们走着瞧!”

  狄老,原名狄博延,国家经贸委一把手,更是京都八大家族之一的当代家主,不论官方还是民间的势力都无比庞大。

  欧阳家。

  欧阳晨风嘴角挂着讥笑,忍不住自言自语:“几天后的东海,就是你葬身之地,陈奇,就让你继续嚣张几天。”

  极道馆。

  “他就是陈奇么?有点意思!”越飞文笑的很诡异。

  站立在街头的两名神秘年轻人。

  “少爷,他就是陈奇!”

  “嗯,果然够嚣张!”黑衣墨镜年轻人,微微一笑,对陈奇的兴趣更加深了一层:“我们走!”

  .......。

  陈奇在镜头前嚣张完之后,立即让巴布鲁把人群给分出一条道来,然后带着苏千河父女施施然走了出去,留下一大帮瞪着眼睛的集团老总面面相觑。

  钟伦哼哼唧唧的站起来怒吼:“保安呢?是不是都死了?”

  也不是保安不管这事,实在是巴布鲁一直就站在苏媛旁边,那样的高壮黑人任谁看了都胆颤,别说上前动手了,走近的勇气都没有,他们是保安不是敢死队。

  钟伦针对东盛集团的决议会就这样不了了知,最终的结果却让人更加震撼。

  东盛集团一旦真的将‘生命I号’免费供应,造成的影响和轰动已经不是区区一个天州市能够放的下,整个世界都将陷入疯狂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