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轩那混蛋呢?有种让他出来!”杨锋忽然吼了一声,目光下意识地射到了被炸的破烂不堪的入口处。

  杨锋提到陈明轩,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凝重,眼中更是闪过极度悲伤的神彩。

  “找死!”袭武帝眼睛一瞪,瞬间爆起,枪如游龙,带出一束白线,直刺杨锋眉心。

  面对袭武帝这样的武者,就算是A级变种人实力的杨锋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当!当!当!’武器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刚刚还嚣张跋扈的杨锋,竟被暴怒的龚武帝逼的节节败退,完全是一副被动挨打的模样。

  忽然,杨锋眼中闪过一丝狠戾,身形暴退,左手骤然一伸,又是一把钢刀从左手臂中伸了出来。

  陈奇见此情景,身上不由泛起一股寒意,要是刚才杨锋一上来就显露两把钢刀,恐怕现在的他早已经变成两截尸体了。

  龚武帝目光锁定露出双刀的杨锋,眼中的战意更盛:“污狗,我看看这些年,你在这耗子洞里有没有进步。”

  场上的战斗再次扑天盖地的展开,他们的速度极快,杨锋的长枪大开大合,一招一式娴熟无比。

  方老已经滑着轮椅来到陈奇的身边。

  “白眉,先带陈奇走。”

  陈奇忍着胸口剧痛眼中充满了疑惑和震惊之色:“伯父?”

  那天第一次见面,陈奇就觉得方老表情很怪异,万万没想到他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见,后者很明显是专门前来相救的。

  “嗯,有话等安全了再说,我们先走,让武帝垫后。”

  陈奇转过头,大吼一声:“污狗,一年之内小爷必杀你!”

  “老子等着你!”杨锋被龚武帝逼的紧,闻言怒急而笑。

  白眉与方老对视一眼,伸手揽住陈奇,就要撤退。

  陈奇忽然想到晕过去的黑头,指了指:“他怎么办?”

  “黑头自愿呆在这里,我们不好插手!”方老说完,转身滑动轮椅飞快地离开。

  白眉搀扶着陈奇,纵身跟了上去。

  此刻场上只剩下龚武帝和杨锋两人。

  “龚武帝你信不信,我总有一天把那小子给屠了,让陈明轩那老混蛋后悔莫及。”杨锋晃了晃双刀,极不甘心地看了眼出口。

  “污狗,你今天有命活着再说吧!”龚武帝朝着地下淬了一口,枪杆狠狠抖动,一尺长的枪尖就像一支利箭点向杨锋的胸口。

  “哼!当初你就是手下败将,今天也不会有例外!”杨锋双手交叉,钢刀每一次挥动都会带着刺耳的破空声。

  两人都是以快打快,如果有人看到他们的战斗肯定会目瞪口呆,简直就像武侠片中的绝世高手在对诀。

  人影翻动,纵横天地。

  杨锋的刀速不但快,力量也足,作为A级变种人,身体的各项能力已经被全面强化,没有很明显的弱势,尤其还是经过改造的身体,更让他的实力如虎添翼。

  没有了白眉的威胁,杨锋更加肆无忌惮,完全一副拼命的架势。

  “哈哈,龚武帝,你这个垃圾,还是像当初一样弱!”杨锋一刀逼退龚武帝,嚣张地大笑几声。

  “混蛋!”龚武帝论实力的确差了一线,但他天生好战,自有一股武者独有的不屈气度,就算落在下风也绝不会胆怯退缩。

  “死吧!”杨锋骤然加速,钢刀挥舞几乎连成了光幕。

  龚武帝大惊,没想到这小子还留了一手,刚才竟然没有尽全力。

  “妈的,污狗你还是这么狡诈!”龚武帝踉跄着退后,手掌都有些发麻。

  “嘿嘿,龚武帝,受死吧!”杨锋双刀高高地扬起,手臂上的肌肉诡异地蠕动聚集,竟然增长了足有一圈。

  就在这时,一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黑头,突然漂了起来,紧接着朝杨锋的方向双手上扬。

  “嗯?”杨锋觉得有一股粘稠的阻力作用在身上,让他几乎不能动弹。

  黑头费尽力气叫道:“龚武帝,快把他扔回牢房。”

  黑头的意念屏障彻底束缚了杨锋,只不过这时候,就算龚武帝想要杀了他都不行,因为根本无法刺破前者形成的意念力场。

  龚武帝知道黑头坚持不了多久,快速跑到杨锋身前,双手托着无形的力场转身就跑。

  ‘看正b版章/P节C#上X-酷z匠|6网7#

  ........。

  白眉带着陈奇跟随方老一路奔驰,后者满腹的疑问:“伯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说来话长!”他的话音未落,通道口便出现大批的武装士兵。

  “在那!”有士兵朝着陈奇的方向叫喊了一声,下一刻便有数十只长枪短炮齐齐描准了他们。

  方老轻轻抬起轨道炮,调节了一下强度,‘翁’地一声,一道无形的波动瞬间袭击了士兵队伍。

  那些人没有任何反抗就七歪八扭地仰头栽倒,手上的武器也纷纷飞上了天,一眨眼的时间便齐齐摔晕了过去。

  方老并不想伤害这些人,所以将武器冲击波的强度调到了最低,可即便是这样,巨大的威力仍然让数十人的队伍彻底溃散。

  陈奇吃惊地看了眼方老手中的武器,这种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他对方老的身份感到非常的吃惊,不过眼前的情况,并不是问这些问题的时机。

  三人很快回到第一层监狱,这里到处是被破坏的机关和门,肯定是方老几人进来时造成的。

  这时候龚武帝已经追了上来,身上有几道血痕,刚刚的战斗非常激烈,如果没有黑头相助恐怕他会很危险。

  “武帝,你没事吧??白眉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毕竟岁数大了,很久都没有活动过,骤然爆发剧烈地战斗很有可能会伤到身体筋脉。

  “没事,污狗被我扔回监牢了,变种人的身体果然变态啊,这么多年了,仍然和当初一样强!”龚武帝抗着长枪,眉头轻轻皱起,龇牙咧嘴地抱怨了一句。

  只不过他对自己的伤并没有多加描述,别人根本不知道他受了多重的伤。

  “趁着快速反应部队还没到,我们立即冲出去!”方老仿佛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灵活地滑动着轮椅一直保持在前方领路。

  很显然,他走的路几乎是直线,时不时就会轰开一扇门,爆掉一堵墙。

  几分钟的时间他们就来到了地下监狱通往地面的唯一电梯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