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奇的实力让他很忌惮,在地下监狱中,强大的实力才是唯一的话语权,只有拳头够硬才会有更多的资源和人脉,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

  “我问你话呢!”陈奇没搭理他,依然盯着贱彪,这俩人竟然对自己产生了那样龌蹉的想法,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想想那种画面,陈奇就受不了,他恶狠狠的目光让贱彪胆寒,口齿都不清楚了,下意识地说道:“强....强奸...杀..人”

  “怦!”迎接他的是一记更加凶猛的鞭腿。

  不得不说,贱彪完全被吓得有些呆傻了,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敢实话实说,让人很敬佩他的勇气。

  “哗啦!”侧面一处床铺完全倒塌,那是被贱彪的身体砸散了架。

  几名犯人惊恐地跳了起来,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惧。

  跪在地上的胖子早已经不淡定了,表情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连滚带爬地扑了过来:“陈先生,陈先生救我。”

  这胖子,竟然是曾经和陈奇在宋玉小院见过一面的许阳。

  “是你?”陈奇目光一闪,顿时忆了起来。

  许阳跌跌撞撞地藏在了陈奇身后:“陈先生,就是我。”

  他仿佛找到了救星,眼中满是希冀的神色,本以为必死无疑,谁知道峰回路转竟然匪夷所思地再次碰到了陈奇,这种机率简直比中彩票都要低。

  “嗯!”陈奇轻轻嗯了声,能够碰到许阳他也非常意外,更何况刚刚听到自己将要寻找的黑头似乎与许阳有些关系。

  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陈奇都要保下他。

  灭霸作为狱王,他的忍耐已经要到了极限,两名得力的手下均被陈奇废掉,更何况囚室里还有十几个看热闹的囚犯,要是这个场子找不回来,他以后就不用在这混了。

  “混蛋,老子先把你废了!”灭霸一脚踹飞了挡在身边的茶几,拎起一根钢管就冲了过来。

  灭霸的实力在整个地下监狱都属于前几名,打起架来不要命,再加上从小练武,身体素质极为出色。

  他看似鲁莽地冲击,其实只是为了迷惑对手,挥舞的钢管也只是吸引注意力的工具,他的左手暗藏着一把短刀。

  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惯用手其实是左手。

  “呼!”钢管照着陈奇的脑袋就敲了下去,要是被敲中,任凭你脑袋有多硬都得见血。

  陈奇微微侧身,钢管顺着鼻子擦了下去,简直妙到毫颠。

  灭霸根本不在乎这一招被闪掉,他的左手已经从诡异地角度破空而至,手中握着那把致命的短刀。

  他要将陈奇废掉,这是挑战权威应该有的下场。

  可惜,陈奇的实力远超他的想象,短刀眼看着就要插入前者的肋间,一只有力的大手忽然出现,紧紧箍住了灭霸的手腕,紧接着一甩,短刀就飞了出去。

  灭霸也是狠人,这是多年在生死格斗中拼命学到的保命技术。就在短刀被陈奇甩掉的一瞬间,他便彻底将身体压了上来,双臂环绕将他死死抱住。

  灭霸强大粗壮的双臂仿佛有千斤之力,瞬间就将陈奇提离了地面,膝盖顺势提起撞向他的后心。

  这一招他屡试不爽,很多对手都被他撞断了腰椎死于非命,这也是生死格斗中非常凶狠的一招,只不过需要强大的臂力来支撑。

  灭霸的实力,的确有些出乎陈奇的意料,单凭肉体力量,对方与他竟然不分上下。

  可惜,力量相当不代表实力相当,陈奇对于肌肉的控制力堪称变态,更何况他还有丹田中源源不断地强大内劲。

  陈奇的身体在半空中陡然伸直,就像一个弹簧,瞬间便脱离了灭霸的掌控。

  灭霸感觉手掌一空,两只胳膊火辣辣地疼,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空中转体180度的陈奇,一拳砸到了脑袋上。

  要不是陈奇还有许多事情要问他,恐怕这一拳就要了他的命。

  “轰!”灭霸魁梧的身躯,顿时砸到了地上,溅起了大片的尘土。

  他的脑袋上很明显地起了一个大包,肿的就像葫芦娃。

  许阳咽了口唾液,对眼前这震撼的场面表示了极度地吃惊。

  他自从被人弄到这地下监狱,不只一次见识过灭霸的实力,他的彪悍和血腥已经让许阳中了魔障,就算称其为魔鬼也不过份。

  现在眼睁睁看着他被陈奇像打破麻袋一样击倒在地,心中那种不真实感充斥在整个脑袋中。

  囚室内的其它人更是看呆了,尤其是那些整日被欺侮的囚犯,无神的眼中泛起了淡淡的神彩。看向陈奇的目光仿佛见到了一丝光明。

  如果要选择一位狱王,他们宁可选择陈奇这样面色良善的年轻人。

  倒在地上的灭霸晕头转向,脑袋中意识不清,这一拳实实在在地砸到了脑门上,没有一拳爆头已经算是陈奇手下留情。

  陈奇缓缓蹲了下去:“你是犯什么事进来的?”

  这时候,许阳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猛地站了出来:“陈先生,他罪大恶极,奸杀妇女,杀人夺财,没有他不做的坏事!”

  许阳很激动,这些天他真是被灭霸折磨惨了,还有灭霸的那些手下,每个人都在前者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灭霸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就算他现在已经脑袋发晕,但依然听到了许阳的话,这个混蛋,落井下石。

  陈奇暂时放过了灭霸,转身看了许阳一眼:“刚刚你们提到了黑头,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他吗?”

  “黑头?”一提到这个名字,许阳显然被惊吓到了,似乎有难言之隐。

  他就是因为与黑头搭了一句话,才被灭霸给抓到这里,如果不是陈奇出现,肯定已经死无葬身之地。

  陈奇从许阳的表情中看出一些蹊跷来,看来这个黑头还是个核心人物,似乎所有人都在关注着他。

  “怎么了?”陈奇有些疑惑地问他。

  许阳将陈奇悄悄拉到一边:“陈先生,你打听黑头干什么?还有你怎么也被抓进来的?”

  酷N匠4z网3永久☆免费看小p说n…

  黑头的身份不简单,但许阳并不知道具体的详细情况,他只知道黑头是地下监狱唯一一个被单独关押的犯人,而且很少会出来活动,每一个与他接触的人都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