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阳竟然等在电梯旁边,从他紧张的表情和浑身的血迹可以看出来,一定是趁乱拼命逃出来的。

  “陈先生,给你!”他匆忙地递过来一枚U盘。

  陈奇虽然疑惑,但时间紧迫,也就没有多问,收起U盘便一头钻进了电梯间。

  他们来到地面的时候,隐隐约约已经听到了警笛的声音。

  地下监狱被无名歹徒入侵,甚至是已经被捣毁,这等大事件,官方出动了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前来镇压。

  “上车!”白眉闪身来到一辆金杯面包车旁边,拉开了车门,把陈奇扶了上去,方老紧随其后。

  许阳急急对陈奇说道:“陈先生,我就不跟你们走了,我还有其它紧要的事情!”

  陈奇知道他的身份,也就没有拦阻,轻轻点了点头。

  金杯面包车在下一刻便马力全开冲出了阴森昏暗的通道。

  待他们刚刚驶离地下车库,便有数十辆警车疯狂地驶了进去。

  “差点就碰上了,要是和这帮小兔崽子遇上,免不了会出人命!”龚武帝的长枪被他轻轻一拍收缩成了短棍,然后别到了裤腰上。

  白眉开着车一言不发,目光警惕地盯着周围的动静,白色的金杯车此刻已经诡异地变化成了淡蓝色,就连车牌都翻转变换了数字。

  车辆的整个后厢都是空着的,陈奇倚靠在车厢内,运转龙息术缓缓恢复着伤势。

  他胸口的伤很骇人,足有一尺多长,深可见骨,肌肉向外翻着露出了丝丝状状的组织。

  陈奇的镇定和稳重让方老啧啧称奇,心中暗叹果然不愧是组长的儿子,光这份沉凝的气质和无所畏惧的胆识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龚武帝更是双眼冒光,好奇地盯着陈奇,虽然他脸色苍白,受伤颇重,但表情却很淡然,浑然不在意,此刻嘴角上翘笑了笑道:“这小子和他爸长的可真像。”

  陈奇脸庞抽动了几下,不由缓缓睁开了眼睛:“各位老先生,能告诉我事情的直相了吗?”他很不喜欢这种置身在完全无法控制的形势之中。

  “嘿嘿,连脾气都一模一样!”龚武帝眼睛一亮。

  龚武帝的实力,陈奇已经知晓,高的可怕,至少可以与杨锋一战,按照估计他恐怕只有突破到先天之境后才能与之抗衡。

  白眉虽然没有出手,但从杨锋看向他的眼神中不经意间透出的畏惧之色可以猜出,比之龚武帝只强不弱。

  最神秘的是方老,虽然腿部残疾,可是手中却握着毁灭级的武器,从其它两人对之尊敬的态度来看,他才是这三人里地位最高的。

  他们口中提到的陈明轩,让陈奇心中有种渴望还有股莫名的酸涩,他想知道那人真的是爸爸吗?

  “陈奇,有些事情,你知道了也没什么好处,只需记着,你的父亲和我们都是至交好友!”方老斟酌了几秒,开口说道。

  “我没有父亲!”陈奇冷着脸,语气生硬。

  龚武帝皱了皱眉:“小子,你知道你老子是谁吗?”

  “武帝,你少说几句!”方老瞪了他一眼。

  “陈奇,你父亲陈明轩当年把你送到神仙山,是有苦衷的。”方老叹了一口气,神色落寞,仿佛想起什么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哼!我的父亲?抛妻弃子的伪君子?”陈奇冰冷的目光丝毫不让地与龚武帝对视着。

  “草,你个小混蛋!”龚武帝怒极而笑,有人当面侮辱他的大哥,可他除了怒之外,没有任何办法,这种憋屈让他脸色一白,引动了伤势,喷出一口鲜血。

  方老苦笑着摇了摇头:“陈奇,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陈奇低垂着头,没有答话,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白眉,把车开到安全屋!”方老敲了敲驾驶室的窗户。

  “嗯!”白眉猛打方向盘,拐到了另一条路上,车速渐次加快。

  金杯面包车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地势偏僻人烟稀少的旧式小区,只有两棟楼房,而且还是最普通的五层居民楼,从墙体的颜色来看,应该已经建成很多年了。

  陈奇跟着几个老家伙进入二单元,直接走入了地下室。

  他很郁闷,为什么隐秘的地方都要安排在地下呢?

  这地方设计的颇为巧妙,地下仓库中有另外的通道,下行大约十几米便来到了所谓的安全屋。

  这安全屋果然安全,光防护的铁门就有两尺厚,还是全金属合金制造。

  房间内设施比较简单,但很通风,没有气闷的感觉。

  白眉匆匆进入到内室,翻找了半天,拿出医药盒准备给陈奇处理伤口。

  陈奇进入到锻体第一境之后,内劲的强度增加了不止一成,龙息术更是增强了威力,从路上到安全屋这半个小时的功夫,他的伤口已经快要凝结了,只有一道狰狞的疤痕停留在胸口上。

  这种变化自然没有瞒过三位人老成精活了半辈子前辈高人。

  “真是羡慕你们能练武的人!”方老由衷地感慨了一句。

  龚武帝更是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真不知道神仙峰上那位传授了你什么样的功夫,太神奇了,我甚至都怀疑你是不是变种人。”

  陈奇眉毛挑了挑,最近变种人出现的频率实在是太高,仿佛有着雨后春笋的架势,这种情况愈演愈烈,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白眉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些药膏和绷带:“来,陈奇,坐到那把衣服脱了,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他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多谢!”陈奇也不客气,一把撕开了衣物,露出了精壮的身体。

  1酷,匠)网永久|d免费/看0q小说p

  “嘿!小子身体到是蛮结实的!”龚武帝眼睛一亮。

  白眉看到陈奇胸口的伤痕,不免皱起了眉头,这样的重伤,后者竟然还和没事儿人似的,不得不说体质强悍的可怕。

  他小心翼翼地处理着伤口,给他抹上了一些特制的药膏,边抹边说:“这药膏珍藏了多年,当初可是组里的稀缺用品呢!”听他的口气,这种珍贵的药膏非常稀有,效用非凡,但却毫不犹豫地用在了陈奇身上。

  龚武帝撇撇嘴:“怎么不见你给我用呢!”

  白眉不屑的瞥了他一眼:“给你就是浪费。”

  “你!”龚武帝气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