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药膏果然有奇效,刚刚抹上,便止住了疼痛,伤口处传来清凉之感。

  由于陈奇的伤口面积很大,一瓶药膏很快就用完了,白眉肉疼地将底子里最后一点帮他抹上,嘴里低声嘀咕着:“得,最后一点也没了!”

  陈奇能够感受到这药膏的效果,与老神仙给他的金创药不相上下。

  很少会有人懂得这种东西的珍贵,在西方黑市上,陈奇的金创药哪怕只是指甲盖那么点,也能卖上天价。

  他曾经极度缺钱的时候就卖过一瓶,足足卖了数百万美金,可惜,这种东西太稀有,不是有钱就能得到的。

  “谢谢!”陈奇发自内心地感谢,这几个老头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能舍得给他用掉如此珍贵的东西,就值得让他真心地感谢。

  “臭小子!”白眉瞪了他一眼。

  龚武帝忽然闷哼一声,似乎伤势发作让他很痛苦,“污狗的实力不减反增,今天差点就栽了!”他捂着胸口坐了下去。

  “老武,你这些年白活了,竟然被污狗给打残!”白眉一边帮陈奇包扎,一边不屑地撇了撇嘴。

  “放屁!”龚武帝瞪起了眼睛,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儿了,虽然嘴上逞强,但事实如此,他觉得脸上很没有面子。明明好久没有活动,想着拿污狗立威,谁知道会折羽而归。

  陈奇注意到方老默然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中微动,开口问道:“伯父,你们....真的认识我父亲?”

  方老叹了口气,默默地点点头:“本来我们这帮老不死,是准备隐居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天,可万万没想到会碰到大哥的后人。”

  “小子,你怎么会从神仙山上跑下来的?”龚武帝揉了揉胸口,疑惑地问他。

  “当然是有事了!”陈奇瞥了他一眼。

  “你个小......”龚武帝又瞪起了眼睛。

  “老武,你上一边待着去,一会也不消停!”白眉不耐烦地挥挥手,没看他这正忙着呢,还在那添乱。

  “我爸他.....”陈奇欲言又止,从小父亲这个词就离他很远,别说看到样子,就算连个消息都从来没听说过。在这件事上,老神仙总是一副时机到了你自然会明白的样子,让他心中憋闷又无可奈何。

  如今,骤然听到父亲的消息,他除了内心莫名地抵触外,其实还有深深的渴望。

  c,酷V匠网正W版!=首发Z^

  他希望知道父亲的消息,希望知道为什么当年自己被无情的抛弃。

  “其实这个世界没有你眼里那么简单!”方老轻轻滑动轮椅,转到了陈奇的正面。

  陈奇目光专注而凝聚,开始倾听着方老的叙说。

  .............。

  陈奇被抓到地下监狱后,并没有引起苏家父女的注意。平时他总是神出鬼没,这种情况早就让其它人习以为常了。更何况苏媛最近忙于公司的事情,也顾不上管他。

  巴布鲁很疑惑老大为什么整整两天没有露面,但并没有往心里去,在他的观念中陈奇就是无敌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够奈何得了。如果他不出现,那就一定是有事需要去处理。

  陈奇被抓的第二天。

  福居楼某聚会厅,此刻房间里坐着十几位衣着华丽的中年男人,坐在主位上的赫然就是市委书记张天厚。

  正常情况下,张天厚是不会出席这样的私人聚会,最近党风廉政建设抓的很严,即便没有什么猫腻被有心人盯上也没啥好果子吃。

  但今天的聚会,他还必须得来,因为关系到天州市企业改革的未来。

  十几家天州市龙头集团在三州企业联合会的带头下,极力邀请张天厚参加,天州的经济还需要这些人的大力支持,虽然他隐隐觉得这次会议不那么单纯,但仍然硬着头皮来了。

  一位两鬓已见霜痕,鹰鼻鱼唇的男人正在侃侃而谈。

  “我的提议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东盛集团敝帚自珍,如果这样下去,整个天州,甚至整个华夏都成了它的大本营,我们还有什么利益存在?”

  张天厚面露尴尬,作为堂堂天州市党政第一把手,却在这个男人面前不敢大声说话,心里真是非常憋屈。

  他又不得不陪着笑脸,眼前这位可是苏州头牌企业,钟氏集团的董事长钟伦。

  若单凭这个身份,张天厚根本不可能是这样的表现。钟伦最近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当选为三州企业联合会的会长。

  三州包括苏州、天州和扬州,这个联合会的会长可不简单,不但有规划三州企业发展方向的权力,更能监督党政一把手,有着直接向京都中央汇报的权力。

  这种职位非官似官,非商似商,完全游离于权力的边缘,让张天厚很头疼。

  钟伦不知道突然发了什么疯,联合了十几家重头公司,声讨东盛集团,要求东盛将‘生命I号’的配方公之于众,造福全人类。

  他的口号,喊的可是真响亮,顿时就一呼百应,要不是今天的聚会规格很高,恐怕其它二、三流企业能够到场近百家。

  钟伦把话说完,其它人纷纷附合表示同意。今天到场的可都是各个集团的真正当家人,有着一锤定音的权力。

  他们的心里面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钟伦的提议非常合心意,自然是举双手双脚同意。

  他们都打着同一个主意,既然无法与东盛集团合作共赢,也不可能坐视它独大。

  “张书记,我建议你召开一个会议,将我们的提议告之东盛集团,如果苏媛还是执迷不悟,我们企业联合会将对其进行制裁。”钟伦皱着眉头,语气很不善。

  钟伦心里并没有把张天厚放在眼里,因为他身后有人,背景深的可怕。否则也不会极短的时间就当上三州企业联合会的会长。

  “钟董,这件事,还需要市委市政府郑重的开会研究一下,毕竟这是东盛集团自主研发的东西,涉及到产权保护等方方面面。”张天厚斟酌了几句,他说的都是事实,这件事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能决定。

  “呵呵,张书记,狄老先生可是非常重视这件事呢,他也非常赞同我的意思!”钟伦不轻不重地提到一个人。

  听到狄老先生这四个字,张天厚明显皱起了眉头,心中就算有万分的不满也只能压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