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媒体记者凑了过来,将麦克风举到了苏媛的嘴边:“请问苏总,如果东盛集团被企业联合会制裁,会不会寻求高通公司的支持?最终是不是会沦落为英联国的附属企业?”

  有人提问,其它记者蜂拥而至:“请问苏总,如果东盛集团敝帚自珍不同意分享这项造福人类的发明,会不会被冠以贪婪自私的名声,然后遭到所有企业的联合抵制?”

  钟伦几不可察地冷笑着,这几个记者提的问题实在是太好了,这都是他安排的托,就是为了引导舆论热点。

  看正版wB章ph节wu上mx酷…C匠◎p网u.

  钱真是个好东西,可以达到任何想要达到的目的。

  苏媛的脸彻底黑了,这都是什么问题?要让她怎么回答,无论怎么回答都会落入别人的口舌,苏媛已经处于漩涡的中心,周围的七嘴八舌彻底打乱了她的思维,让她有了一种无所适从的慌张感觉。

  张天厚皱着眉头,虽然同情东盛集团,但根本无法发表意见,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市委政府,任何一句话都可能成为舆论风向,此时此刻只能沉默无言。

  苏媛无助地眼神罕见地出现一丝惊恐,无论她如何强势,也只是弱女子罢了,隐藏在坚强外表下的依然是一颗容易破碎的心。

  “苏总,我相信你一定能看清楚形势,孰轻孰重应该很明显了吧?”钟伦意识到大势已成,现在只要继续煽风点火,他的目的就能达到。

  苏媛冷冷看了他一眼,紧紧抿着嘴唇。

  苏千河父女被围攻在当场,面对记者无数刻意针对的问题,已经是焦头烂额,疲于应付。

  钟伦的丑恶嘴脸昭然若揭,可惜所有人仿佛都看不到他的卑鄙,都在支持着他的决议。

  不论这些人出于什么心理,看笑话也好,有特殊目的也罢,总之整场的目光和焦点都集中在苏媛这位集团总裁身上,等待她的最终答复。

  苏媛已经气到不行,小脸通红,身体发颤。她抓过一只麦克风冷冷地回答:“东盛集团的事情轮不到你们来作主。”

  “苏总裁真是误会了,我们哪有权力替你作主呢,只是提出建议而已,你只需选择就可以了,自主权完全在你的身上嘛!”钟伦恬不知耻地打蛇随棍上,步步紧逼,他就是要造成这种两难的效果。

  苏千河父女二人相对无言,在如今的形势下,无论他们答应与否,都不重要了。钟伦是铁了心要让东盛集团坠入深渊,这一招狠到了极至。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本来有些火药味的会场,被这道声音分散了不少。

  门口走进来一位胸口缠着绷带,带着墨镜的酷酷男人。他步伐稳健,嘴角噙着笑意,不疾不徐地排开人群,走到苏媛的身边。

  “陈奇?”苏媛愣住了,心脏重重地跳动,仿佛溺水之人抓到了唯一的救命稻草,眼神中闪出了希冀的光芒。

  陈奇穿着宽松的圆领T恤,所以她的目光首先落到了陈奇绑着绷带的胸口,下意识地皱起了秀眉:“你怎么又受伤了?这几天去哪了?”

  陈奇摘下墨镜,朝着她投去一个安心的笑意:“一会再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身上,不停猜测着他想要干什么。

  张天厚看到陈奇到来,眸中一亮,心里有了些微的期待,很想知道这个神秘的年轻人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陈奇慢步走到了钟伦的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是三州企业联合会的会长?”

  钟伦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有些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不由皱起了眉头:“你是谁?”

  “钟勇是你儿子吧?”陈奇突然莫名其妙地问道。

  “你到底是谁?没事就出去,不要影响会议!”钟伦不耐烦地挥挥手,这小子真是莫名其妙。

  陈奇忽然转过了头,面向了众多的媒体:“今天,我看天州市大半媒体都到了现场吧?正好,借此机会我要宣布一个消息。”

  众人面面相觑,这年轻人搞什么鬼?一进来就神秘兮兮地要宣布消息。

  他们的表情不以为然,但依旧期待着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也好让他们报道的素材更加丰富一点。

  “这位先生,你是东盛集团的人吗?”已经有记者通过陈奇与苏媛的简短交流,看出些端倪来。

  陈奇朝着他投去了一个,你真聪明的眼神,紧接着一把抢过钟伦的麦克风。

  “你干什么?”钟伦怒道。

  陈奇施施然向前走了几步,开口说道:“我宣布,东盛集团未来将要面市的‘生命I号’将彻底对公众免费,只要身患癌症的患者,都可以在集团得到一份有效的成品。”

  陈奇语出惊人,彻底震撼了全场,这句话仿佛一道晴天霹雳在众人的头上炸响,让他们的耳朵嗡嗡响个不停。

  “你他么是谁啊?”钟伦第一个反应过来:“你能代表东盛集团?保安,快把这个捣乱的小子轰出去!”

  钟伦有些气急,好端端的形势,不能让这个莫名其妙地小子给破坏掉。

  苏媛听到陈奇的话,同样震惊了,正要说话,苏千河抬手制止了她。

  苏千河经商这么多年,自然有他独特的想法和眼光。

  陈奇的提议看似疯狂,其实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招妙棋,一旦生命I号将会免费的事情被传了出去,大众的第一个反应便是东盛集团是良心企业,是大慈善家。

  东盛集团有了民众的支持,那就相当于做了无形的广告,会被口口相传。虽然免费运营生命I号会对东盛集团造成很大的经济压力,但从陈奇自信笃定地面孔中,苏千河似乎看出了什么。

  所以他立即抬手制止了苏媛,准备继续听陈奇说下去。

  “我能不能代表东盛集团,当然不是你说的话,你算什么东西?”陈奇玩味地看了钟伦一眼。这个挑梁小丑,还妄想着利用联合会来压东盛集团一头,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他在方老的安全屋暂时养伤,从实时新闻上看到了这条消息,立即就赶了过来,对于这种别有用心的人他从来都不会留任何情面。

  “你敢骂人?”钟伦眼角一抖,伸出手指着陈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