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奇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瞥了眼脸色怪异的灭霸,露出了几不可察的冷笑,对方算计着他,而他又何尝会放过对方。

  今天地下监狱来了新人,所有的囚犯都已经亲眼看到了,来到这里的新人并不是很常见,一个月能送来三、五个已经很稀罕了。

  陈奇的到来让他们有了一丝兴奋和新鲜的感觉,毕竟在地下待的时间太长,所有人都有了一种晦涩不明的阴暗心理,他们渴望刺激,渴望暴力。

  每一个新人的到来都会经历生死格斗的洗礼,虽然最终的结果不至于丧命,但过程的血腥和凶残,才是他们热衷于看到的。

  尤其是,他们得到一个消息,今天晚上,四大狱王将会齐齐登场,这种场面,几年都不可能有一回。

  每一位狱王都是各界监狱区域的格斗王者,根本没有对手,而且四位狱王相互之间也争斗过无数回,都奈何不了对方,多少年来,很多新来的无知之辈想要挑战他们的权威都被无情地撕碎。

  久而久之,再也没人敢挑战狱王的宝座,狱王拥有地下监狱中至高无上的权力,除了不能自由离开回到地面外,他们可以享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包括女人,毒品还有美食。

  地下监狱某间布置豪华的房间,这里是专门为狱王准备的休息室,里面的布置应有尽有,休闲娱乐一应俱全。

  此刻,真皮沙发上分别坐着三名形态各异的中年男人,每个人的打扮装束都很另类,明显不是普通的囚犯。

  当中一人脸上纹着两条火红的怪异符文,在脸上纹下图案的人很少见,可是他却似乎引以为傲,时不时都会拿起手上的小镜子照几下,随之露出几丝妖异的笑。

  “妖姬,能不能别臭美了,专心研究一下晚上的事!”坐在他对面浑身透着野蛮,血腥气十足的彪形大汉很不满意妖姬的行为,忍不住皱起眉喝道。

  “呵呵,血坤,妖姬那点爱好你还不知道,指不定心里想着哪个基友呢。”妖姬旁边坐着的正是毒蝎,此刻翘着二郎腿,仔细打磨着自己尖细的手指甲。

  他们三人正是地下监狱让人闻风丧胆的三大狱王。

  “哼!难道你们两个也有一腿?”血坤邪恶地笑了笑,伸出血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血坤,闭上你的臭嘴!”妖姬突然说话了,阴柔尖利的声音,让人感觉凉嗖嗖的。

  不得不说,在地下监狱待久了,真的可以让人变态,就像这三位,怎么看都不像正常人类。

  “哟呵,妖姬,你是不是觉得勾搭上了灭霸那废物,就能与我斗上一斗了。”血坤不屑地瞥了眼妖姬,监狱里大部分人都知道妖姬和灭霸有基情,只不过没人敢当面说出来。

  “草,你是不是找死?”妖姬突然摔下小镜子,阴柔的嗓音提高了八度,下一刻便出动了光滑健美的大腿,直直朝着血坤脑袋踢去。

  这一记鞭腿甚至带起了风啸,将桌子上的茶杯都吹动卷落飞到了一边,血坤完全没有料到妖姬会突然出手,脸色一变,堪堪伸出手掌抵抗。

  “砰!”仅凭手掌的力量,血坤还真的无法抗的住这一记鞭腿。

  他揉着火辣辣的手,急退了几步,满脸怒意:“他妈的,你个臭基佬,是不是想死了?”

  “你再说一句!”妖姬涂抹着艳妆的脸,霎时变的森冷,周围的空气温度仿佛骤然降低了几度。

  “啧啧啧!我说你们俩斗了这么多年了,也分不出个上下,整天这样有意思吗?”毒蝎放下了指甲剪,捂着额头站了起来,走到两人中间。

  “哼!”血坤仿佛很忌惮毒蝎,狠狠瞪了一眼妖姬后回到沙发坐了下去。

  “我们还是研究下晚上的计划吧,灭霸也说了,那小子实力非常强,如果不拿出点手段来,恐怕会阴沟里翻船啊!”毒蝎的嘴唇泛着绿油油的光芒,也不知道是抹的特殊的唇彩,还是天生如此,总之让人看上去十分邪恶恐怖。

  虽然说四大狱王互相牵制,很多年都相安无事,但妖姬和血坤却很清楚,毒蝎从来都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实力来。

  在妖姬看来,就算其它三位狱王联手也不可能是毒蝎的对手,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是官方派来威慑三方的棋子,目的就是要让整个监狱形成一种动态的平衡。

  只有监狱稳定了,才会有生死格斗的存在,才能够借此赚取源源不断的金钱。

  当然,这种事情无论是谁知道了也不会主动说出来的,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妖姬变了变脸,换上了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这个男人长的的确可以用漂亮两字来形容,就连身材都像极了女人。

  他缓缓开口:“毒蝎,只要把你的看家宝贝拿出来,我想那小子就算再厉害,也要完蛋吧?”

  毒蝎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哦?我的宝贝,使用次数只有一次,你是想让我浪费在别人的身手,然后你从中得利吗?”

  “哼!用不用随你,总之,完不成典狱长的任务,谁都不好过!”妖姬仿佛被戳中了心事,悻悻地回了一句,然后坐回了沙发。

  “自由啊,谁不喜欢呢?”妖姬靠在了沙发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W酷j匠网{&正版首发

  ...........。

  “砰!”壹号监牢的门关闭了,有人送来一顿丰盛的晚餐。也不知道是灭霸的特殊待遇,还是专门为陈奇准备的。

  不管是谁的,陈奇自然不会客气,这里足够几个成年人的饭量,他给许阳分了一些后,便一个人全部揽了过来。

  “灭霸,生死斗有什么规则么?”他边吃边打探一些消息。

  “没有规则,但是除非双方签下生死状,否则是不允许随便杀人的。”这也是监狱对上面的一个交待,总不能凭白无故随便杀人,那样的话迟早都会人心惶惶,生死格斗这样的赛制也不会长久。

  毕竟这样的环境和地下拳还有所不同,每个进入的犯人都是有备案可查的。

  “嗯!”陈奇轻轻嗯了一声,便不在说话,专心解决眼前的丰盛晚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