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奇冷冷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这小子犯什么罪进来的?”长官问道。

  一名警员拿出一叠资料递了过去,这些都是临时强凑上去的,根本不详细,在罪刑一栏上只有一句话:意欲谋杀市公安局局长黄天扬。

  在他们看来,仅这一项就够陈奇喝一壶了,就算把他关进了地下监狱,也找不出什么毛病,对付这种穷凶极恶的罪犯就要用非常的手段。

  长官简单地看了眼档案:“陈奇?嗯,把他带走!”说完转过身朝着监狱大门走去,只是没人看见他在转身后眼中闪过的一抹精芒。

  他的手下生硬地架起了陈奇的胳膊,蛮横地很,然后跟了上去。

  “你们可以滚了!”长官边走边不耐烦地朝那几个警察挥了挥手。

  陈奇并没有反抗,他的目的就是要进入这里,查清楚真相,如今正是求知不得呢。

  几名警察扶着手腕被捏碎的同伴,看了眼陈奇离去的方向,眸子里泛出了淡淡的恐惧光芒,那里面可以说是真正的地狱,是隐藏在法制光芒下最黑暗的角落。

  长官边走边说:“陈奇,地下监狱的大小事务都归我管,你可以称我为典狱长!”

  他得意地笑了笑:“虽然我不是最高长官,但是监狱中的一切都要受到我的监督和控制,所以你最好乖乖听话才好。”

  陈奇皱了皱眉,很不习惯对方的态度,拽得二五八万似的,不过他并没有斤斤计较,反而淡淡笑了笑:“典狱长大人,叶威是怎么死的?”

  这句突兀的话,让典狱长骤然止住了脚步,他恶狠狠地回头:“我不管你是谁,既然来到这里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不要妄想着做一些力不能及的事情,还有!”他狠狠地揪着陈奇的衣领:“不要打听任何关于叶威的事情,听懂了吗?”

  典狱长的反应让陈奇冷笑不已,这里面果然有猫腻。

  “哼!”典狱长甩开手臂。这时候他们已经来到真正通向监狱的大门口。既然来到地下监狱,在他的地盘上,根本不怕这个陈奇能够翻出什么浪花来。

  “嘀!”他手指按在门禁指纹识别器上,大门轰然向两边滑开。

  “小子,欢迎来到地狱天堂。”典狱长的话音未落,便从大门里传出来轰天震地的喧嚣和吵闹声。

  陈奇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监狱大门里的情景让他心头重重地一跳。

  一圈圈螺旋而上的蜂巢式监房就像嵌在了墙壁上,直直插向高空,几乎看不到顶。而就在中央空地上却用铁丝笼包围着一块大大的场地。

  场地中两个浑身鲜血的赤裸男人,正在凶残地互相撕打着,甚至已经陷入了疯狂。

  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在华夏体制下的监狱中,会出现这种违背常理和规则的事情。

  怪不得这座监狱会建在地底深处,远离世俗和媒体,让人根本无法探知里面的真实情况。

  蜂巢监牢外围凌空伸出的看台上,站满了犯人,在看到有新人来到的时候,很自觉地停下了欢呼声,有些兴奋地看着陈奇。

  台上撕打的两个男人同时停住了动作,其中一个已经摇摇欲坠浑浑噩噩,眼神涣散神智不清,基本上失去了自主意识。

  另一个脸上带着野兽般的笑容,冲着陈奇龇了龇牙,紧接着用胳膊狠狠环住了对方的脖颈,另一条手臂指着陈奇。

  “咔嚓!”他凶狠地扭断了对手的脖子,另一只手的大姆指顺势重重地朝下指了指。

  典狱长兴奋地舔了舔嘴唇:“这个欢迎仪式还可以吧?”

  陈奇面对台上男人的挑衅毫无感觉,听到典狱长的话,不屑地笑了笑:“很一般。”

  台上格斗的获胜者,很显然看到了陈奇脸上不屑的笑意,他舔了舔手上的鲜血,对着后者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哼!”典狱长冷冷哼了一声,吩咐手下:“把他带到体检室,好好招待招待他,然后送到我办公室来。”

  “是,长官!”两名士兵狞笑一声,看着陈奇仿佛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

  陈奇皱了皱眉,他很清楚,国内监狱的体检还算比较文明,可是看这几人的样子,很明显这里的体检会不同一般,恐怕会有一些不人道的东西,但他现在只能暂时隐忍。

  来到体检间,果然不出他的所料,整间房里都弥漫着刺鼻地味道,那是消毒水混合其它一些恶心东西所散发出来的气味。

  “小子,进去,把衣服全脱了!”士兵狠狠推了他一下,只可惜陈奇的身形纹丝不动,他自己反而被反弹了几步。

  士兵的脸色变了变,这个看上去不算壮实的年轻人身体素质很变态,刚刚他的那一下仿佛推在了某只强壮的大象身上。

  陈奇想了想,果断地脱下了衣服,然后回头笑眯眯地说道:“替我保存好私人物品。”他指了指地上的钱包和手机还有那把小巧的三棱尖刀。

  他的三棱刀极少离身,这次也只能暂时寄存在监狱了。

  “哼!你先有命出去再说吧。”士兵话一出口,便发现说漏了嘴,急忙下意识地转移了话题:“快点进去。”

  陈奇慢步走入了体检室。

  看着他的背影,两名士兵无法压抑心中的震惊,这副身体实在是太完美了。

  全身的肌肉犹如精雕细刻一般,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处处都显露着可以瞬间爆发出狂猛力量的线条。甚至就连男性某些重要的部位都是那么的雄壮,让人自惭形秽。

  他俩对视一眼,下意识地吞咽着口水,不明白这样的猛人到底是怎么被抓进来的?

  陈奇站立在体验室中,若无其事地面对着高压水枪的喷射。本来充满恶意的体检员,看到在水枪喷射下纹丝不动的陈奇,觉得喉咙有些发干,眼中透着丝丝的惊惧之色。

  猛人他见过,比陈奇强壮好几倍的壮汉他也见过,可从来没有见过能够在高压水枪压力全开的情况下还能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人。

  他甚至都不敢继续接下来的体检了,但是该走的程序一定要走,否则让典狱长知道,倒楣的只能是他。

  n9最`新章(2节:a上●酷?匠f网

  “撅起屁股!”他强撑着胆子,来到陈奇面前,装作很镇定地说道。

  陈奇嘴角抽了抽,额头上甚至出现了三条黑线,这也太让人恶寒了,让老子撅起屁股?你他么到底是怎么想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