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蝎之所以被称作毒蝎就是因为他像蝎尾一样犀利快速的进攻和嘴唇上莫名的绿彩。

  “唰!”就是这么一愣神的功夫,三棱刀已经从陈奇的脖颈闪了过去,把他吓出一身冷汗。

  他伸出手摸了摸脖子下的血迹,心中骇然,毒蝎的能力就相当于速度型的武者,攻击让人防不胜防,出招诡异角度刁钻,非常难缠。

  今天果然遇到了劲敌。

  陈奇的接连受伤,让囚犯的热情被彻底点燃了,他们拼尽力气吼着:“杀了他!杀了他!”一边喊一边拍打着铁丝网,震天的啸声汇聚成一股席卷整个空间的庞大气流,让毒蝎更加亢奋。

  “嘿嘿~”毒蝎舔了舔三棱刀上的鲜血,露出嗜血的凶光。

  一直观看现场厮杀的典狱长眼睛里亮晶晶的:“看来毒蝎胜券在握了,他的能力一旦爆发出来果然强大啊!”

  “长官,现在少了三位狱王,平衡已经打破,下一步该怎么办?”典狱长的手下目光闪了闪,说出了心里最担心的事情,那些囚徒没一个省油的灯,无人压制指不定闹出什么事呢。

  “狗屁的狱王,那是老子没事养着玩的狗,死了就随便再选几个!”典狱长嗤笑了一声。

  “是!”手下心中一紧,急忙应是。

  铁笼中的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陈奇身上大大小小十几处伤口,浑身鲜血淋淋煞是吓人,可他依然表情淡然,神色平静。

  陈奇的身体在无数伤口的刺激下仿佛发生了奇妙的变化,竟然在缓缓复元。

  “小子,用你的武器杀掉你,这个结局是不是很搞笑?”毒蝎举起了三棱刀,由衷地赞叹道:“这真是一把好刀啊!”

  毒蝎感觉胜利再握,已经没有顾忌,他看着陈奇就仿佛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他要在所有囚徒的面前将之虐杀,这样才能满足压抑已久的变态心理。

  可惜陈奇现在没时间搭理他,某人正沉浸在一股奇妙的感悟之中。

  “锻体三极境,先天上下层,出尘到极处,一步一登云。”陈奇嘴里喃喃自语,眼睛微微闭了起来。

  他一直无法理解老神仙所说关于武学修为等阶的划分,只是一句口诀而已,又有什么用?

  自从修出内劲之后,他自信地认为已经到了锻体境的最高境界,身体素质达到了人类的极限没有了提升的空间,现在才发现原来还差的远啊。

  身体多处受伤激发了丹田中的内劲,使得龙息术拼命发挥着它的功效。

  他感觉到体内似乎蛰伏着一种奇特的力量。

  既然变种人可以通过基因突变让身体获得不可想象的能力,那‘潜龙诀’这种在华夏传承了无数年的神奇武功为什么不能?

  陈奇脸色平静,努力调整着呼吸。丹田中涌出的一股股内劲正在增强着他的能力,强化他的身体素质,体内似乎每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渐渐变得更加坚韧。

  “小子你神神道道的说什么呢?”毒蝎眉头皱了起来,他发现有点不对劲,对方的气势在凝聚,仿佛有一股蛰伏的庞大力量从胸口缓缓散了出来。

  “难道你也是变种人?”他悚然一惊,有种不好的预感,紧接着手中的三棱刀再次挥出。

  他不能让陈奇有了喘息的机会,这一次攻击,毒蝎的嘴唇颜色变得极为灰暗,几乎没有了任何亮彩,同时速度也达到了他所拥有的极致。

  所有人只看见白影一闪,三棱刀已经来到陈奇的胸前,他们甚至下意识地准备欢呼了。想当然地认为,这一刀会直接穿透新人的心脏,彻底将他了结。

  可在下一瞬间,刚刚燃气的热烈气氛和震天的吼声,就像一大群野鸭被突然捏住了脖子,戛然而止。

  陈奇猛然睁开了眼睛,右手闪电抓出,竟然后发先制,钳住了毒蝎的手腕。

  “不好意思,我不是变种人,我是华夏武人!”陈奇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声音渐次提高,右手突然劲力爆发,对方的手腕就像枯枝一样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没等对方惊愕的表情彻底展开,陈奇一把夺过三棱刀顺势一划,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便飞上了半空。

  毒蝎到死都没明白为什么陈奇的实力会忽然提高,他死的不甘心。

  全场鸦雀无声,毒蝎死的太诡异了,明明大占上风,怎么突然莫名其妙地就死了呢。

  典狱长手中的酒杯咔嚓一声掉到了地上,摔的粉碎,瞳孔里闪着不可置信的光芒。

  许阳兴奋地大吼出声:“太好了,陈奇赢了!”

  他的喊声异常突兀,却突然带动了整场人的情绪,虽然这些囚徒难以接受一个新人会强到接连杀掉四大狱王的程度,但出于对强者的畏惧和敬重,依然情不自禁地发出了轰天的叫好。

  “好!”

  陈奇掂了掂三棱刀:“老兄弟,又见面了!”可惜,金属线已经丢失,不知道被毒蝎弄哪去了。

  他攥了攥拳头,异常兴奋,‘潜龙诀’直到今天才真正的登堂入室,达到了锻体境第一境。

  S酷%…匠x网正3Q版)首X6发

  陈奇抬起头,看了眼某处隐秘的房间,犀利的眼神,让典狱长的心脏突突直跳。

  典狱长有种预感,如果陈奇愿意,现在立即就能闯出这地下监狱,没人能拦的住他。

  “哼!这个混蛋!”典狱长握紧了拳头,快速思考着对策,如果让陈奇给跑了,他绝对没什么好下场,苦心经营多年的地下监狱也会落入他人的手里。

  “长官,怎么办?”他的手下同样有些慌乱,像陈奇这样强大的人,已经不是他们这些制式军人能够对抗的存在。

  典狱长眼中冒出狠戾的光芒:“去,他不是要见黑头么,送他去二层!”

  “送去二层?”手下大惊失色,地下监狱二层,一直都是禁忌,已经多少年没有人进入过了。

  “可是,万一......”他的手下一想到某种可能性,就全身冷嗖嗖的,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可是个屁,现在不处理了陈奇,马上他就会成为你的‘可是’.....”典狱长怒道,他是真的怕了,毒蝎是他镇压一层囚犯的定海神针,能够控制一名实力强大的变种人曾经让他的自信极度膨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