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了电话,黄天扬总算心情舒畅了一些,地下监狱的恐怖,他很清楚,如果在那里想要弄死一个人的确比较容易的。

  陈奇的身份比较特殊,但如果是死在监狱本身囚犯的手里,到时候随便找几个替罪羊,很容易就能蒙混过关。

  只要陈奇一死,叶威的事情就是铁案,整个天州的黑道势力自然有那些人去接手,他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可以舒舒服服继续当市公安局的一把手。

  黄天扬已经在这件事情上越走越远,没有了退路,只能前进,不管未来的结果是什么都已经成了定局,等待他的除了成功就是灭亡。

  中心地下监狱,的的确确座落在市中心,只不过是地底极深处。

  当初建造这座监狱时可费了不少时间和人力物力,它的宗旨就是为了关押穷凶极恶的重刑犯,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

  在这里,远离尘世,暗无天日,实行着与外界截然不同的规矩。当然有规则的地方就有黑暗,同样关押着许多被冤枉的好人。

  官方在地下监狱有自己一套特殊方案,那里是关押重刑犯的地方,基本上都是死刑或者死缓,最轻的刑罚也是无期徒刑。但不少锒铛入狱的囚犯都有着很大的背景,所以这套特殊的方案便是针对这些人制定,只要捐出足够的金钱,他们在监狱中甚至比外面还要活的逍遥自在,官方对待这些人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黄天扬借着这次机会,看似暴怒之下的决定,其实人老成精有着自己的打算,一旦陈奇进了地下监狱,结局绝对是凶多吉少。

  不管他的后台如何,如果在这些暴徒环伺之下发生了意外,恐怕没有谁会为了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去追求真相,最终的结果就是不了了之。

  更何况,现在还有东洋福田家在他背后撑腰,黄天扬更不怕了。

  押解车悄无生息地驶入一座地下车库,拐了几个弯后来到一扇紧锁的大门前。一位警员跳下车,掏出门禁卡在大门上一刷,下一刻便听到吱呀的铁门滑动声音。

  在极亮的车灯前,出现了一条幽深的地下通道,警车沿着盘旋的通道,一路向下开去。

  通道中甚至没有灯光,完全凭借车灯来进行照明。

  不知道走了多久,估摸着十几分钟的样子,眼前骤然明朗,几位荷枪实弹的特警守在一间金属质感极强的大门前。

  “通行证!”守门的特警来到车辆前方,冷冷扫了一眼车内的情况。

  警员司机掏出证件,对方仔细检查了一遍,然后挥手示意开门。

  这扇门很窄,车辆无法开进去,押解陈奇的几名警察打开了后车门,将他拽了下来,然后推搡着进入了金属门。

  陈奇一直在暗暗观察,这里离地面足有几百米,可是却没有气闷的感觉,通风做的非常好,而他走入的这扇门中,很显然有着一架朝下直直而行的电梯。

  陈奇心中微动,这样森严隐蔽的监狱,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这样的地方恐怕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陈奇在三名全副武装的特警押解下坐上了电梯,朝着地下监狱行去。

  大约十几秒后,电梯停稳,三人将陈奇推了出去,进入了宽敞的直行通道,他们的动作很粗鲁,非常的不客气。

  陈奇戴着手铐和脚镣,行走很不方便,但几名警察却根本不在乎,依然推推搡搡,甚至还有变本加厉地趋势。

  其中一位得意洋洋地拍了拍陈奇的肩膀,目露戏谑的笑意:“陈奇是吧?我听说过你,大闹东城分区警局,听说后台很硬啊。”

  另一人边走边回头,不屑地笑了笑:“地下监狱每个人的后台都很硬,可是他们的结果呢?”

  陈奇冷着脸没有说话,这样的警察他见多了,根本没兴趣搭理他们。

  他一直在回想着叶威的那封血书,在市公安局把黄天扬打倒后,那封血书就到了他的手里,匆匆几眼看后,便发现了很多疑点。

  血书的前半部分的确是供述了一些狼帮这些年贿赂官员以及贩卖毒品的罪证,甚至还供出了几起帮派拼杀死人的事实。但血书的最后却留下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看上去与前文的意思很不连贯。

  陈奇正在沉思那句话的意思,没有发现押解警员的难看脸色。

  “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装什么比?小子,我劝你还是赶紧认清楚形势。”有人啐了一口,很不满陈奇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表情。

  “和你说话呢,你聋了?”其中一人皱着眉头,停下脚步上来就要揪陈奇的脖领,他可不认为对方能够在戴着手铐和脚链的情况下翻出什么浪花来。

  陈奇回过神,忽然笑了,闪电出手抓住了对方伸来的手臂,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说的不错,都到这个份上了,我的确没什么好顾忌的。”

  他的话音未落,便听到‘咔擦’一声响,紧接着便是对方撕心裂肺的喊声。

  “啊!你他妈的混蛋!”伸手挑衅的警员,手腕已经被生生捏碎,看那伤势就算有幸复元,整只手臂恐怕也废了。

  “你敢袭警?马上抱头蹲下。”另外几人大吃一惊,迅速掏出了枪。

  陈奇将捏着的手腕轻轻一甩,手腕的主人立即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地上,由于疼痛嘴唇已经开始泛青变紫。

  他耸耸肩,撇了撇嘴:“不错,我是袭警了!”

  “告诉你,老实点,要不然老子手里的枪万一走火打死你,你也是白死。”

  “信不信就因为你这句威胁的话,我就能杀了你?”陈奇玩味地笑道,根本不在乎对方黑洞洞的枪口。

  “你.....”对方很显然被陈奇的这句话给吓住了,脸色青白交替停在原地进退两难。

  nC酷e匠网z首发wq

  这时候通道尽头的门忽然打开,跑出来一队士兵,他们的打扮很明显与警察不同,也与普通的军队服装不同,是另类特殊的士兵制服。

  “怎么回事?”领头的长官目光阴森,满脸横肉,体型非常强壮,边走边撸起了袖子,露出了毛茸茸的胳膊。

  几名警察看到这人,显得很忌惮,嘴角抽抽了几下:“长官,犯人袭警!”

  “袭警?”被称为长官的男人听到这句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兴奋地瞪大了眼睛:“哈哈,老子就喜欢有血性的犯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