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奇被抓走后,方华月十分焦急,她很清楚那座地下监狱是什么地方。终年不见天日,黑暗血腥充斥着暴力,甚至还有着自己独有的规则,这种规则很大程度上已经脱离了公安局本身的管控。

  这样的地方能够堂而皇之存在这么久,如果背后没有华夏官方的支持,她是万万不信的,陈奇进去很有可能凶多吉少。

  她隐隐怀疑,陈奇应该是得罪了某些不可抗衡的势力,所以才被特意针对。

  想到这里她就暗暗气急,这小子整天都在惹事,这下可好,把自己给栽了进去。

  更何况,在她看来只是殴打警察这样的案件,根本用不着关入地下监狱那样的大牢中,这件事很可疑。

  受到陈奇事情的影响,她一整天都是闷闷不乐,甚至连办案都没了心思,回到家也是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

  作为与她相依为命的父亲,方老很显然注意到了女儿的情绪变化。

  “小月,怎么了今天,蔫头巴脑的!”方老坐着轮椅滑了过来,满脸慈爱,他可很少见到女儿如此惆怅。

  方华月坐在椅子上,双手扶着下巴,目光很茫然,眼底深处透着深深的疲惫和无助,也只有在父亲面前,她才会表现出一个柔弱女子应有的样子。

  “爸,没什么!”方华月强撑了一个笑脸,陈奇救过她的命,于情于理她都不可能坦然,一定要想个办法救他出来,但在父亲面前她还是尽量表现的坚强一些。

  关心则乱,方华月不知不觉已经将陈奇特殊对待,与其它人完全不同,这种情绪变化甚至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还说没什么呢?小嘴都快噘到天上了。”方老好笑地看着她。

  方华月知道要是不告诉父亲到底为什么事烦心,肯定又要刨根问底没完没了,只好无奈地说道:“上次送我回家的那位朋友,出了点事!”

  “嗯?”方老脸色一变:“你是说那个叫陈奇的年轻人?”

  “他怎么了?”方老语气很急促,滑动轮椅靠了过来。

  方华月奇怪地看了眼父亲,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情绪这么激动:“爸,你怎么了?”

  “咳,没什么,我很喜欢那个小伙子,还想让你请他回来吃饭呢,出什么事了?”方老神色微变,开口解释了一句。

  提起吃饭这件事,方华月的脸颊几不可察地红了一下,但很快就被她掩饰了过去:“爸,你曾经也是公安,知道地下监狱吧?他现在被关在那里面。”

  “什么?”方老这次的表情更加夸张,脸色剧变,眼睛更是瞪的和铜铃铛似的,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差点就从轮椅上蹦起来,要不是双腿实在不方便,他绝对会窜起来,绕着屋子走几圈。

  方华月无语地翻了翻白眼,想当然地认为爸爸是把陈奇当成了她的特殊朋友,所以才这么紧张的。

  自从上次见到陈奇后,方老已经数次提醒她抽空把某人请回家吃一顿饭,可惜正当方华月有了这个心思的时候,某人却出事了。

  酷匠网)n正"{版首|发…$

  “爸,我们的关系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不是和你说过吗?他救过我的命,是我的恩人。”她无力地解释了一句,语气稍顿:“今天陈奇这件事,上级处理的并不合适,我觉得很蹊跷,所在正在想办法看看如何才能帮他。”

  “地下监狱那种地方,进去可就不好出来了!”方老掉紧紧皱起了眉头,接着转动轮椅朝自己的屋子滑去。

  “爸....你怎么了?”方华月小嘴微张,她发现父亲的情绪不太对劲,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方老没有回应,他的心正在慢慢下沉,地下监狱不但好进不好出,甚至在那里还有更加可怕的事情,尤其是对陈奇来说恐怕会是一场噩梦。

  如果陈奇在地下监狱中让某人看到,那绝对是有死无生的结局啊,那个老怪物,当年可是陈奇的老子亲手抓进去的,这种仇恨不共戴天。

  方老越想越害怕,回到屋里后,从抽屉中取出一个本子,翻到了中间一页,上面记载着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和口语标号。

  “沉寂了这么多年,老友之子有难,我不能袖手旁观。”方老双手婆娑着僵硬的双腿,目光逐渐坚定。眼神深邃透着冷芒,仿佛想起了数十年前一幕幕难忘的往事。

  方老原名方雄,虽然表面上的身份是国家公安,但其实隶属于华夏神秘机构‘国家危机应对小组’,简称SCT。他们的主要工作便是抓捕隐藏在世界上会对大众造成危险的变种人。

  这种工作性质极为隐秘,每位组员都是隐藏在平民中的绝顶高手,默默保护着这个国家甚至世界的安全。

  这个世界神秘无限,有着许多无法解释的事情,隐藏着许多强大未知的事物,SCT就是华夏处理紧急事件的应变小组。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秘密,方雄他们也许是最接近这些不可解释秘密的人群之一。

  陈奇的父亲同样是这个神秘组织的一员,并且是他们的组长,也是组织中最强大的武者。

  方雄很了解地下监狱的情况,二层关押着一个极度危险的人,外号‘钢刀’,也有人叫他‘污狗’,是一名极为凶残的变种人,战斗能力非常接近先天之境的武者,当年陈奇之父带领小组几经周折才将之捕获。

  污狗亦正亦邪,完全凭喜好行事,像他这样有着强大实力的人就是平民中的定时炸弹,有着不可想象的危险。

  以陈奇与他父亲90%以上相似的面貌,如果被污狗看见,恐怕无论如何也难逃一死。

  一想到陈奇失踪的父亲,方雄暗暗叹了一口气,20年前SCT被某些有心人特意针对,完全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组长更是遭到神秘人生死追杀,消失不见踪影,直到今天都没有音讯。

  方雄的目光逐渐恢复清明,紧接着拿起了电话。

  他与那些老战友们很久都没有在一起战斗过了,那段峥嵘岁月才是这辈子最珍贵的记忆。

  他们这帮老组员,隐世避居20年,没想到还有聚到一起的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